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姐姐结婚,新娘却是我,一场阴谋让我嫁给了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

【精品小说】姐姐结婚,新娘却是我,一场阴谋让我嫁给了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
第1章 屈辱
“放开……放开我……嗯……啊……”

帝国大厦前,林璟突然间被人拉住,拖行了几步后丢进了一辆神秘的黑色兰博基尼房车内。

“嘶拉……嘶拉……”不等林璟爬起,就被一个男人摁在了冰凉的黑色案台上,三两下扯下了她身上的衣物,一片白皙就这样展现在空气中。

车窗没有任何的遮蔽物,车外走过路过的人影透过车窗打在她的身上,她就有种被人参观的感觉,只觉得羞耻极了。

身形狂颤,林璟惊惧的望着眼前的男人,“慕景移,你……你要干什么?”

“术前检查。”慕景移冷冷一笑,目光徐徐掠过林璟不着寸缕的身体,最终,落在了她的两乳之上。

听到慕景移低哑而性感的声音,林璟慌极了,顾不得浑身无一物,起身就要冲下去,“我没病,我不要手术……”

慕景移也不拦她,指尖摁下腕表上的一个按扭,顿时案台正对面的显示屏就亮了,此时正在线直播着一个画面,一个小男孩正开心的在玩拼图游戏。

“你要是敢动一下,咔……”慕景移的手冲着林璟的脖子做了一个拧的动作,“嗯,你就可以在这里欣赏小南的小脑袋被拧下来的全过程了。”

林璟才起的身子在看见小南的时候不得不屈辱的重新躺回到案台上,“慕景移,你要是敢动小南一下,你不是人。”

小南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要是弟弟因她而死,她怎么向死去的父母交待,不,不可以。

“那你呢,撞伤了小梦就逃,你是人吗?”慕景移的声音低低柔柔,可是落在林璟的耳中却只觉得毛骨悚然。

“我没有撞伤陆雨梦,真的没有。”天知道她不过是开车去公司,没想到陆雨梦的车就突然横行出现在她的车前,明明两辆车只是轻微的碰撞而已,可陆雨梦后来偏说她得了乳腺癌,还说是她撞的……

不,分明是陆雨梦的车违章横挡住了她的车。

就算是她的车撞到了陆雨梦,跟乳腺癌也没关系吧,撞车只能是外伤。

“两部车撞在一起,根本就是你的责任,你处心积虑的就想要害死她,小梦现在要割除一只了,林璟,在她手术之前,就先割除你的。”

慕景移说着,转身打开了车门,一个女医生上了房车,不由分说就拿起了冰冷的手术器械。

看着女医生转身把目光落在她的两片隆起上,林璟惊惧的颤抖起来,“慕景移,你这是违法施虐,你不可以……不可以……”

她一向知道慕景移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的人,就是因为如此,她才不想慕景移冤枉自己的对自己施暴。

没想到,哪怕她逃了,可还是被他的人逮到了。

“动手。”慕景移冷冷的注视着林璟,那视线让林璟只觉得更屈辱,可抬头看一眼迎面显示屏上的小南,只能两手死死的抓住了案台。

“慕景移,我什么也没做,你要是敢对我动手,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林璟低吼过去,眼底全都是血丝,她无法想象失去两侧乳房的后果,她才二十二岁,还那么年轻。

可不管林璟怎么反对都没用,女医生只听慕景移的,冰冷的刀刃落下,划开了林璟一侧的乳晕……

第2章 你会遭报应的
疼。

很疼。

林璟疼得冷汗涔涔。

从前的她哪怕是手指划一条口子都会吓白了小脸,但是此刻,身上的那把手术刀划下的不是浅浅的口子,而是割掉了她的乳房。

那种根本无法形容的痛让她此时全身都僵硬了。

手死死的抓着案板,眼睛一直紧盯着小南,否则,她怕自己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慕景移,你会后悔的,你这个恶魔,你会遭报应的。”

亏她还那样的爱他,可此刻,只觉得那些爱全都是讽刺。

极度的讽刺。

“啊……”医生的动作终于切到了一只乳的最后一点,也许是觉得没给她打麻药就动手了,所以,最后割的动作一气呵气,顷刻间,她那一只乳便彻底的割掉了。

鲜血淋漓的左胸前,再也没有了女性的象征,此时拥有女性象怔的地方只剩下了另一边胸部,可下一秒钟,女医生手中染着血的手术刀就落在了林璟的另一只乳上。

林璟的眼前越来越模糊了,痛与羞辱让她再也禁不住了,“慕景移,我恨你……”

