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出嫁之日,她却经历了人生最惨痛的剧变⋯

【精品小说】出嫁之日,她却经历了人生最惨痛的剧变⋯
第一章 别背叛我

阳光透过机场大厅的巨幅玻璃,投射在坐在候机厅的一抹灰色的身影上,沐浴着阳光的叶小妖呆呆地看着手机,喃喃自语着。

“季琛……别背叛我……快接电话!”

她捏着手机的指关节发白,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号码在“嘀”的接通声后转入机械的人工服务:“你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用其他方式与他联系……”

叶小妖盯着手机,从没一刻如此心慌,似乎要发生大事的惶恐让她连手机滑到了地上也没发现,喃喃地继续自语:“季琛,你是在和我开玩笑的,是不是?那些短信说的都不是真的,对不对?”

叶小妖四个月前代表丈夫关季琛的鸿翔公司出差美国,和LLC公司合作开发新产品,一开始关季琛还每天打电话关心她在美国生活习不习惯,慢慢地电话越来越少,从每天变成了每星期,到最后则是半个月一次。

而最近半个月,她每次打过去,他都是关机。打到助理手机上,助理不是说关总在开会就是关总出差了,打家里的座机则永远没人接听。

跟她到美国的助理夏薇提醒过她几次,说关总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叶小妖都自信笃定地说:“就算全世界的男人有外遇,关季琛都不会有外遇,他一定是真的忙才没接我的电话!”

不是叶小妖对自己的长相有信心,而是她对关季琛有信心。

她和关季琛是大学同学,两人从了解到相爱,结婚、一起工作,在一起七年,最艰苦的时候都没红过脸,怎么可能因为四个月的分离就动摇了这份感情呢?

可是,她的自信还是在第一个短信发过来时就受到了挑战,那短信是一个未知号码发来的,第一次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叶总监,你穿过红色的丁字内裤吗?”

叶小妖当时一看懵了一下,骂了一声“无聊”就删了短信,把它当做了公司里嫉恨自己的无聊人士的骚扰短信置之不理。

可是第二天这号码又发了一条短信来:“叶总监,你在厨房料理台做过吗?”

“叶总监,你在床上喜欢什么姿势?是不是像木鱼一样动也不会动?”

类似的短信就像一日三餐络绎不绝地发来,叶小妖烦不胜烦将这号码拉黑,可没一天,对方又换了新号码接着发,而且越发越隐私。

慢慢叶小妖嗅出了点味道,对方的短信似乎在影射什么,联想到关季琛越来越少的电话,叶小妖没那么自信了!

鸿翔和LLC的合作产品已经进ru投产,鸿翔的投资尾款却迟迟不到位,按照合同,如果逾期尾款不到位,鸿翔就要赔偿十倍,五千万就是五亿。

叶小妖打了几次电话给关季琛都打不通,打到担任财务总监关季琛的表弟周景元那,周景元支支吾吾,一会说最近公司周转不灵没钱打款,一会说公司投资新项目资金紧缺,任她急死,周景元就是“没钱”两个字搪塞。

叶小妖愁得几天都睡不好,正在这时,她接到了一个包裹,还以为是关季琛寄来的,兴冲冲的打开,里面居然是一盒包装精美的某成年用品,看了说明书,她傻了,竟然是一款已婚女人用的缩阴产品。

而包裹里附的纸条让叶小妖的心降到冰点,只见上面打印着一行字:“挣扎在婚姻冷落期的情敌,本人深刻探究了你的豆腐渣女人烦恼,费尽心思为你寻找到一份被女人评价最高的缩阴产品送给你,路都给您铺了,我也算安心了,至于你能不能守住自己的老公,那就看咱们各自的魅力吧!”

第二章 成年用品

叶小妖再没办法镇定,买了机票回国,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广播催促登机,她从沉思中醒过神来,捡起地上的手机,提起自己的包准备登机,这时,手机一阵震动,她低头一看,来了几条彩信,发件人又是那未知的电话号码……

飞机上,叶小妖双手紧紧攥住手机,盯着屏幕上的彩信,彩信上是她家老公和一个年轻女子的合照,两个人相拥在一起接吻,虽然只是侧面看不全关季琛的脸,可是叶小妖清楚地看到女子挑衅的眼神。

后面几条彩信更直接,一条是她家老公半裸着身子躺在大床上,慵懒的样子一看就是做了那种事后的满足样,还有一条是正面,她家老公拥着那女人嬉闹的自拍照。

叶小妖瞪大了眼,只觉得心在痛,纠结在一起的那种痛蔓延了全身,让她整个身子都在抖,照片背景竟然是他们的卧室,关季琛偷吃不说,还把人带到了家里,上了她精心布置的床……

胃抽搐着痛,叶小妖全身乏力地缩在一起,这就是季琛电话越来越少的原因,这就是他电话总是打不通的原因?她在外面为了他的公司忙得天昏地暗,他却金屋藏娇,和这小狐狸精搅在了一起?

