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用一千年的时间去爱你、再用一万年的时间去忘记。

【小说在线阅读】用一千年的时间去爱你、再用一万年的时间去忘记。
第1章 金童玉女

“小曼姐,你的身子不要摇来摇去啊,我都快抓不住你了!”

“腰再压低些,屁股再翘高一点,对对。”

“就是这个姿势,要保持住啊——”

听着身后男人的抱怨声,吴小曼转过红通通的俏脸,羞恼地瞪了他一眼。

站在她身后的,是一名十七八岁、光着脊梁的青年小帅哥。

此时正值三伏天最闷热的时候,在火辣辣的阳光暴晒下,小青年已经累得汗流如浆、刺着牙咧着嘴、气喘如牛,表情显得十分痛苦。

而且随着吴小曼身子的扭动,他们脚下的独木舟也跟着摇来晃去,似乎随时会翻倒进河水里。

这是一座名叫吴家寨的小山村,位于群山环绕之间,由于交通不便,可以说是与世隔绝。

但是这里却山清水秀、环境优美,一条名叫“仙女河”的小溪从寨子中间穿流而过,滋润着这里的一草一木。

得益于“仙女河”河水的滋养,吴家寨的女人个个长得脸若桃花,皮肤都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嫩得能掐出水来。

“哎呀,你别大喊大叫啊,要是被别人听到怎么办?羞死人了!”吴小曼娇羞地瞪了他一眼,接着便又将柔软的身子背转过去。

只见她趴覆在独木舟上,被连衣裙包裹的翘-臀高高地崛起,双肘吃力地撑着船舷,纤细的水蛇小蛮腰顿时深陷了下去——

那凹凸玲珑的柔弱身子,顿时形成了一道令男人抓狂的诱人曲线。

特别是随着吴小曼身体的前倾,不该露的地方也露了出来。那丰满滚翘的美臀、修长雪白的大腿,看得吴天宝不知偷偷地吞了多少次口水。

“这有什么好羞的?咱们两个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嘿嘿。”

“哼,人家是女孩子好不好,这么吃力的活儿,却让我来干,你一个大男人羞不羞啊?”吴小曼伸出莲藕似的双臂,双手紧紧拽着渔网的两角,美丽的杏核眼,却死死地盯着水底来回游动的鱼儿。

没错,他们两个在网鱼。

不过鱼儿也不是傻子,头顶的吵闹声那么大,哪个傻鱼会主动上钩啊。

于是,在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只网了两条半斤来重的草鱼,都在旁边的鱼篓里装着呢。

“我不是不是游泳吗,要是不小心掉进去,还得你来捞我!”吴天宝有些憋屈地说道。

听了他的话,吴小曼翻了个白眼,却没有搭腔。

又过了十几分钟,趴伏的姿势,使得吴小曼双臂酸痛的厉害,便准备站起身,重新换个姿势。

哪知她的身子刚一动,眼前突然剧烈地眩晕起来,身子摇摇晃晃,脚下的小木舟也跟着左右倾覆起来。

“哎呀——”

“小曼姐,你怎么了?”

吴天宝急眼手快,立即抄手搂住了她的腰枝,将她迅速拉进了自己怀里。

顿时,一股清幽的体香直窜鼻孔,胸前也贴上了两座丰满温热的娇峰——

“有点头晕,可能是趴的太久了,我没事!”吴小曼闭着眼睛休息片刻,等身体回复了正常,这才睁开了清灵灵的大眼睛。

当她意识到自己正被吴天宝搂在怀里的时候,小脸上顿时变得红扑扑的,媚眼迷离,芳心蹦跶得十分厉害。

“你搂着我干嘛呀,热死了,快松开啦,再被人看到!”

“小曼姐,你长得可真美,好想亲你。”吴天宝痴迷地望着她如花似玉的脸蛋,嘻皮笑脸地说道。

吴小曼脸上又是一热,娇羞地瞪了他一眼:“我可是你姐,别乱说话!”

但心里却清楚,这句警告是多么的站不住脚。

因为吴天宝根本不是她的亲弟弟,去年村里发大水的时候,他被洪峰从上游冲下来,顺水漂流,来到了吴家寨。

吴小曼的老爹吴老财将他从河里救回来之后,这货对自己的身世一问三不知。

估计是在河里漂流的时候,脑袋撞在石头上失了忆。

吴家人没办法,只好将他收留在吴家寨,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吴天宝。

一年多的时间里,吴天宝已经渐渐适应了村寨里的生活。

加上吴老财本身没有儿子,久而久之,便将他当成了自己亲生儿子来对待。

“算了,不网了,回家吃晚饭吧!”吴小曼看了看天色,便对吴天宝催促道。

第2章 发财至富

吴天宝应了声,拿起株高将独木舟撑到了岸边。上了岸之后,二人提着鱼篓,踏着满地的夕阳,结伴向不远处的一座院落走去。

等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嚣张了一天的太阳,也终于消失在了山的那一边。凉风习习的吹来,蛙鸣声响成一片,吴家寨的夜晚降临了。