林璟昏过去了。

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慕景移。

林璟是被疼醒的。

迷糊的睁开眼睛,那股无法忍受的痛瞬间袭上漫身,好痛。

“林璟,醒了呀,感觉怎么样?舒服吗?”眼前的女子化着精致的妆容,惬意的一边嗑瓜子一边睨着她,视线也从她的脸上最后落到了她的胸前。

正好是两乳之上。

林璟惊惧的弹跳了一下,“陆雨梦,你要怎么样?”她从前的好闺蜜,她对陆雨梦无话不说,甚至告诉了陆雨梦她喜欢慕景移的事情。

那时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陆雨梦会不知廉耻的夺走了她心中所爱。

陆雨梦眸光阴冷的扫过林璟的胸部,转而向上的落在了林璟泛白的唇瓣上。

“你不是吵着要告诉景移是你摆平厉里鹤的吗?你去告呀,你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你。”

林璟这才发现她身下的床是一张窄窄的只有一米宽的木板床,这房间也小的可怜,一床一桌一个洗手间,方寸大小的格子间,可门却是铁门,她心头一震,“这是哪里?”

“看守所,撞了人自然是要负责任的,是不是?对了,想不想知道小南怎么样了?”陆雨梦手抚上了小腹,阴柔的说到。

“你……你们把小南怎么了?”

“也没怎么样,就是景移打听到了有个地方专门收漂亮的小男孩,然后进行专业训练,经过训练就可以接客了,你说,小南那么漂亮的到时候不止是女人喜欢,男人也一定喜欢,是不是?”

“陆雨梦,你到底想怎么样?”林璟听到这里,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小南才六岁,陆雨梦这是有多缺德。

“求我呀,求我我就放过小南。”

林璟闭了闭眼,眼泪夺眶而出,就凭慕景移敢割了她的两乳,那个男人绝对敢把小南送去那样的地方,颤巍巍的下了床,林璟跪在了陆雨梦的身前,“陆雨梦,我求你,求你放过小南。”

第3章 你不得好死
“林璟,你随便一句话也太不心诚了吧,不如,你舔我才去过洗手间的鞋底吧,这样才有点诚意。”陆雨梦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林璟。

林璟的目光落在陆雨梦精致的红色皮鞋上,“陆雨梦,你别欺人太甚。”

“呵呵,哈哈,舔不舔都随你,舔了小南就继续留在你送的那个福利院,不舔就让景移送去交给别人训练做鸭子也挺不错的,至少年纪小小也有份挺不错的工作,你说是不是?”

“你……你……”林璟真的忍无可忍了,伸手就去推陆雨梦,“陆雨梦,你不得好死……”

“啊……”陆雨梦夸张的大声惊叫了起来,人便撞向了一旁的墙壁。

“嘭”,监室的门开,慕景移一下子冲了进来,一把扶住了陆雨梦,“小梦,你怎么了?是不是林璟又想害你推了你?”

“景移,璟璟没推我,她可能是一不小心掉到了床下,然后也是不小心碰到我了吧,我没事的没事的。”陆雨梦娇弱的靠在了慕景移的怀里,柔媚的说到。

看着两个人抱在一起的画面,要多恩爱就有多恩爱,林璟的心骤然一痛,在她去见厉里鹤之后的那段时间,慕景移的怀抱从来都是她的。

可没想到陆雨梦出现在慕景移的世界之后,一切都变了。

而她则成了慕景移眼里最不要脸最阴险的女人。

“嘶……啊……”林璟才要说话,陆雨梦在慕景移的怀里突然间低叫了两声。

慕景移顿时担心了,“小梦,你怎么了?”

“景移,我……我肚子疼,宝宝……我的宝宝……”

林璟一震,倏的抬头,“陆雨梦,你怀孕了?”她与慕景移才分手一个月而已,陆雨梦这么快就怀孕了?这也太快了吧。

慕景移转身一脚踹在林璟的胸口上,“要是小梦和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林璟,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林璟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眼前金星四溅,慕景移这一脚不偏不倚,正好踢在了她才切去左乳的那个位置上。

疼,很疼。

林璟痛的趴在了冰冷的地板上,浑身抽搐了起来。

眼前一片模糊,她什么也看不清了。

铁门“哐啷”一声重重的关上,那是慕景移抱着陆雨梦离开了。

“医生,医生……”林璟痛得牙齿打颤,就觉得自己要死了。

忽而,一种恶心的感觉冲上来,林璟顾不得疼的爬起来冲进了一旁的小卫生间,对着马桶“哇”的吐了起来。

几分钟后,林璟虚弱的靠在卫生间的门板上,一动也动不了了。

监室的门开,一个女狱警带着医生出现了,“林璟,怎么了?”