叶小妖认识照片上的女子,她是本市范市长的千金范思妤,据说是才从法国留学回来,缺少工作经验,范市长就让她到鸿翔跟着关季琛学习管理经验。

关季琛是公司总裁,不方便带范思妤,带了两天就交给了叶小妖。叶小妖自己就是一堆事,还指望她帮忙分担一点,哪知道这位大小姐吃穿非常有一套,工作能力却很差劲,帮不了忙不说,还添乱。

叶小妖看在范市长的面子上忍了又忍,最后实在熬不住就踢回给关季琛,没想到关季琛带她工作竟然带到了床上?

看着彩信上小妖精撅着的屁股上窄窄的丁.字裤,叶小妖都替她脸红,她就不知道要是自己把这些彩信发给范市长,她爹是表扬她呢还是为她骄傲?

这些都是后话,叶小妖还没从自家老公背叛自己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哪有时间想那些?

她的手抖个不停,眼睛盯着自家老公强健的胸肌,脑子里一片浆糊,连有人站在自己身边半天也没发现……

“咳……大婶,麻烦让一下路好吗?”

走道上身材高大的陆离不耐烦地轻咳了一声,墨镜下的浓眉烦躁地蹙在一起,低头看着眼前的大婶盯着手机上的半裸男子看的入迷,连自己叫了她两次都置之不理,他再好的耐性也被磨光了。

好色不是男人的专利吗?什么时候女人变得比男人还好色?他遇到绝色美女都没盯着人家看过,可是一路上来那些女人盯着他的目光,露骨得让他觉得恐惧,害怕被她们一哄而上分吃了自己。

难道是自己在军队里呆得时间太长,世界都颠倒了?陆离扯了扯薄唇,伸手按在了女人的手机屏幕上,冷声道:“大婶,现在还是中午,性饥渴也分下时间地点,麻烦让下路,我的座位在里面!”

第三章 酒鬼大婶

“大婶?”

叶小妖迷糊地抬头,似乎无法把这个称呼和自己联系在一起,以致她忽略了男人后面的话,有些茫然地看着面前高大的男子。她今年才二十六,好吧,二十七岁的生日都还有两个月才到,这大婶是叫自己吗?

男子一头利索的黑色短发,一副大墨镜遮了大半脸,可是露在外面小麦色的脸轮廓很凌厉,给人一种比较刚硬的感觉。傲气高挺的鼻梁,不耐烦紧紧抿在一起的薄唇,衬在黑色的绒质风衣上,随意中就散发出一种尊贵、霸道的气质。他额前的刘海因为低头微微下垂,掉在墨镜上,让他深邃冷冽的气质多了几分青春的味道,虽然如此,比那些杂志上的花样男子有味多了!

叶小妖家关季琛也是帅哥一枚,在大学里就是校草级的人物,对帅哥她已经有免疫力了。可是,可是这个帅哥刚才叫自己什么?

叶小妖眨了眨眼,看到这帅哥又不耐烦地一扯唇,叫道:“大婶,你听到我的话了吗?麻烦让一下路,后面已经堵了不少人了!”

叶小妖下意识往后一看,果然看到很多人站在走道上,她这才反应过来,慌忙起身让男子进去,随即跟着一屁股坐下。

等等,叶小妖手忙脚乱地从自己包里翻出了化妆镜,打开一照,镜子里映照出一张憔悴蜡黄的脸。因为担心违约愁得几晚睡不好,眼眶下全是黑眼圈,就算眼镜框也遮不住。

她取下眼镜,发现自己的脸有些浮肿,皮肤干得冒出了细纹,头发蓬乱,嘴唇发白,衬在灰色的套装上,眼前这个苍老的女人是她吗?

叶小妖被里面的女人打击到了,化妆镜掉在了皮包上,刚才那些彩信没能让她失态,这一声“大婶”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击垮了她。

这就是那女人为什么要给她寄成人用品的原因吗?她埋头抱着包,哭得稀里哗啦……

扣好安全带的陆离听到压抑的哭声转头,看到那位大婶埋着头在哭,他皱了皱眉,这女人脑筋没问题吧,莫名其妙地哭什么哭?