“爹,娘,晚饭做好没有,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吴天宝一走进院子,便兴奋地大呼小叫起来。

这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小院落,四周种植着半人高的篱笆墙。东头是一排三间大瓦房,由于年头太久,房子已经有些坍塌,屋顶上还长满了随风摇摆的杂草。而在院子西侧,一头小毛驴正欢快地咀嚼着稻草,听到吴天宝的叫喊声,抬头起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接着又享受自己的美食去了。

此时院子里摆了一张四四方方的小矮桌,吴老财和周淑珍正坐在饭桌前等着他们。

一到夏天,村里人就喜欢在院子里露天吃饭。饭菜还是老一套,馒头、玉米糊涂,还有一盘腌制黄瓜。

由于等的时间太长,饭菜早就凉了。

吴老财正坐在饭桌前生闷气呢,一看到吴天宝走进来,脸一绷,道:“你们去哪里玩了?不知道我们都在等你吃饭啊——噫?这两条鱼是哪来的?”

“嘿嘿,是我和小曼姐从河里捞的!”吴天宝说道。

“天都黑了,还敢下河,出了事砸办?”吴老财拿烟袋锅在鱼头上敲了敲:“都快死了呐,赶紧放水缸里,明天中午炖鱼吃!”

“要不现在就下锅炖了吧!这么热的天,明天就臭了!”吴天宝十分期待地说。

“放一晚上坏不了,赶紧放水缸里吃饭,为了等你们,饭都凉了!”因为吴天宝拿了鱼回来,吴老财的气也消了,笑眯眯地坐回了马扎上。

吴天宝把鱼扔进了水缸里,洗了手之后,四个人围着马扎开始吃饭。

可是一看到饭桌上的咸菜疙瘩,这货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多,每天除了咸菜还是咸菜,吃得吴天宝都快吐酸水了。

“爹,怎么又是咸菜黄瓜,能不能换个花样啊?我实在吃不下去了。”吴天宝愁眉苦脸地说。

“臭小子,有咸菜吃就不错,还挑三拣四的,你以为这里是城里啊?”吴老财翻了个白眼给他。

听到这里,吴天宝撇撇嘴、不敢吱声了。

吴家寨山清水秀是不假。但由于这里交通不便、环境闭塞,村民们的生活一直都十分贫穷。

累死累活干一年,也只够填饱肚子的。

有些人家,甚至连菜油都用不起。

如果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就算了,但吴天宝这个落难的富家公子哥,显然受不了这种清贫的生活。

加上以前养尊处优的生活养叼了胃口,时间一长,他便有些吃不消。

“看来,得想个办法挣点钱才行!”吴天宝心里暗暗琢磨起来。

虽然他现在失了忆,但脑瓜子却不笨。

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倒处是野果、野味。为什么不可以用这些大自然赏赐的好东西,换些钱花花呢?

而且还可以借此带领当地的村民们发家至富、帮他们摆脱穷困的生活。到时候有了钱,娶吴小曼做媳妇,切不是一句话的事?

想到这里,吴天宝便有些激动起来。

那种感觉,就仿佛有座大金山摆在他面前,等着他赶紧去挖似的。

“爸,妈,你们等着瞅着吧,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挣到大钱,到时候你们再也不用吃咸菜疙瘩了!”吴天宝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当然,最重要的是,要让所有村民都过上好日字,一家富不

叫富,让所人都奔小康,那才叫真本事,嘿嘿!

今天的天气特别闷热,天空阴得像个黑锅底似的,只吃了几口,吴天宝就热得满头大汗起来。

最后他索性把衬衫脱掉,直接光起了脊梁。

吴小曼偷偷地溜了他一眼,并迅速转开了视线。

虽然已经看惯了吴天宝的身体,可每当他脱掉上衣、裸露出健硕蛮劲的肌肉时,吴小曼还是有些脸红心跳,根本不敢拿正眼瞅他。

“小曼姐,这是你要的蚊香,今天中午买回来,忘了给你了。”

吴天宝嘴里啃着馒头,把一盒蚊香放在了饭桌上。

吴小曼想要阻止但已经晚了,吴老财马上皱起眉头,看着她数落:“你有蚊帐还要蚊香做啥,糟蹋钱吗这不是?”