林璟虚弱的道:“有没有止疼片?我很疼。”胸口疼得厉害,豆大的汗珠滚落,她真的受不了了。

“疼又不是病,慕先生说了,只要要不了命的,不需要给你任何药物,嗯,还有其它事了吗?”女狱警瞟了一眼她的胸部,不以为然的道。

又是慕景移。

林璟深吸了一口气,扶着马桶吃力的站了起来,无声的走到了床前,躺下,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爱一个人,原来会是这样的卑微,这样的生不如死。

第4章 林小姐怀孕了
冷。

很冷。

林璟把被子折了一折,两层盖在身上,可还是觉得冷。

她应该是发烧了。

可是女狱警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就丢了一碗剩饭就再也没有管过她了。

那一晚,林璟一直在做梦。

她梦见了爸爸妈妈,还有小南。

小南,也不知道慕景移怎么处置小南了。

千万不要把小南卖到那种地方呀。

“小南……小南……”她低喃着,满脑子都是陆雨梦说过的要把小南送去那样的地方做鸭子。

不行,她要救小南,她不许慕景移把小南送去那样的地方。

“慕景移,陆雨梦,你们放过小南……”林璟发着高烧,不停的呢喃着。

忽而,只觉得身上一暖,她好象被人抱了起来,那人身上的气息那么的象慕景移,她一定是做梦了,慕景移恨不得弄死她,又怎么会抱她呢。

身子被放在了柔软的被褥上,那份温暖,终于让她睡沉了。

慕景移安静的坐在床边,看着林璟睡着时都微拧着的眉,不由得想起那一晚她开心的象个孩子似的走到他面前,告诉他厉里鹤已经答应出货的事情了。

那时就以为是她为他所做的,没想到后来事实证明居然是陆雨梦做的,是林璟骗了他,不是他要对她狠。

陆雨梦的孩子虽然暂时保住了,可胎象还是不稳,随时都有流产的可能。

想起是林璟推倒的陆雨梦,他便赶去看守所想要教训她,结果发现她发高烧,他居然是想都没想就把她送到了医院。

“慕先生,林小姐怀孕了。”护士进来换输液,手里是林璟入院后所有的检查报告单。

慕景移微微一怔,“你说什么?”

“林小姐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她发烧是因为胸部的伤口没有做任何的创伤处理,也没有输液和吃药,这样下去,伤口只会继续感染继续恶化,轻则烧成肺炎,重则性命不保,目前用药不是问题,请问孩子要留吗?”

慕景移薄唇微抿,眸光又落在了林璟苍白的脸上,他明明恨不得掐死她的,他生平最恨被人欺骗了。

可为什么此刻听到她有性命危险的时候,心却莫名的烦躁呢,“孩子有存活的希望吗?”

“有,只要控制住她胸口的两处伤,应该没问题的。”

“嗯。”慕景移淡应了一声,这孩子不该留的,但他此时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就是舍不得打掉林璟肚子里的孩子。

总也是他的孩子。

孩子是无辜的。

“好好照顾她,醒了立刻通知我。”

“好的。”护士点了点头,开始给林璟换输液。

病房里只剩下林璟一个人了,她安静的睡着,唇角挂着浅浅的微笑,那样的笑靥就象是天使。

门“吱呀”一声开了。

陆雨梦走了进来。

就在半个小时前,她买通的护士告诉她林璟怀孕了,而慕景移居然让医院留下了林璟肚子里的杂种,这怎么可以呢?

要嫁给慕景移的是她,而不是林璟。

所以,林璟肚子里的种,绝对不能留。

手里的辣椒喷雾毫不客气的喷向林璟的脸,“阿嚏”一声,林璟被辣醒了。

第5章 人面兽心的女人
“小南,你们放过小南。”睁开眼睛前,林璟还下意识的呢喃着。

“呵呵,林璟,真报歉,小南已经被景移送走了,你放心,小南以后绝对会自食其力的,嗯,从小就懂得自食其力的孩子最难得了,你说是不是?”陆雨梦点燃了一根烟,狠吸了一口,淡幽幽的说到。

听到这恶毒的话语,林璟气得浑身发抖,“陆雨梦,你……你……”

“林璟,你应该感动才对吧,我陆雨梦来医院看你了。”

“这……这里是医院吗?”林璟微怔,她是怎么来的医院?慕景移不是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吗?

