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我曾想过,和你过一生

【精品小说】我曾想过,和你过一生

第1章 凑合一起过

医院,病房。

充满浓烈消毒水味道的走廊,却掩饰不住一阵阵的娇喘声。

“绍辉,你说我厉害还是我姐姐厉害?”

“小妖精,这还用问吗?你姐姐唐妙雨就他妈是个木头!”

“讨厌!再用点劲嘛!”

“妖精!老子干死你!”

“……”

正要敲门进去的唐妙雨,听着里面的对话,满脸满眸的不可思议。

这声音,这对话内容……

尽管心中崩溃,但唐妙雨还是心有不甘地慢慢抬起颤抖的手,一点点推开了门。

“吱呀”一声开门的声音,让里面正抱起一起卿卿我我的一对男女同时顿住,齐齐向门口看了过来。

一瞬间,三个人同时愣住。

唐妙雨眸子里的难以置信一点点转换成了愤怒和耻辱……

眼前的一对有情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男朋友周绍辉和妹妹唐妙雪。

一瞬间,唐妙雨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被抽离了,想拔腿走人都没了力气,双脚像被钉在了原地一样,动弹不得。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因为震惊错愕,唐妙雨已经不能完整说出一句话来。

手里的保温盒滑落,咕噜噜滚下去,里面的鸡汤洒了出来。

周绍辉胃病住院,她在家煲了五个小时的汤给他送来,他却让她免费看大片?

比起她的震惊,周绍辉和唐妙雪却淡定多了,相互看了一眼,双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若无其事地整理起凌乱的衣服。

周绍辉抬手揽住了唐妙雪,挑眉冲唐妙雨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妙雨,既然你看到了,我和妙雪也不想瞒着你了,我爱的是妙雪,我们分手吧!”

“周绍辉,你疯了吗?”唐妙雨瞬间炸了毛,怒目瞪向面前这个毫无羞愧之色的男人,“你知不知道,妙雪是我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欺骗我们姐妹俩?”

唐妙雪不屑地“嗤”了一声,“得了吧,我的好姐姐,绍辉才没骗我,我和绍辉是真爱!”

说着,深情地和周绍辉对望了一眼,周绍辉更是直接拿起她的手吻了一下。

“住嘴!”受到刺激的唐妙雨抬手指向唐妙雪,澄澈的眸子里已然被赤红充斥满满,“妙雪,你有你自己的未婚夫秦正南!就算你不怕丢我们唐家的人,也该顾忌一下秦家的颜面吧?”

“哈哈!”唐妙雪像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仰头嚣张地大笑一声,鄙夷地勾了勾唇,“你以为我真会嫁给一个又残又瞎的男人?”

传闻秦家长子秦正南,虽然仪表堂堂,但眼瞎身残……试问谁愿意嫁给这样一个男人?

唐妙雨轻轻“呵”了一声,“那是秦爷爷为你定下来的,你当初不是很期待嫁过去吗?就因为秦正南成了残疾人你又不嫁了? 真卑鄙!”

唐妙雪不屑地冷哼一声,“你知道吗?当初爷爷看上的是我你唐妙雨,婚约上写着的也是唐妙雨,我当年看秦正南长得帅,就把雨改成了雪,没想到后来他残了……”

闻言,唐妙雨蓦地瞪大了眼睛,“妙雪,为了和这个渣男在一起,这种谎话你也编得出来?”

“不相信你回家问爸妈去!”唐妙雪丝毫不畏惧,“本来我想为自己做的措施承担后果就这样将错就错嫁给那个瞎子的,但是遇到绍辉之后……我发现我爱的人是他!”

说着,双手攀住了周绍辉的胳膊,亲昵地依偎了上去。

“你……”唐妙雨粉拳紧攥,被眼前的唐妙雪气得面色胀红。

虽然她们姐妹俩没有血缘关系,但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平时这个妹妹跋扈骄纵一点她做姐姐的让着也就罢了,没想到竟然能做出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来!