“我…..我的蚊帐破了个小洞,挡不住蚊子啊!”吴小曼幽怨地看了吴天宝一眼。

其实这些蚊香是给吴天宝晚上用的,但这个傻小子,竟然没有明白她的好意。

周淑珍哪里不清楚女儿的心思,抿嘴笑了下,却也不点破。

“吃完饭去干点活!”吴老财轻轻地哼了一声,看着低头猛吃的吴天宝说。

“啥活啊?”吴天宝含糊不清地问。

吴老财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这天又燥又热,晚上肯定要下大雨,一会你去抱些柴火回来!”

吴天宝也抬起头看了看,点头嗯了一声。吃完饭后,他穿上衬衣就出了院子。

“我去帮忙!”吴小曼也跟了过去。

吴天宝径直去了屋后的大坑,坑里种了很多杨树、桐树,四周长满了齐腰深的荆刺,中间只有一条人畜踩出来的小土路。附近的几户人家,都会把收割好的麦杆子,玉米杆堆放在这里。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空气中连一丝风都没有。

满坑的树木都耷拉着树叶,茂盛的树冠静静地矗立在半空,四周光线晕暗,坑里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

吴小曼紧紧跟在吴天宝身后,留心观察着脚下的情况。

她身上只穿了条四角短裤,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在晕暗的夜幕里,泛动着诱人的光泽。

“哎呀!”走了几步,吴小曼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吴天宝急忙问道。

吴小曼摸了一下小腿肚子,说:“没事,被荆棘刺了一下!”

吴天宝听她的声音有些痛苦,忙蹲下 身子,说:“严重不?我看看。”

吴小曼本能地退缩了一下,可是当吴天宝用手掌抓住她的大腿后,她就一动也不动了。

第3章 可爱的小虎牙

吴天宝的脑袋靠在她的小腹上,马上闻到了一股清新幽香的女人气息。

“小曼姐,你的皮肤真好!”吴天宝爱不释手地说。

对这具少女的身体,他已经向往很久了。以前只能隔着门缝偷看,今天终于可以真实地抓在手中。

这个时候,他只觉得一股热血涌上了头顶,真想凑在这两条雪白的大腿上狠狠地亲一口。

听了他的话,吴小曼的身体微微一颤,身体就像装了弹簧一样,所有的神经都绷紧了。心脏“咚咚”地跳着,手心里紧张的全是汗。

“看….看好了吗?”吴小曼觉得自己快晕过去了。

“没留血!”吴天宝克制着自己的冲动,站起身说:“小曼姐,要不,你回去吧。我自己下去拿就行了!”

吴小曼回过神来,摇摇小脑袋:“没事的,我小心点就是了!”

吴天宝盯着她的红唇、还有红唇中那一排若隐若现的贝齿,禁不住咽了口吐沫。

吴小曼的嘴唇长得十分诱人,小巧玲珑,总是红嘟嘟的。而且每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就会露出左边那颗小虎牙,看起来十分诱人可爱。

吴天宝有天做梦就梦到了她的嘴嘴。

“小曼姐,我……我有点难受!”吴天宝喘 息着说。

“怎么了?哪里难受?”吴小曼一听就焦急起来,马上问道。

“我肚子难受!”吴天宝的眼睛开始泛红了。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了,坑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四周静悄悄的。闷热的空气,使吴天宝体内的邪念急速攀升,他快忍耐不住了。

“是不是吃坏东西了?”吴小曼有些紧张地将手心捂在了他的肚子上,问道:“是这里吗?”

“下……下面!”吴天宝有些纠结地说。纠结要不要现在搂住她。

吴小曼的手掌又往下移了几公分,接着就不敢再动了。

因为她的手掌,已经感觉到了吴天宝身体的变化。

“是,是这里吗?”

“还在下面!”

听到这里,吴小曼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似乎意识到了他在戏耍自己,身体不禁有些战栗起来。

她娇羞地瞪了吴天宝一眼,接着就把手掌移开了,转过头说:“不理你了!”

“小曼姐,我想亲你!”吴天宝笑道。

吴小曼的双腿一阵酸软,低下头,声若蚊鸣地说:“不可以!”

“小曼姐,就让我亲一口。就一口!”吴天宝一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突然拉进了怀里。

吴小曼娇吟了一声,吴天宝马上捧住她的小脸,低下头,在她嘴唇上快速地亲了一下。

吴小曼挣脱了他的怀抱,后退一步,马上紧张地向四周看了一眼。

“小曼姐,你的嘴真好吃!”吴天宝嘻笑道。

吴小曼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胸口急速起伏着,窘迫地站在那里,似乎吓傻了。

“以后不许再这样了,被人看到会笑话的!”吴小曼憋了好久,才憋出这样一句话。

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吻,就这样被吴天宝给夺取了。本想对他呵斥几句。可是陡然发现,心里根本没有气可发。

“小曼姐,你长得真好看,我喜欢你。”吴天宝盯着她的脸,意犹未尽地说。

“赶紧拿柴火吧,要下雨了!”吴小曼慌乱地从他身边跑开了。

二人来到自己家的柴火垛前,这是去年收割的玉米杆儿,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吴小曼弯腰抽出一捆,放在了后面。