“你发高烧要死了,看守所里死人狱警可是有责任的,所以,你就算是要死也不能死在看守所。”陆雨梦吐了一口烟圈喷在林璟的脸上。

“咳咳,陆雨梦,我已经把慕景移让给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找上我?”林璟惊呼,此时就觉得陆雨梦就是她的噩梦。

陆雨梦的目光缓缓的落在了林璟的小腹上,“你以为我来干什么?还不是景移让我来替你替他善后的。”

“你……你……你和慕景移都是恶魔。”林璟激动了,早知道陆雨梦根本不会为小南向慕景移求情,她那天也不会跪陆雨梦这个人面兽心的女人了。

“呃,小南是景移送走的,你要骂恶魔也是骂景移,我和你可是好闺蜜呢,凡事,自然是要为你着想的,林璟,你怀孕了。”

林璟先是怔了一下,随即不可置信的道:“你说什么?”

这一句,让陆雨梦眉头拧了起来,护士形容慕景移知道林璟怀孕的时候,也是不可置信的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没想到林璟与慕景移一模一样的反应。

“你怀孕了,景移说了,你这孩子不能留,最迟明天就给你做刮宫手术,我听说了,赶紧来告诉你。

林璟,虽然我不喜欢你,可我们好歹做了几年的好闺蜜,你乳房都没了,要是做刮宫手术的时候医生一个不留神挖了你的子宫也是可能的,所以……”

林璟浑身一颤,她的胸已经没了,眼角的余光扫过去就象是飞机场一样,倘若再没了子宫,那就是不男不女的妖怪了。

“陆雨梦,你要怎么样?”

“你把这两粒药吃了,然后,告诉医生和护士你是摔倒了的自然流产,这样就免了刮宫手术的痛苦了,还能保住子宫。”陆雨梦说着,就递了两粒药给林璟。

林璟接过,低头看着手心里的药,另一只手则是抚上了小腹。

从她爱上慕景移,她一直都想为他生一个孩子,儿子女儿都可以。

没想到现在终于怀上了,可她才知道,就又要打掉了。

慕景移现在完全的被陆雨梦给鬼迷了心窍,他只信陆雨梦,她说什么他都不信。

为这样的男人生孩子,那是有病。

可当真的要打掉孩子的这一刻,心又是那么的痛。

不管怎么样,孩子都是无辜的。

“怎么,你还妄想要生下你肚子里的小杂种吗?”眼看着她一直迟疑着不肯吃,陆雨梦急了,低声的咒骂着。

“陆雨梦,说话别那么难听,小心将来遭报应。”她不喜欢‘杂种’这个称呼,她的孩子,一定是最可爱最漂亮的小天使。

“看来,你还真是想要生景移的孩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陆雨梦说着,便摁下了手机上的快捷键,道:“进来。”

不等林璟反应过来,病房的门就开了,两个护士模样的女人走了进来,见陆雨梦冲着她们点了点头,便一个摁住了林璟,一个捏住了她的下巴,两粒药便强行的喂进了她的口中。

第6章 一步一个血脚印
眼看着林璟被迫的吞下了药,陆雨梦这才一挥手,“你们出去吧。”

“陆雨梦,你不得好死。”林璟刚刚挣扎的脸色都白了,可还是拗不过那两个女人的力气。

低低的喘息着,她恨死了陆雨梦,她要跟这个女人拼命,微微的喘匀了气息,林璟扭头就拿起了床头桌子的一个水杯,狠狠的掷向了陆雨梦。

陆雨梦灵巧的避过,低低笑道:“林璟,现在不得好死的是你的孩子,最多两个小时,小杂种就不得好死了,哈哈哈,这都是因为你,谁让你不要脸的怀上景移的孩子的,嗯,你现在就等着你的孩子不得好死吧。”