二十年的姐妹亲情,真的抵不过一个男人吗?

“恬不知耻!”唐妙雨双眼虽然早已被气得赤红,却生生忍住了眼泪,从牙缝里骂了一句唐妙雪后,伸出食手指向周绍辉,“你这个渣男,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

唐妙雨跑出去刚跑几步,前方拐角处突然出现一个轮椅。

“唐小姐,请留步。”一道低醇好听的声音传来,轮椅上的男人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唐妙雨顿住脚步,垂眸看去。

轮椅上的男人穿了一身白色礼服,棱角分明的俊脸上五官如刀刻般深邃俊美。

只是,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很是暗淡,明显是一副失明的模样。

“秦,秦大哥?”唐妙雨错愕地唤了一声。

这个气场强大却坐在轮椅里的失明男人,正是妹妹的未婚夫,本城第一豪门秦家长孙,秦正南。

秦正南控制轮椅向前一步,冲唐妙雨挑眉一笑,“有没有兴趣,我请你结个婚?”

呃?

唐妙雨愣住,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秦正南怕是也知道周绍辉和唐妙雪的奸情了!

感觉到了她的犹豫,男人薄唇轻启,“既然我们都遭遇背叛,不如惺惺相惜,凑合一下,结个婚一起过!”

尽管眼睛看不见,男人脸上的笑生动明媚,没有一丝被劈腿的懊恼,反倒很乐见其成一样,“怎么,你也不愿意嫁给我这个又瞎又残的废物?”

“不不不!”唐妙雨连忙摇头,“太突然了……”

秦正南抬手,准确地拉住了她的手,稍稍一用力,将唐妙雨直接拉进了自己怀里,让她坐在了自己腿上,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嫁给我!有了秦太太的名分,就有了呼风唤雨的权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虐他人就怎么虐!”

男人身上那种清冽好闻的气息瞬间席卷而来,唐妙雨浑身过电般狠狠颤栗了一下,本能地想要推开秦正南,却被他按住肩膀更牢固地禁锢在了怀里。

薄唇邪邪一勾,男人凑上去在她耳边低声道,“放心!我们只是契约婚姻,我腰部以下残疾,没有能力跟你有夫妻之实!”

“我!”唐妙雨用力挣脱开他,“你让我考虑下!”

第2章 真相

城南,清苑小区。

在小区门口下了出租车,唐妙雨几乎是一口气不带喘地跑回了家里。

看到薛珠佩正在厨房做饭,唐妙雨跑进去二话不说,把她手里正在切的土豆夺过来放下,“妈,我有重要事要问您。”

“什么事这么着急?”薛珠佩有点疾言厉色,不爽地瞪了一眼她。

“妈,我就想问你,当初秦家老爷子给秦正南先生定下的未婚妻到底是我还是妙雪?”唐妙雨赤红的眸子紧紧盯着薛珠佩,看门见山地问。

薛珠佩顿时怔住,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滑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尴尬,抬眸看向唐妙雨,语气瞬间软了下来,“妙雨,好端端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呵,妙雪和周绍辉在一起被我发现了,她说我才是秦正南的未婚妻。妈,你不会骗我的是吧?”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也不想隐瞒什么。

她只想弄清楚,当年的婚约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妙雪和绍辉在一起了?”薛珠佩显然也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来,瞪大眼睛震惊地问。

不过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她就平静了下来,脸上一副了然。

“妈,告诉是事实!”

妹妹和男朋友已经背叛她了,她不想唯一依赖的父母一直以来也隐瞒了她什么。

“好吧!既然瞒不住了,我也不瞒你了!”薛珠佩何等精明,拉着她上了楼。

到了书房,薛珠拉开书架下面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红本递给了唐妙雨,“这是当年秦家老爷子亲笔写下的婚约,你自己看吧!”