吴天宝站在她身后,眼睛在她雪白笔直的美腿、高翘的屁股间打量着。

他喜欢吴小曼,很想娶她做老婆。只是吴老财肯定不会同意的,这让吴天宝心中十分苦恼。

当吴小曼开始去抽第三捆的时候,吴天宝再也忍不住了,忽的一声冲了过去,从后背一下搂住了她的身体。

“小曼姐,让我抱抱!”吴天宝从后面紧紧地搂着她,又痛苦又兴奋地说。

“不,不行你快放开我!”吴小曼挣扎着,但扭动的幅度并不大。

因为她的身体已经软了,像滩泥一样,根本使不出力气。

“小曼姐,我喜欢你,想娶你,求你了!”吴天宝把嘴伸到前面,喘 息着去亲她的脸蛋和脖根。

“天宝,不要这样,会被我爹骂的——”吴小曼的脑袋嗡嗡作响,心里又怕又难过,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反应。

此时吴天宝已经箭在弦上,根本就停不下来了,破罐子破摔似地说道:“我不管,我就是要你。就算你骂我,我也要你!”

第4章 谁让你欺负我

话音一落,只听“啪”的一声脆响。

这一把掌打得十分干脆,透漏出几份恼羞成怒的意思。

吴天宝被打蒙了,左脸颊很快就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他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吴小曼红通通的眼睛,心里不禁有些害怕起来。

“小曼姐,你打我!”吴天宝捂着脸蛋,很委屈地看着她。

吴小曼把裤头提好,瞪着他:“你谁让你,我……我……”她我了半天,突然蹲下 身子,双手捂脸抽泣起来:“你也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呜呜……”

吴天宝吓了一跳,马上道歉道:“小曼姐,对不起啊,我错了,你别哭了!”

吴小曼哭的十分伤心,两边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吴天宝突然懊恼起来,抬手又给自己来了一把掌:“小曼姐,我错了,我是个畜生,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吴小曼移开手掌,泪水涟涟地望着他,抽噎道:“谁…..谁让你打自己的,我…..我又没怪你!”

吴天宝一听,又高兴起来,问道:“小曼姐,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吴小曼呆呆地看了他一会,然后伸出手,在他左脸上摩挲着:“疼吗?”

“不疼!”吴天宝嘿嘿笑道。

吴小曼也不是真恨他,只是心里有些委屈。

“你……你真的喜欢我吗?”吴小曼扭捏地问道。

“额!”吴天宝以为她答应了,马上点头如捣蒜道:“是啊,做梦都在想你呢。小曼,你就让我……”

“不行,”吴小曼摇摇头,然后在他下面溜了一眼,红着脸说:“今天的事,你不能对别人讲哦,特别是我爸妈。被他知道,肯定会打你的!”

“我知道,我肯定不说!”吴天宝眼巴巴地瞅着她,说:“那…..”

“快下雨了,回家吧!”吴小曼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一句,接着便站了起来。

吴天宝耷拉着脑袋跟在她身后,一路上,连句话都不敢说。

二人将柴火抗进了厨房,吴小曼看着他的苦瓜脸,扑哧一笑:“傻样儿!”那眼神水汪汪的,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但嘴唇动了两下,却没有开口。

这个时候,雨已经下来了,豆大的落点打得院中的树叶“啪啪”作响。狂风夹杂着惊雷,很快,院中就变成了水的世界。

吴老财夫妇已经回屋睡觉了,吴天宝就像一名做错了事的孩子,老老实实地跟着吴小曼进了房间。

其实每到天黑,吴天宝就很幸福地享受到了偷看吴小曼洗澡的权力!

但这春-色看久了,对吴天宝来说,享受已经不是享受,而是痛苦的煎熬。

对一名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来说,嘴边摆着这么一具香艳诱人的大餐,只能看不能吃,换做是谁也受不了啊。

“早点睡吧!”吴小曼欲言又止地瞅了他一眼,扭着小蛮腰进了自己的卧室,轻轻地把门给关上了。

“唉!”

吴天宝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屋内那道木门,心情别提有多郁闷了。

通过木门中间的缝隙,可以看到吴小曼在里面走动的身影。

他的屁股就像长了痔疮,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回味着刚才摸吴小曼身子的感觉。

那幻影就像跑马拉松似的,一遍又一遍,根本就挥之不去。

按吴天宝的计划,只要他主动一些,再声泪俱下地一扮可怜,吴小曼百分之百是会同意的。

接下来的事就顺利成章了。

等生米煮成了熟饭之后,他就向吴老财坦白从宽。反正他家又没儿子。自己又当儿子又当女婿,多美的事啊。

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啊,他没想到吴小曼这么顽固,平时那么疼爱自己,一到真格的,竟然翻脸不认人了。

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是哪个王八蛋说的,杂就那么有道理呢?