“你……你……”水杯摔落在地上,碎成了一片片。

陆雨梦嚣张的说完,便趾高气扬的走出了林璟的病房。

说什么为她好,根本就是要杀死她的孩子。

眼看着陆雨梦走出去,眼看着病房的门合上,林璟立刻跳下了床,顾不得床前都是水杯的玻璃碎片,箭一般的冲进了洗手间,一指落到了嗓子眼,狠心一抠,顿时便呕了起来。

几秒钟后,两粒药便吐了出来。

林璟虚脱的靠在墙壁上,这个时候才发现脚底伤了。

刚踩着水杯的碎片走过来,碎片扎进了脚底。

很疼。

林璟放倒了马桶盖,坐到上面小心的抬起了脚,再小心的拨出碎片。

这才忍着疼回到了病房,没有医生也没有护士进来。

林璟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着,是病服。

只要不是囚服就好。

原本还迟疑着要不要生下肚子里的孩子的,可当知道慕景移不想要,陆雨梦更是恨不得拿掉她肚子里的宝宝,她反倒特别的想要了。

他们不要她生,她偏要生下来。

她不明白病房里为什么没有自己的鞋子,可能是送过来的时候没穿鞋子吧。

但是没鞋子也没关系,她一定要离开。

悄悄的潜到了门前,拉开了一条缝隙看出去,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不过,都不是来看她的。

这个医院里就没有人关心她的死活吧。

林璟闪身就走了出去。

长长的发遮在脸前,她镇定自若的一步一步往楼梯间走去。

只要进了很少人走的楼梯间,那么就成功一半了,就可以离开慕景移和陆雨梦的掌控了。

脚下很疼,却还是比不上心口的疼。

一手下意识的护着小腹,一想到那里面有一个小生命正在悄然的成长着,心底就一阵软濡。

林璟随着人潮走出了医院。

身无分文的她眼睁睁的看着一辆辆的计程车驶过去,她坐不了。

沿着人行横道飞快的走着,可很快她就发觉不对劲了。

她这样光着脚走在马路上,又一身的病服,实在是太惹眼了,这样子下去,相信当慕景移的人发现她没了找过来,很快就能找到她的。

正好一个过路的女子正好奇的打量着她,林璟抿了抿唇,然后走上前道:“大姐,我住院想孩子了,想回家里看看,可是身上的钱包丢了,你能不能给我两元钱,我就坐个公交车回家就可以了。”

大姐又看了她一眼,脚上的鞋子都没了,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那边有卖拖鞋的,我给你买一双便宜的吧,别光脚走路了,你脚好象扎了呢,你看,你走过的地方都有血迹。”

林璟回头,一步一个血脚印,那血色看着是那么的触目惊心,她咬咬唇,“那就谢谢大姐了。”

这女子见她说话正常,不象是精神病人,便引着她到路边买了一双拖鞋,还塞给了她十元钱,“快走吧,早点回家看孩子。”

“谢谢。”林璟鼻子一酸,这世上还是好人多的,她记住了大姐的长相,如果还能有缘再见,一定要感谢一下大姐。

林璟上了公车,直奔郊区的福利院。

她要知道小南去哪里了,她要把小南救出火坑。

第7章 你怎么这么色
公交车停在福利院附近的公交站点前,林璟下了车,头有些晕,她才要往福利院那边去,一下子被人拉住了,。

“林璟,你怎么来了?慕先生已经打过电话到福利院了,只要你来了,就要福利院把你扣了,等他的人来把你带走呢,你到底犯了什么罪呀?。”

是福嫂,福利院里的老人了。

林璟深吸了一口气,拉住福嫂的手快步走到一旁僻静的角落,“福嫂,小南呢?”

“小南早就被慕先生接走了,林璟,你和慕先生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林璟身子一颤,眼前一片模糊,“福嫂,你……你能借我一些钱吗?”

“我身上现在就只有两百多块,你要是需要更多的钱,我要回去宿舍拿,你等我一会。”

“福嫂,不用了,就两百多块借给我吧,只要我还活着,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她还是来晚了,小南果然被送走了。

要救回小南,她如今只有两个路子可以走。

第一个是找到小南,把小南救出火坑,这个可能性很小,因为她根本不认识那个圈子里的人,她都不知道到哪里打听小南的下落。

第二个就是等厉里鹤苏醒过来,让厉里鹤亲口告诉慕景移,当初去见厉里鹤的真的是她而不是陆雨梦。

似乎,第二个更可行。

“林璟,你这说的什么话,你这不活得好好的吗?”福嫂担心的打量着她,“怎么瘦了这么多?”