陆离有一刹那很想起身换座位,不和这个神经质的女人坐在一起,可是一抬头,看到空姐招呼乘客都坐下,飞机要起飞了。他悻悻然放弃了,竖起了风衣领,伸长腿,让自己坐得舒适就闭上了眼。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陆离一直在睡,他没吃任何东西,也没注意旁边的大婶有没有吃过东西,只知道他起身上洗手间的时候,大婶没等他出声就识趣地起身给他让位。

等陆离从洗手间回来,大婶又安静地起身让他进去,莫名其妙哭泣的事没有再发生,陆离也没放在心上,睡够了就要了咖啡戴起耳机听起了音乐。

空姐送咖啡来时,旁边的大婶开口要了杯威士忌,沙哑的声音穿透了耳机破坏了小提琴音的醇美,陆离忍不住又皱了皱眉,给这位邋遢的大婶续神经病后又贴了一个标签——酒鬼!

第四章 璐璐女王

飞机到A市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陆离下飞机时就看到漫天的雨,等他顺着人群走出安全门时,雨下得更大了。他皱了皱眉,拿出手机开机。

一开机,几条短信就跳了出来,他翻看了一下,其中有一条是“璐璐女王”,他亲爱的姐姐陆璐发来的,上面写着:“东东,雨太大了,路上堵车,我们要耽搁一会才能到,你耐心点等等。璐璐。”

陆离撇撇嘴,这雨大得就算出去坐计程车估计也抢不到,还是老老实实等着吧!他拿了行李就到机场咖啡厅等着。

大雨明显阻隔了不少旅客的脚步,没一会咖啡厅就挤满了人。国人的特色,一瞬间咖啡厅就充满了嘈杂的声音。陆离浓眉都拧在了一起,极不耐烦地看着窗外,极力压制自己烦躁的心。

这时,一对男女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走到他的桌前,陆离撩了撩眼皮看看,男人一袭米色的西服,长得很英俊,像职场精英。女人很年轻,穿着很时尚,一袭红色的短裙露出了一双修长的腿,齐膝的羊皮鞋一看就价值不菲。

服务生还没说话,女人就拉着男人一屁股坐下,径直就对着服务生说:“一杯咖啡,不加糖,再来一杯牛奶,要法国进口的President……”

她说完就旁若无人地偎进了男人怀中,撒娇般地翘起靴子说:“琛,这雨毁了我才买的靴子,我不管,下个月你要陪我再去法国重新买一双!”

男人捏了捏她的脸,笑道:“你最大,你说了算!”

女人“叭”地仰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娇笑道:“我就知道琛对我最好了!”

她抬头,看到服务生还站着,笑容就没了,蹙眉叫道:“你怎么回事,还不去拿我们点的东西,你别告诉我,你们这里连法国进口的牛奶都没有!”

服务生陪笑,担心地看看陆离,解释道:“先生,对不起,今晚人太多了,没座位了,只好让你们坐一起了!对不起啊!”

她鞠躬赔罪,陆离看她惶恐的样子,又扫了一眼咖啡厅,发现的确都坐满了,才有些不满地微微颌首。服务生这才释然,笑着对女人说:“我马上去取,请稍候!”

她小跑着走了,陆离垂下眼,拿出手机给陆璐回了条短信,说自己在咖啡厅等她。他没发现,那女人的目光一直盯着他,眼里充满了惊艳的色彩。

陆离已经取下了墨镜,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乌黑得翻出了褐色的眼眸泛出一种奇特的色彩,高挺的鼻,微微上挑的唇角,张扬着高贵与优雅,而黑色的风衣和他脚上那双有些霸气的陆战鞋则张扬着狂野不羁。

高贵与优雅,狂野不羁,明明是南辕北辙的风格,却奇妙地同时聚在他身上,非但不给人违和的感觉,反而更衬出了他独特的气质……

不但女人看呆了,咖啡厅里很多女人都明目张胆,或偷偷地打量着陆离。

第五章 我打死她

陆离还没察觉,坐在女人身边的男人不满了,伸手扳过女人的脸。女人这才发现男人不悦了,心虚地一笑,搂着男人红唇就贴了上去。

也不知道两人是蜜月期间,还是感情太好,竟然不顾大庭广众就抱在一起啃了起来。

陆离终于察觉到异样,抬眼一看,就看到两人在秀恩爱,他皱了皱眉,转头发现他们这一桌已经成了众人的焦点,人人都盯着他们看呢!