唐妙雨连忙接过来打开来看,上面两行苍劲潇洒的毛笔字映入眼帘:

“唐家千金妙雪,端庄贤淑,与我孙儿秦正南甚为般配,特为两个孩子立下婚约,待女方大学毕业后完婚。”

落款是“秦治国”的私章,的确是秦正南爷爷的名字。

唐妙雨的视线落在那个“雪”字上,顿时怔住。

很明显,这个字被人动过手脚,上面的“雨”字很大,下面的“彐”字格外小,而且笔迹轻柔,一看就是后来被人加上去的。

如果忽略掉那个“彐”字,不难发现“唐家千金妙雨”才是原版的字迹。

“怎么会这样?”唐妙雨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两行字,仿佛那些字一个个都变成了绳索,勒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呼吸不畅起来。

“妙雨啊!”薛珠佩抬手抚着唐妙雨的背,满脸的抱歉,“当年秦家老爷子的确看上的是你,一眼看到你就很喜欢,所以毫不犹豫地为你定下了这个婚约。可是妙雪当时见过秦正南,她喜欢秦正南,就调皮地把名字改成了她的。既然现在你知道了,那还是让妙雪把秦正南还给你吧,反正秦家老爷子现在糊涂了,也记不得这些事了!”

“调皮地改成了她的名字?现在还给我?”唐妙雨“啪”得合上了手里的红本,冷冷地勾唇看向薛珠佩,“妈,你瞒我这么久的目的,难道不是因为看上了秦家少奶奶这个头衔吗?如今秦正南成那样了,不想要别人了才想到还给我?”

看到如此咄咄逼人的唐妙雨,薛珠佩干脆也不装了,又变回那张不耐烦的脸,“唐妙雨,是又怎么样?这不是很正常吗?秦家虽然有钱有势,秦正南已经是废人一个了,肯定不能牺牲妙雪一生的幸福!”

况且,听说那个秦正南残废之后暴虐成性还杀人,秦家的佣人每个月都会莫名其妙死一个。

“呵,那就可以牺牲我的?”唐妙雨眼眶红透,拼命忍住了眼泪,“这么多年,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是因为您答应过我不会干涉我自己的事,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这就是她甘愿做牛做马报答他们养育之恩的家人……为何突然之间变得这么陌生可怕?

“没良心东西!”薛珠佩冷哼一声,横眉冷怒瞪着唐妙雨,“我们唐家养你到大学毕业还对不住你吗?再说了,我又不是把你往火坑里推!秦正南虽然人残了,但秦家终究是这宁城最有权势的豪门,你嫁过去照样很风光!”

“谁爱风光谁风光去,反正我不嫁!”唐妙雨生怕自己没出息地哭了出来,扔下一句话,夺门而去。

第3章 都是骗局

轰隆——

一阵惊雷过后,大雨突然倾盆而至。

停在路边打着双闪的一辆黑色轿车里,司机转身问坐在后面的男人,“少爷,唐小姐起身冒雨往前走了。”

“跟上!”男人低醇如大提琴般好听的声音响起。

那张隐没在忽明忽暗光线里的脸,只露出一个如雕刻般俊美的轮廓。

深秋季节的雨打在身上冰冷异常,唐妙雨一张苍白的小脸冻得发紫,她抱住自己瘦弱的身体,咬着牙仍是一步一步僵硬地往前走着。

不知道去哪,甚至不知道此刻在哪。

大雨倾盆的夜路上,没有行人,只有偶尔疾驰而过的车子,激起的水花无情地落在女孩的身上,湿透了一遍又一遍。

车上,男人放在膝盖上的大手一点点用力握紧,幽深的眸子在暗夜里闪过一抹抹莫名的暗芒。

突然,前面的小女人毫无征兆地倒了下去,娇小的身子落在满是水渍的马路边上,一动不动。

“停车!”

“少爷,伞!”