在胡思乱想中,吴天宝的眼皮子渐渐耷拉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只能“吱呀”一声,屋内那道木门,似乎被谁推开了。

吴天宝冷不丁打了个寒噤,睁开眼一看,就见吴小曼的屋内亮起了灯,一个曼妙的身影悄悄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第5章 难熬的一夜

这个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屋檐上的水滴,很有节奏地敲打着台阶,叮咚脆响,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吴天宝睁大了眼睛,就见吴小曼缓缓地向他走了过来,手里似乎还端着什么东西。

“天宝,你睡了吗?”吴小曼来到床边,向他轻声呼唤着。

吴天宝忍着没出声。

由于天黑,吴小曼并没有看到吴天宝在睁着眼睛。她在床边站了很长时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呆呆地盯着吴天宝看了好久,才踢踏着拖鞋,朝屋外走去。

吴天宝借着星光,看到她手里拿着的是一只塑料盆。

“难道她又要洗澡?”想到这里,吴天宝顿时精神起来。

自从河里漂了人过来之后,吴小曼便对那条清澈的小河产生了恐惧,从此之后就不敢再到仙女河中去洗澡了。每天,也只能等天黑之后,在自己房间里用湿毛巾擦一擦。

吴天宝本来已经心灰意冷了,但心里是冷了,身体却还亢奋的不得了。再被吴小曼玲珑的玉体一刺激,立马翻身从床上坐起来,爬在窗台上,举目向外望去。

只见吴小曼来到院外的水龙头旁,接了满满一盆水,又转身向屋内走来。

吴天宝赶紧重新躺下,继续装睡。

吴小曼经过吴天宝的床边,走进了自己的闺房。吴天宝从床上坐了起来,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偷看。

“哗啦,呼啦——”

很快,小屋内便传来了水声。这声音搅动得吴天宝心乱如麻,眼前似乎已经出现了吴小曼脱掉衣服,在他面前光着身子的美丽画面。

吴天宝又开始激动起来,心里暗暗警告自己,再偷看这一次,以后再也不干这缺德事了。

他蹑手蹑脚地来到木门后,透过缝隙往里面窥视。

“噫?”

吴天宝的眼珠子顿时睁到了极至。

以前吴小曼每次洗澡都是背对着房门,所以天宝也只能看到她雪白的背影。可是今天,她却将身子转了过来。

吴天宝顿时看了个饱。

只见吴小曼半眯着眼睛,手里拿着毛巾,正在擦拭自己雪白的身子。

她的表情十分奇特,轻咬着下嘴唇,脸上红丝满面,看起来似乎有些紧张。

吴天宝的呼吸顿时粗重起来,眼睛盯着吴小曼的身体,把手缓缓地伸到了下面…..

“天宝,天宝…..”

听到对方叫自己的名字,吴天宝吓了一大跳,马上停下了动作。

他紧张的大气不敢出,睁眼看去。由于门缝狭窄,只能看到吴小曼的上半身。只见她把手伸在下面,一动一动的,好像在抚摸着什么。

吴天宝看得兴动若狂,真想一脚把门踹开直接冲进去。

过了没多久,吴小曼却突然停了下来。她拧干毛巾上的水,快速擦干了身体。接着把灯泡拉灭,便上 床睡觉了。

吴天宝心中暗暗懊恼,他重新闭上眼睛,想找下那种刺激的感觉,可是酝酿了许久,又郁闷地放弃了。

一夜无话。

“咯!咯!咯——”在村里大公鸡们嘹亮的歌喉中,沉睡了一晚上的吴家寨,渐渐苏醒起来。

各家各户的媳妇们,纷纷从床头上下来,第一时间钻进了厨房中。

天还没有大亮,烟雾迷蒙的村子上空,便飘起了一道道灰色的催烟。

饭桌上,吴老财正在一个劲地朝吴天宝翻白眼。

自从吴天宝入住他家之后,每到吃饭的点上,吴老财就会犯胃痛。

这家伙干活卖力是不假,但饭量同样大的吓死人。一顿饭就要吃三个大馒头,这是一向精打细算的吴老财绝无法容忍的事。

“你真是饿死鬼投胎呐,玉米糊糊这种粗粮饭都能喝两碗,天生就是干农活的命!”吴老财恨铁不成钢似的嘟囔道。

“额!”吴天宝抬起头,摸摸脑袋说:“爹,你的意思是让我少吃点?”

吴老财瞅了一眼正低头偷笑的吴小曼,狠狠地瞪了她一下,很无奈地挥了挥手:“吃吧,吃吧,能吃几碗吃几碗女大不中留啊,唉!”