他正想站起来走开,就见飞机上坐在自己邻座的大婶提了一桶水气冲冲地冲过来,后面追着打扫的服务生。

陆离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她手一挥,只听哗啦一声,那桶水尽数泼到了他们身上,那对男女全被泼到不说,陆离也不能幸免地被波及了,更有幸,因为角度的关系,他淋了大部分!

“你……”陆离恼怒地跳起来,他话还没说完,就见那女人疯了一样丢下桶冲上来,一把就揪住女人的头发没头没脑地打了起来。

什么状况?陆离抹了一把脸上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污水,看到那大婶抖着嘴,眼泪直往下流,说不出话来,只知道狠命地打那女人。

而男人,看到女人发狂的样子吓了一下,本能地叫道:“小妖,你怎么会在这?”

先前的女人骤不及防被打了几下,听到他的声音就哭叫道:“琛,救我啊!”

关季琛这才反应过来,扑上去抱住叶小妖往后拖,边叫道:“小妖,放手啊!”

“不放,我打死她……”叶小妖挣扎着,压抑了几天的情绪似乎找到了出泄口,让她眼都红了,脑里只有一个意识,就是打死这个敢和她抢男人的贱人。至于后果是什么,她根本无暇去想。

关季琛抱着她,她揪着范思妤的头发往后拉,三人形成了一个拉锯战,叶小妖手使不上力,就用脚踢,也不知道踢到了哪里,就听到范思妤哭叫道:“琛,我肚子痛,她踢到我了!”

关季琛一惊,再顾不上其他,一把将叶小妖的手扯开,想也没想,一个巴掌就打了过去,边怒吼道:“叶小妖,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叶小妖被打得倒退了几步,撞翻了后面那桌的座椅,只听哗啦啦一阵响,桌上的咖啡食物全泼在了她身上。

关季琛怔了一下,后悔极了,刚想去扶她,范思妤挣扎着扑进他的怀中,哭道:“琛,我肚子好痛,孩子会不会有事,你快带我去医院吧!”

关季琛看她小脸都白了,再看她一身的水,心都揪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地上的叶小妖,叫道:“小妖,你先回家,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我先走了!”

他说完,就半扶半抱地带着范思妤走了。

咖啡厅里的人都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叶小妖,半天才议论起来。

陆离皱眉,看看那已经走远的一双男女,又看看地上的叶小妖,莫名地烦躁起来,那些人没注意,他站得近,眼尖地看到这邋遢的大婶跌倒时手按在了碎玻璃上,此时,她手下已经蜿蜒流出了一滩血……

第六章 笨女人

陆离正不知所措,这时,围观的人群中挤进了一个气质优雅的女人,她霸道地叫道:“都散开吧,有什么好看的,该干嘛干嘛去!”

她一边招呼着服务生收拾残局,一边走过去扶叶小妖,看陆离傻站着,不悦地蹙眉道:“东东,过来搭把手啊!”

陆离这才发现璐璐女王来了,他蹙眉,姐姐认识这女人吗?他还没走过去,叶小妖已经在陆璐的帮助下站了起来。陆离眼尖地看到她将受伤的手藏在了衣服里,他看不到她伤有多重,却本能地生出了一股莫名的火气,极想破坏什么。

“谢谢。”叶小妖垂着头,看也不看陆璐,走过去捡起自己的包,从皮夹里拿出一张卡和名片递给一旁的服务生说:“打坏的东西我赔偿,账单和卡都寄给我吧!”

说完她拖了自己的行李蹒跚着走了,陆离在她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她脸上的红肿,心莫名地又揪紧了。

等和陆璐坐到车上,陆离一句话都没说过。

车子驶出机场,在路口,陆离又看到了那大婶拖着行李站在路边,她没撑伞,就这样暴露在雨中。

他扫了一眼,就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陆璐也看到了,却什么都没做。

一直到进城,陆璐才开口说:“幸好他们没孩子!”

陆离转头看陆璐,璐璐女王唇边还挂着自嘲的笑,记忆中一向坚强的脸带了丝脆弱。陆离伸手,将她拥进了怀中,生硬地挤出:“你知道,你有我!”

陆璐笑了,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对,我有你!我们有彼此!”

煽情的话陆离不擅长说,只好转了话题:“刚才的女人你认识?”