“不用!”

“吱——”得一声刹车声后,男人拿起旁边的一个银色面具戴上,推开车门,大长腿几步迈过去,在晕倒的唐妙雨面前蹲下来,将她扶了起来。

在车灯的光亮下,男人看到了怀里的小女人那张苍白素净的小脸,拧眉唤道,“唐小姐?”

见她秀眉紧蹙,眼睛禁闭,男人没有再犹豫,将她打横抱起,直接抱上了车,急声吩咐,“医院!”

秦家老宅。

“跪下,你这个臭小子!”

周绍辉的父亲周玉海一脚踢在自家儿子的腿上,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在秦家几个长辈面前跪下来,恶狠狠地教训道,“周家的脸让你丢尽了,哪里没有女人,非要跟自己的表哥抢女人!还不赶紧跟姑姑姑父赔礼道歉!”

周秋月连忙将侄子扶起来,瞪了一眼大哥,“哥,多大个事啊,绍辉都这么大了你还打他!”

周绍辉忙起身拉住了周秋月的手,“姑妈,我跟妙雪是真心相爱的,请你和姑父成全我们!我是对不起表哥,但是我也不是故意的…….”

周绍辉的话还没说完,客厅门口传来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不用道歉!”

客厅里众人皆是一怔,齐齐转眸看去,赵树推着轮椅上的秦正南走了进来。

尽管眼神无光,但轮椅上的男人气质冷峻,浑身那种掩饰不住的尊贵气质让他即便是坐在哪里,也瞬间夺去了在场所有人的光芒。

轮椅停了下来,秦正南淡淡地开了口,“爷爷当年为我定下的未婚妻,其实正是唐家大小姐唐妙雨,而非唐妙雪。所以,今天的事不是绍辉和唐妙雪背叛我和妙雨,是我和妙雨履行秦唐两家的婚约,正式成为未婚夫妻而已。”

除了周绍辉,在场的秦正南父母和周绍辉父母都有点怔。

不待他们反应,秦正南再次开口,“爷爷一直以为妙雪就是妙雨,如果各位长辈谁想多事去向爷爷提这件事,后果如何,正南概不负责!”

虽然声音不大,但语气不容置疑。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里没人敢回应一声,安静得落针可闻。

周秋月给周绍辉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别怕,走过来拍了拍秦正南的肩膀,笑道,“儿子,这么说来,如果不是绍辉,你和妙雨的缘分还会一直错位下去呢!妈妈替你谢谢表弟!”

“有劳母亲。”秦正南面无表情地道。

说完,给赵树做了一个手势,赵树推着他走出了客厅。

第4章 互利互惠

医院,病房。

唐妙雨缓缓睁开了眼睛,在看清楚自己置身医院的时候,蓦地坐了起来。

晕倒前的记忆如潮水般从脑子里涌了出来,她一咬牙拔掉手上的针,跌跌撞撞地下床,往外面跑去。

不可以!

她还有很多事要做,还不能死,所以坚决不能嫁给秦正南!

跑出医院后,唐妙雨在身上摸了摸,才意识到自己身无分文,昨天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连手机都扔在家里了。

出来了一夜,想必那个家里也只有养父或多或少会关心一下自己吧!

站在车水马龙的路边,唐妙雨踌躇了一阵,抱起身子,步行向家的方向走去。

就算是赌气,也不能净身出户,否则她更没有机会翻盘了。

淋了雨,烧还没怎么退,唐妙雨咬着牙硬是撑着,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回到了唐家。

这一个多小时里,她已经想好了如何应对当前的局面。

站在门口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她抬手按响了门铃。

门很快被打开,是钟点工何嫂。

“大小姐,您终于回来了,先生出去找了您一夜还没回来了呢!”何嫂连忙把唐妙雨拉进了家。

唐妙雨虚弱地对她笑了下,“何姨,就您一个人在家吗?”