吴老财心里也清楚,白天不让吴天宝吃饱,晚上吴小曼还会给他开小灶。家里存了小半年的鸡蛋,就是被他这么给吃没的。合计下来,还不如让他多吃几碗饭呢。

吴小曼是家里的老幺,吴老财舍不得骂她。其实想骂也不敢骂,这丫头平时闷声不响的,嘴皮子刁的很,吴老财可说不过她。

第6章 山里的金凤凰

“天宝啊,吃完饭,帮我办点事吧!”周淑珍还是不习惯把他当儿子看待。

“娘,啥事啊,尽管说!”吴天宝从碗里抬起头,嘴里还在“吧唧吧唧”地吞咽着玉米糊糊。

周淑珍说:“你淑丽婶昨天向我借咱家的锄头,我本想给她送去的,后来下雨就给耽搁了,吃过饭你给她家送过去吧!”

她说的淑丽婶,其实就是她的亲妹妹。

一听到“淑丽”这两个字,吴老财的三角眼突然亮了一下,咳嗽了一声说:“天宝没去过淑丽家,不知道路,还是我去送吧!”

周淑珍不乐意地瞪了他一眼:“你去啥去?淑丽一个寡妇,你大老爷们去她家合适吗?”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怕啥?”吴老财似乎对这事很热心:“再说了,我还是她姐夫呢,谁要敢说三道四,看我不拿鞋底拍死他!”

“你就在家里能,出了门,连个话都不敢说。反正你不能去!”一向对吴老财言听计从的周淑珍,这次态度很强硬,对吴天宝嘱咐道:“天宝啊,你顺着村子一直往西走,紧挨着村头有一家泥坯房,院外围着篱笆的就是你婶子家了。吃了饭你就去吧!”

吴天宝应了一声,吴老财牙疼似的“啧啧”两声,脸上写满了失望和不甘。

“娘,我跟天宝弟一块去吧。好久没见淑丽姨了,挺想她呢!”吴小曼意味深长地瞅了吴天宝一眼,说道。

周淑丽刚要答应,吴老财已经皱着眉头开口道:“不许去!”

“为啥啊?”吴小曼奇怪地问。

吴天宝摆出一付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依然在闷头吃着饭,其实小心肝早就噗通通地乱跳了起来。他很害怕吴小曼向吴老财告状,把自己昨晚的罪行抖搂出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只能撞墙自杀,以谢天下了。

“你都快嫁人了,整天跟着天宝满山乱跑像什么话?被陈文俊知道了,心里能没想法?”吴老财瞪着她说:“今天地里没活,你就在家跟你妈学纳鞋底,哪儿也不能去!”

吴小曼一听,本来神采飞扬的小脸顿时灰暗下来,沉默了一会,崛起小嘴说道:“我不要嫁给陈文俊!”

“啥?”吴老财和周淑珍同时朝她望来,似乎十分吃惊:“你说啥?不嫁给他?你再说一遍!”

“我说了,我不嫁给陈文俊,我不喜欢他!”吴小曼提高了声音,宣告着自己的决心。

“丫头!你说的这叫什么胡话?”吴老财看了吴天宝一眼,知道都是这小子惹的祸,气极败坏地说:“人家的彩礼咱们都收了,你现在说不嫁就不嫁,这不是瞎胡闹吗?陈文俊有什么不好,

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家里条件又好。他爹是镇上的教书先生,那可是铁饭碗呐!你嫁过去,还能亏了你?”

吴小曼一听这话就来气了,站起来说:“你是嫁女儿还是卖东西啊?他家庭条件好我就得嫁给他吗?反正我是不喜欢他,要嫁你自己嫁去。”

吴老财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干瘦的胸口一鼓一鼓的,额头的青筋跳起老高。

不等他发飙,吴小曼又说道:“爹,这些话我忍你很久了。你眼里只有钱,根本不关心我们三姐妹的死活。大姐现在过的怎么样,你比我更清楚。她自从嫁给宋宝昆之后,过过一天安生日子吗?二姐已经多少天没回家了,还不是在生你的气么?你要再敢逼我,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她连饭也不吃了,起身离坐,气乎乎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你,你——”吴老财的脸涨得通红,眼球都鼓了出来。

他一生气就开始结巴,“你”了半天之后,突然转过头,把火撒在了周淑珍的身上:“气死我了,看你养的什么闺女,死吧,死吧,就当我没生这个三丫头!”

周淑珍低着头不吭声,吴天宝小口喝着糊糊,心里却乐开了花。

“笑个屁啊你笑,我就是让她当一辈子老姑娘,也不会嫁给你。”吴老财骂了吴天宝一句,拿起烟袋锅出去遛弯舒气去了。

“我有这么差劲吗?”吴天宝看了看周淑珍,很受打击的样子。

“唉!”周淑珍摇头叹息,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身为吴小曼的母亲,周淑珍哪能不明白女儿的心思呢!