林璟苦涩一笑,接过福嫂递过来的钱,“我想小南了,就瘦了,福嫂,我先走了,我会回来的。”

林璟转身又跳上了即将返程的公交车,看着车窗外不住倒过的景色,林璟的心底里一片混乱。

此时就觉得厉里鹤的昏迷不醒有古怪。

从她去见厉里鹤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这突然间的昏迷了这样久,绝对不寻常。

忽而,车窗外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房车呼啸驶过。

房车前后还有几辆小车,排成整齐的车队驶过公交车。

林璟浑身一个抖嗦,她认识那辆房车,那就是慕景移切掉她双乳的房车。

房车渐驶渐远,有人下车了,林璟想也不想的也跟着下了车。

再留在这辆公交车上,等慕景移赶去福利院返回,说不定就追上来,就抓住她了。

林璟没有拦车,也没有走大路,而是进了与马路平行的巷子里,沿着巷子里的路慢慢的走着。

回到市区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

她花了二十块钱买了一套路边摊的衣服换上,再吃了一碗馄饨,就悄悄的赶去了厉里鹤所住的那家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林璟低调的低着头,长发掩面,很快就靠近了厉里鹤的病房。

厉里鹤是在陆雨梦指证不是她说服厉里鹤发货的那一天突然间昏迷不醒的。

算起来,那个时间点特别的巧合。

林璟轻轻的推了一下病房的门,没想到真的推开了一条缝隙。

“亲爱的,你怎么这么色,每次都要当着这个死人的面做……”女子低吟的声音从病房里传来,赫然就是陆雨梦的声音……

第8章 不堪入目
林璟身子一抖,再将门推开了一点点,终于看到了此时正纠缠在一起的身无寸缕的一男一女。

女人是陆雨梦,男人赫然就是厉里鹤的那个助理。

而此时病房的病床上,厉里鹤正安静的躺在那里。

一瞬间,林璟明白了过来。

她终于知道陆雨梦为什么能推翻自己了,原来,陆雨梦与厉里鹤的那个助理搞在了一块。

看来,慕景移不止是被戴了绿帽子被骗了,很有可能陆雨梦肚子里的胎儿也是这个男人的。

陆雨梦真是下贱,为了得到慕景移下贱到勾引男人达到目的。

“你不觉得你每次当着这死人的面做你都更有感觉吗?瞧瞧你那里,流出水来了……”男子笑,一边飞动一边吻住了陆雨梦,那画面实在是不堪入目。

林璟再也看不下去了,真恶心。

林璟找到了公用电话亭,便快速的拨给了慕景移,最好他现在就赶到这家医院,亲眼看到陆雨梦是怎么与厉里鹤的助理做的,到时候就明白她是无辜的了。

手机拨通了。

可只响了两声慕景移就挂断了。

林璟继续拨打慕景移的电话,一定要拨到他接通了为止。

没想到,再次拨过去居然是占线。

林璟虚软的靠在柱子上,浑身上下都没什么力气,高烧虽然退了,可现在的她实在是太虚弱了,就觉得一阵微风都能把自己吹走一样。

两分钟后,林璟再次拨打了慕景移的电话,这一次终于没有占线了,慕景移接了起来,“谁?”很显然的,他认定了她这个号码是陌生号码。

所以,她第一次打的时候,他才没接。

“慕景移,是我,林璟,你最好现在就赶去厉里鹤所在的医院,陆雨梦正与厉里鹤的助理在一起,哈哈,你不要来了还告诉你,你还是相信那个给你戴绿帽子,从头到尾跟你一句真话都没有,只会诽谤我的女人。”说完,林璟直接挂断。

她不傻。

倘若慕景移一直在找她,那么他的手上一定有监听设备,她再在电话里说下去,慕景移就能查到她现在的方位了。

林璟离开了电话亭,找了一个可以看到医院大门口的僻静的位置坐了下来。

很累。

她想睡觉。

可是她现在还不能睡。

她一定要找到证据证明陆雨梦是骗子,这样慕景移才能放过小南。

小南被带走几天了,现在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有没有被人凌虐过?

据说,喜欢玩小男孩的男人都是很变态的,越是想,她越是担心,越是担心,越想慕景移赶快到了,只要拆穿了陆雨梦,小南就有救了。

这一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林璟无措极了,这样看来慕景移是不会过来了。

一个多小时,陆雨梦都可以与那个男人梅开二度了,这个时候就算是慕景移来了,也抓不了陆雨梦和那男人的现形。

真想有个手机,这样拍下来的视频或者录下来的声音,就都是铁证呀。

林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道人影悄悄的逼近,突然间,一只手如同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拎了起来,拎着她转身就往医院里走去。

【精品小说】姐姐结婚,新娘却是我,一场阴谋让我嫁给了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1/560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1/5602/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