何姨是她上大学开始,薛珠佩请回家里来的钟点工。在这之前,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她干,根本不需要佣人。

唐妙雨在家的时候经常帮何姨做点事情,所以何姨还是很喜欢她的。

“是啊!先生出去找你了,夫人陪二小姐出去逛街了。”何嫂瞧着妙雨苍白的唇和有点不正常绯红的小脸,担忧地问,“大小姐,你昨晚去哪了啊?你脸色不太好。”

呵呵。

果然如她所料,这个家里,也只有养父心里还有她。

“何姨,我没事,你给我爸打个电话,说我回来了。”唐妙雨说完,上了楼。

找到她昨晚落在书房的手机,又悄悄潜入养父母的卧室,顺利找到了户口本,最后回到卧室简单收拾了一个行李包。

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一套衣服,瞧着镜子里憔悴不堪的自己,唐妙雨攥起拳头给自己打气,“妙雨,你不能被打倒,人生的酸甜苦辣都要尝试的,不可以一直沉浸在悲伤里!加油!”

唐妙雨拎着抱下了楼,趁何姨在厨房忙,就直接溜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

秦氏集团楼下的咖啡厅。

一袭白色西装衣冠楚楚的秦正清走进来,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女孩,笑了笑,走过来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我还正准备找你呢,没想到你先给我打电话了。”秦正清笑道。

他是秦正南的堂哥,目前是秦氏集团行政部的经理。

虽然德才兼备,群众基础也好,但老爷子似乎就是不怎么喜欢他,否则作为秦家长孙,如今也不至于只是一个部门经理。

“你准备找我?”唐妙雨微微愣了一下,随即自嘲地笑道,“看来你也听说昨天的事了?”

“爆炸性的新闻,我怎么会错过!”秦正清挑眉一笑,“说说看,你找我和我找你是不是想商量同一件事。”

唐妙雨点头,眸光坚定地看着他,“那我就不啰嗦了,我想跟你合作一场协议婚姻。你娶我,我帮你掩饰你喜欢男人的秘密,你给我一笔钱,送我去国外读书。我听唐妙雪说过,你们秦家的孙子们结婚后,可以拿到更多的股份。我们互利互惠,怎么样?”

第5章 竟然是他

大约半年前,她被周绍辉拉去夜店玩的时候,无意间碰到秦正清和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的香艳画面……

秦正清知道她是周绍辉的女朋友,并没威胁她让她不许说,只是很友好地让她替他保密。

也因为这件事,他们俩反倒联系多了起来,如今虽然算不上“闺蜜”,但也算得上是彼此信任的朋友了。

闻言,秦正清剑眉一挑,“妙雨,我们俩可算是越来越有默契了!我从昨天听说了你的事之后,就打算找你谈合作了。”

“这么说,你同意了?”唐妙雨问。

她并没有绝对的把握秦正清会同意,没想到他居然也想到了这点。

毕竟,以秦家在这宁城的名望和势力,秦正清即便不被老爷子宠爱,那也是随便勾勾手指,就可以招来很多愿意嫁给他的名媛们的。

她唯一的赌注就是,她知道他的秘密,保证不让他露馅。

“为了那点股份我也得同意啊!”秦正清笑得很不羁,但那眼底却滑过一抹唐妙雨没有看到的狡黠。

其实在昨天的事发生之前,他刚刚知道另外一件事:爷爷曾经写下过一份股权转让书,只要唐妙雨嫁到秦家,会转让一部分股权给她。

如此以来,只要他和唐妙雨一口咬定彼此喜欢对方来个先斩后奏,想必爷爷也不会非让她嫁给堂弟秦正南。并且,他可以得到双份股份。

这等好事,他自然求之不得。

“那好!你带户口本了没?我们现在就去领证。”唐妙雨说着就站了起来。

秦正清笑道,“这么着急?”