第7章 命运悲惨的女人

其实她倒是挺喜欢吴天宝的,觉得这伙子长得俊俏,人又踏实肯干,还没有不良嗜好,小曼嫁给他,以后肯定不会受委屈。

但在吴家,她是没有说话权的。吴老财可是村里头号贪财货,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来花,眼前爬过一只蚂蚁,都得想法儿弄下二量肉来。

在他的眼睛里只有钱,挑选女婿的条件也十分具体,首先家里要有三间大瓦房,父母要年轻能干,在自己本村要有名望,最好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至于他们儿子的人品怎么样、长相如何、人着不着调,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吴老财是一个很要脸面的人,总想着在村里、被人当成头面人对待。

可是他总说些不着调的话,办些不靠谱的事。什么事都想管,但什么事都办不好。

村里人都在背后骂他缺陷眼,从来不拿他当成一颗蒜。

吴老财也知道靠自己的能力,在村里也混不出啥人样儿了。于是就想着,把自己的三个闺女全都嫁给比较有“权势”的人,好让自己跟着水涨船高,提高在村里的“身价”。

吴天宝说好听点,是他们的“干儿子”,说难听点就是他们家的免费长期帮工。像这种身无一物、连自己的身世都搞不清楚的流浪儿,他就是让吴小曼嫁给一个要饭的,也不会嫁给吴天宝。

因为在吴老财的眼里,这个凭空捡来的儿子,利用价值,甚至都比不上家里养的那头小毛驴。

“钱啊钱!”

当吴天宝明白这一点之后,再一次,对“钱”这种东西,生出了无比的渴望。

他的想法很简单,有了钱,他在吴家寨就能挺胸抬头做人,就能娶吴小曼做老婆了。

可问题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山村里,怎么样才能挣到钱呢?

草草地吃完饭,吴天宝抗着锄头就出发了。

临行前,周淑珍把水缸里那条刚死去的大青鱼交给了他,说道:“你淑丽婶家这几年过的挺紧吧的,这条鱼你给她拿过去吧,反正咱家也吃不了,再放就该坏了!”

吴天宝应承着,走出了院子。

周淑丽家位于村西头的半山腰,方圆百米之内,就她一户人家。

要说这周淑丽,在十年前,可是十里八乡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俏美人。

她和周淑珍虽是一母所生,但容貌长相却一个天、一个地。

周淑珍骨头架子大,脸长得也大,而且皮肤还黑,活像一只被火烤了的洗脸盆,生了孩子之后,更是发福的不成样子。

可是这个小她八岁的妹妹却是典型的鸭蛋脸,皮肤白皙,鼻梁高挺,唇红齿白,三十多岁了,仍然风韵十足。

不仅如此,她还是吴家寨出了名的才女。

二十一岁那年考上了清华大学,如果不是后来家中遭了难,现在就早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关于周淑丽的故事,吴天宝可没少听村里的那些媳妇们念叨。都说自古红颜薄命,这句话在周淑丽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周老爷子上山砍柴,不知怎么的,突然中风瘫在了地上,从此不醒人世。

为了凑足医疗费,周淑丽含泪烧了录取通知书。

但后来周老爷子还是没能挺过去,隔年就撒手人寰了。

在邻里亲戚的哄劝中,周淑丽最终打消了再复读一年,接着考大学的念想。

她本想找个好人家把自己早早给嫁了,哪知祸不单行。在一次村里举办的免费体检中,这样一位天之娇女,竟然被查出患了先天性不孕症。

在农村人的传统观念中,传宗接代的事比天还大,一个不能生养的女人,就像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长得再漂亮,也只能当成摆设。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那些争破头皮想要娶周淑丽的小伙子们,个个都打起了退堂鼓,就连媒婆都不再往她家多迈一步。

遭受这样的打击,周淑丽心灰意冷,后来经人介绍,嫁给了村里大她十二岁的赵玉刚。

赵玉刚当时也是吴家寨里的头面人物,在镇上开了一家修车铺,虽称不上日进斗金,但也算是衣食无忧。只是赵玉刚属于二婚,老婆在生第二胎的时候,难产死掉了,膝下还有一个已经五周岁的女儿。

原本周淑丽嫁过去,是可以衣食无忧享清福的。可是在她过门的第三个年头,赵玉刚突然出了车祸,骑的小踏板摩托被一辆迎面而来的卡车撞出十几米远,命虽然保住了,下半身却成了终生瘫痪。