“当然!以免夜长梦多!”唐妙雨坚决点头。

她不能被人劈腿了,还要被人推入到火坑里去。

她也并不是歧视秦正南是残疾人,而是……传闻他性子暴戾,心情不好就杀人玩。

但只要和秦正清结婚,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

秦正清站了起来,抬腕看了看时间,“不过我的户口本还在老宅爷爷那,我得亲自回去偷出来。给我两个小时,下午一点,城北区民政局门口见。”

“好!”

……

下午,民政局门口。

唐妙雨一遍遍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却还不见秦正清出现,着急地把电话打了过去,对方却关机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唐妙雨皱了眉,不会出现什么状况了吧?

“妙雨,不好意思,久等了!”

突然,一道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唐妙雨方才还失望的眸子里立刻蹦出一抹光来,转过了身去。

只是……

并没有看到秦正清。

而是,坐在轮椅上的秦正南,身后是他的助理赵树。

秦正南穿了一套黑色的正装,头发上还用了发胶,格外英俊帅气,像是出席重要场合一般。

虽然那双眼睛毫无焦距地盯着前方的一点,但男人始终温和地勾唇笑着,温润儒雅。

“唐小姐,接到您母亲的电话,先生立刻回家取了证件,来的路上有点堵,让您久等了。”赵树抱歉地向她解释。

唐妙雨彻底懵了,她等的人明明是秦正清,秦正南怎么拿着户口本来了?

第6章 我嫁

“我……”面对秦正南,唐妙雨虽然错愕,但仍没好意思问出心中的诧异,“是我妈给你们打电话,说我在这里等你的?”

“是。”秦正南面向她说话的方向,点了点头。

看来,养母已经发现她偷偷拿走户口本了。

只是,她怎么会知道自己会出现在民政局啊?

唐妙雨一时间愣在原地,心里凌乱如麻,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她没想过要和秦正南领证的话来。

“妙雨!”

突然,一道珠光宝气的身影闪进了民政局大厅。

唐妙雨抬眸看去,果然是薛珠佩急匆匆地赶来了。

看了一眼轮椅上的男人,薛珠佩脸上连忙堆起笑脸,上前拉住了唐妙雨的手腕,“妙雨啊,你的一份重要东西忘记带了,我给你送来了。”

“什么?”唐妙雨莫名其妙地看着满脸假意温柔的薛珠佩,不知道她葫芦里又要卖什么药。

“那个,秦少,你们先稍等,我跟妙雨说句话。”薛珠佩恭维地对秦正南说了句,转身硬拉着唐妙雨走出了民政局大厅。

瞧着那贵妇满脸谄媚的样子,赵树不屑地勾了勾唇,“先生,这薛珠佩来得可真及时啊!果然不出您所料,唐小姐偷拿了户口本出来了。”

轮椅上的男人淡淡地勾了勾唇,“薛珠佩也不是一无是处,她一来,倒是免了我们很多口舌。”

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笃定的光亮,不细看根本看不出他是个盲人。

…..

“妈,秦正南是你骗出来的?”唐妙雨甩开薛珠佩的手,开门见山地质问。

薛珠佩冷哼一声,“你温柔点不行吗?秦正南虽然瞎了,但耳朵可好使着呢!你这么对我不尊敬,不怕你未来老公嫌弃你?”

“我老公?”唐妙雨冷笑,“我说过,我不会嫁给秦正南,成为你们母女俩的棋子的!”

“由不得你!”薛珠佩阴冷地笑了笑,从包里掏出手机,打开了一个视频递到了唐妙雨面前,“你好好看看再做决定。”

唐妙雨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在不经意瞥到视频上定格的照片时,瞬间瞪大了眼睛,一把抢过了手机。

视频里,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温柔慈爱地说,“妙雨啊,你什么时候来接外婆啊?外婆不喜欢住在这里,太冷清了,你还是送外婆去养老院吧……”

视频很短,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唐妙雨倏得红了眼睛,“你把我外婆送哪去了?这视频的背景,不是在养老院!”