可怜周淑丽刚过门没多久,就成了活寡妇。可是她一点也不嫌弃赵玉刚,依然尽心尽力的伺候他。每天在床前端屎端尿,从来没生过改嫁的念头。

可是赵树刚自从瘫痪之后,性格却变越得越来乖戾暴虐,总是疑心自己的娇妻背着自己在外面偷汉子。

第8章 麻将桌下的一幕

其实也不能怪他胡思乱想,男人的象征没了,换做是谁心情都不会愉快。而且周淑丽又出落的跟朵鲜花似的,结过婚之后,更是体态丰盈,眼波荡漾,浑身上下充满了十足的女人味。

在赵玉刚还是男人的时候,村里的好多单身汉就在打她的歪主意,后来赵玉刚不行了,那些闲汉们,个个都把她当成嘴边的肉,欲啃着而后快。

风言风语听多了,赵玉刚就承受不住了。

到了后来,这人甚至入了魔障,竟然变 态到,每晚都会拿的话羞辱自己的媳妇,问她想不想跟别的男人睡,是不是背着自己跟人在地里苟合等等。

答的稍微不顺心,轻则对她咒骂,重则殴打。

那几年,周淑丽就像生活在暗无天黑的地狱中,每晚都是以泪洗面。实在忍受不住了,才会找自己的姐姐诉苦。

周淑珍不止一次劝她再找个男人改嫁算了,省得天天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可周淑丽也是个掘脾气,说赵玉刚以前对她不错,坚决的表示要把他的女儿养大成人。

不到两年的时间,赵玉刚终于在自己的折磨中寿终正寝了。

按说他一死,周淑丽的苦日也该到头了。可是老天爷似乎在故意折腾这个苦命的女人,自从赵玉树死后,他的女儿赵莺莺不知听了哪个村妇的鼓噪,竟然疑心是她克死了自己的父亲。

原本关系就很紧张的母女,这下彻底成了陌路人。

据说赵莺莺从来就没喊过周淑丽妈,而且还在背后骂她是扫把星,二人一年到头,几乎说不上十句话。

吴天宝在村里见过周淑丽两次,而且对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觉得她跟别的村妇很不一样。

或许是上过学的原因,她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闺秀气。每次看到吴天宝,也不像别的村妇那样总喜欢占口头上的便宜,只是对他淡淡一笑,像春风一样,让人感觉到愉悦和舒服。

吴天宝脑中渐渐浮现出她的形象来:精心盘在脑后的黑发,像墨汁一样黑。体态轻盈,身段标志,长着一对媚而不淫的桃花眼。她的两腮总是红红的,仿佛涂了一层胭脂、每当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便会眯成两弯月牙……

这是一个有知识有修养的女人,每次想到她,吴天宝总会想到电视里演的那些大户人家的少奶奶们。

吴家寨三面环山,村西头其实就是一道丘陵。周淑丽的家,就在丘陵的山腰之间。

吴天宝抗着锄头向她家走去,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到了树枝头,刚过七点,温度已经热的不行了。

村民大多都吃过了早饭,此时正拿着锄具,陆陆续续地向田间地头进发。

吴天宝心情愉快,一路上和熟识的村民打着招呼,哼着自己都听不懂的小调儿,很快便走到了村头小卖铺的门口。

这家小卖铺是村长媳妇开的,因为只此一家,所以生意非常好,加上老板娘陈美莉是个能说会道的主,所以一天到晚,这里都人头攒动,显得十分热闹。

吴天宝从小卖铺门口经过,猫头往里面瞅了一眼,见几个男女正坐在门口围着桌子搓麻将。

大概有七八个人,有坐着玩的,还有站的看的。其中有生产二队的队长田大奎,还有柳长顺的媳妇苏菲,但其中并没有陈美莉的身影。

这几个男女都是村里比较会“玩”的角色,一有空闲便聚在一起找乐子。

吴天宝本想趁机逃之夭夭的,可是当他看到苏菲桌底下那两条修长诱人的大腿时,眼睛不禁有些发直。

这双腿长真是好看,皮肤细腻白嫩,指甲猩红,脚脖子上还带着一圈红色的细线。

苏菲翘着二郎腿,小脚一垫一掂的。下 身穿的白裙子也跟着一晃一晃,里面的春 色时隐时现,给人无限遐想。

哪知吴天宝这么一注意,突然发现一个很刺激的画面。

田大魁坐在苏菲的对面,而此时,他却偷偷地把腿伸到桌底,很有默契地跟苏菲的白腿纠缠在了一起。

苏菲朝他妩媚一笑,脸上不动声色,眼中却向他露出一种心照不宣的味道。

其他人都在专注地打麻将,根本没有注底到桌底下的旖旎景色。

而这时候,吴天宝干脆低下头,朝着苏菲裙子下面钻了进去,伸出来舌头……

【小说在线阅读】用一千年的时间去爱你、再用一万年的时间去忘记。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6/5463/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06/5463/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