“呵,我可是征求了院方的同意办理了合法手续才接走老太太的。”薛珠佩嚣张地抱起了双臂,“你今天要是不嫁给秦正南,你永远都别想见到老太太!”

“你……”唐妙雨握紧了拳头,若不是眼前这个女人是养了她二十多年的养母,她一定会把拳头抡过去,“你就非要这么逼我吗?”

外婆是她的软肋,千算万算,没想到薛珠佩会利用外婆来威胁她。

“二选一,你自己决定!”薛珠佩挑眉,没得商量。

唐妙雨深深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清澈的眸子里已然一片绝望,“我嫁!”

第7章 这就对了

闻言,薛珠佩立刻换了一副小脸,上前攀住了唐妙雨的胳膊,“这就对了嘛!这才是我们懂事乖巧的妙雨嘛!”

“我现在就去和秦正南领证,你立刻让人把外婆送回养老院!”唐妙雨抽出自己的胳膊,语气变得严肃,不容置疑。

薛珠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带了点冷狠味道的唐妙雨,也没多废话,放开了她,“好嘛!我看着你领了证,我马上去亲自把你外婆送回养老院。”

“希望你说话算数!”

唐妙雨冷冷地睨了她一眼,转身正要进去的时候,停下来,咬了咬牙,阴冷的眸子紧紧盯着薛珠佩,“我可以随了你们母女俩的愿嫁给秦正南,但是我们母女关系也到此为止!以后,你再敢用外婆来威胁我,别怪我不客气!”

冷冷地说完,唐妙雨转身大步进了民政局大厅。

“呸!等你嫁给秦正南,能不能活命还是未知数呢!嚣张什么!”薛珠佩不屑地啐了一口。

这秦正南以前身体好着的时候虽然不受他父母待见,但至少还有个老爷子为他撑腰。

成为废人之后,老爷子的精神也大不如以前,成日里稀里糊涂的自顾不暇,哪还有精力管秦正南。

本就在秦家没了地位,又因为有杀人的嫌疑,秦正南在宁城权贵圈子里早就跟瘟疫一样,人人见着就躲了。

嫁给这样的男人,以后有她唐妙雨哭的时候!

民政局办事大厅里,唐妙雨整理好情绪,走过来在秦正南的轮椅边蹲了下来,“秦大哥,我是唐妙雨,是唐家的养女,身份并配不上你。我就想问你,你是否真的愿意娶我?”

听到声音,秦正南微微勾了勾唇,抬手在眼前的空气里摸索了一下,唐妙雨犹豫了半秒钟,伸手让他握住了自己的手。

男人抬手拍了拍她的手,“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妙雨,我虽然是秦家子孙,但如今眼瞎腿残,跟废人差不多,在秦家也只是一个摆设少爷。你年纪轻轻,听赵树说你长得也很漂亮,而且身体健康,大学刚毕业,如今实习的单位也不错,可以说是前途无量。所以,我应该郑重地问你一句,你愿意下嫁给我这样一个废人吗?”

秦正南说话的时候,那双好看的眼睛一直含笑盯着自己,唐妙雨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他能看见似的。

而他的这一番诚恳又自降身份的话,让唐妙雨不由地有点动容。

真的没有想到,传闻性格暴戾手上有命案的秦正南,居然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如果说她刚才还抱着一种绝望的心情来打算和他领证的话,此刻被秦正南这番话已经感动得没了多少委屈。

“秦大哥,既然我们的婚事是爷爷定下来的,我愿意嫁给你。但是,你并不是废人,请你不要再说这种妄自菲薄的话。”唐妙雨反握住了秦正南的大手。

不管是命运戏弄也好,还是被逼无奈也罢,眼前这个身份尊贵的男人其实比她更惨,让她不由地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好!我听老婆的!”秦正南弯唇一笑,“走,我们去领证。”

呃。

“老婆”一个词,让唐妙雨脸上不觉烫了一下,起身从赵树手里接过轮椅的握把,“交给我吧。”

“好!辛苦少奶奶了!”赵树点了点头,毫不掩饰对这个即将嫁给先生的女孩的欣赏。

登记,拍照,盖章。

不到十分钟,唐妙雨手里就多了两本热乎乎的结婚证。

第8章 加快一步

看着火红证件上的合照,唐妙雨把其中一本塞进了秦正南手里,弯唇对秦正南说,“秦大哥,我们的合照很好看,特别是你,你的眼睛非常漂亮。”

“是么?”男人挑眉一笑,嘴角勾起的弧度里有一丝不满,“不过,你是不是该改口了?”

啊?

唐妙雨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垂下眸子,“这……还有点不适应……”

“没关系,不习惯叫老公的话,叫我正南也行,总不能我们都结婚了,你还叫我秦大哥。”秦正南倒是不介意,面向她时,俊脸上始终有温润的笑意,温暖如和煦的春阳。

唐妙雨实在没有办法把眼前这个男人跟传言中那个狠厉暴虐的秦正南划上等号,自然也忘记了惧怕,点点头,“好,正南。”

“走,我们先向爷爷汇报这个好消息去。”秦正南道。

唐妙雨点了点头,却没有吭声,咬着唇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问,“正南,我……因为昨天的事,我跟我家里人发了脾气,暂时还不想回家……”

还没说完,就被秦正南打断,“你现在已经是秦家少奶奶了,哪有还住在娘家的道理。虽然我们领证比较仓促,但爷爷很早就为我们准备好了房子,你总不能让我独守空房吧?”

呃。

这话男人也可以说吗?

听着他似是玩笑的话,唐妙雨心里的犹豫顷刻间全被打消,“麻烦你了。”

话音刚落,她的手被男人准确无误地捉起,裹进了他的大掌里,“妙雨,此刻开始我们就是夫妻了,用不着再跟我太客套。”

感受到他那干燥温热的大手的力量,唐妙雨心中一暖,“恩。”

唐妙雨推着秦正南刚走出民政局,就瞧见从车里走下来的秦正清,匆匆往这边跑过来,在看到她时,视线下移落在秦正南身上,蓦地一怔。

“正南,麻烦你等会我,我去去就来。”怕秦正清就这样贸然过来说些惹秦正南不高兴的话,唐妙雨连忙给秦正清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过来。

“好,我等你。”秦正南点了点头,抬手在她的手上拍了拍,“注意安全。”

秦正清的车里。

不等秦正清问, 唐妙雨先开了口,“抱歉,我们之间合作不了了,我已经跟秦正南领了证。”

“怎么回事啊?”秦正清不解,“你这态度也不坚定了吧?你告诉我,是不是秦正南逼迫你了?”

“没有!他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并没有强迫我,是我自愿的。”唐妙雨摇了摇头,“我想,这就是命运吧!既然逃不过,就只能接受了。”

“妙雨!”秦正清抬手按在了她肩膀上,心有不甘地说,“你想过没?你嫁给他,这一辈子的幸福就完了!”

唐妙雨轻轻一笑,“嫁都嫁了,就这样吧!我们以后还是朋友,从今天开始,我得叫你一声堂哥了。”

瞧着她脸上强撑出来的笑,秦正清叹了一口气,“妙雨,其实你是个好姑娘,值得好男人来爱。只可惜你是个女人,要是男人的话,我倾家荡产也会娶了你。”

噗——

唐妙雨忍不住笑出了声,“也只有堂哥你能逗我笑了!谢谢,祝你幸福!”

说完,唐妙雨推开车门下了车。

生活总是要继续的,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她必须微笑着走下去面对一切。

【精品小说】我曾想过,和你过一生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1/560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1/5600/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