陆璐点点头:“认识,他们我都认识,男的是鸿翔集团的总裁关季琛,走了的那女的是范市长的千金范思妤,留下的是关季琛的夫人叶小妖,他们两口子做了我三年的对手啊,呵呵……你别看叶小妖今天的狼狈样,平日的她可不是这样!”

“是吗?没看出来!”陆离撇了撇嘴,脑子里闪过那女人躺在一堆狼藉中的样子,又闪过范思妤和关季琛的热吻场面,他冷冷一笑,在心里骂了声,笨女人!

“真的。没有她,关季琛什么都不是!”陆璐也撇了撇嘴,似乎想到了什么,没心情再说话,姐弟两又陷入了沉默。

车子开到陆家别墅时,陆璐没下车,拉着陆离的手说:“东东,我今天不想回家,你自己进去吧!明天我要出差,可能几天不会回来,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啊!”

她重重地抱了一下陆离,才下车替他打开车门。

陆离双脚踏在雨水中,司机将他的行李提到了大门口,他回头看陆璐,她张了张口,用唇形对他说:“我爱你……”

“璐璐……”陆离有些不安地往回走,陆璐一脚油门踩了下去,眨眼就消失在雨中。

陆离茫然地站在雨中,突然莫名地又有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感觉……

第七章 一群混蛋

叶小妖全身湿淋淋地走在雨中,一辆辆计程车从她身边掠过,她都视如不见。脑中不停地在回放刚才那一幕,那些短信变成了画外音,演变成了一个个具体的情节……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快被这些东西挤爆了,再想下去就会爆炸似的,她停住了脚步,仰头对着大雨吼叫道:“关季琛……你混蛋……你这个大混蛋……啊……啊……啊……我不会再爱你了……你去死吧……”

畅快淋漓地叫了好一阵,她抹了抹混合着雨水的泪,握紧拳鼓励自己:“叶小妖,没有关季琛你也活了二十年,以后没有他,你也会好好活下去的,你还要活得更好,你一定行的!”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叶小妖打算拦一辆车去好友孟宝莹那,可是一连拦了几辆车,人家见她湿淋淋的停也不停就飞驰而去。她咬牙,气得大骂:“关季琛欺负我,连你们也欺负我吗?混蛋,都是一群混蛋……”

可是任她再骂,那些计程车也无情地从她身边掠过,谁也不肯为这个狼狈的女人停下来。

叶小妖沮丧了,无奈地坐在公交车站打电话给孟宝莹,电话接到语音信箱里,孟宝莹留言说自己去了欧洲。叶小妖默默挂断了电话,想了半天,才打给了自己的助理周梅荛。

梅荛是关季琛的表叔家收养的女儿,长得很秀气,有些内向,进了公司后就是叶小妖带出来的。她估计在睡梦中被吵醒,声音朦胧还带了一丝火气:“喂,谁啊?”

“是我,小妖!我在机场打不到车,你能来接我一下吗?”叶小妖陪笑道:“对不起,这么晚还打扰你!”

“天,姐你怎么回来了……半夜三点?”梅荛一惊,清醒了,一骨碌爬起来叫道:“你在哪,我马上就来!”

叶小妖报了自己的位置,放下电话,她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梅荛为什么不问自己为什么不打电话让关季琛接呢,难道她早已经知道关季琛和范思妤的事?

心突然就凉了,敢情她们都知道,就瞒着自己吗?

可是其他人瞒着自己她不管,梅荛她可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她自问对她不薄,她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漏给自己呢!

叶小妖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看到梅荛的小polo停在了自己面前,她一停好车就跳了下来,一眼看到叶小妖浑身湿淋淋的,顿时就愣住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容姐……你……你怎么会弄成这样?出了什么事吗?”

叶小妖盯着她不说话,梅荛心虚起来,避开了她的眼过来帮她提行李。

叶小妖拖着行李往后退了两步,依然盯着她。

梅荛要哭了,垂头支支吾吾地说:“姐,你……你都知道了?”

第八章 出双入对

回去的路上,梅荛挤牙膏地把关季琛和范思妤的事告诉了叶小妖,原来叶小妖还没到美国范思妤和关季琛就在一起了,叶小妖走后,两人开始还遮遮掩掩,到后面公然出双入对。

更过分的是,范思妤还经常到关家住,俨然把关家当成了自己的家。

说到这,梅荛偏头看了看叶小妖,不安地说:“范思妤很会哄人,姨妈姨父都很喜欢她,特别是……知道她有了关总的孩子后更是待她如上宾,还经常熬汤送到公司里,现在公司里没人不知道这件事!对不起,容姐,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是关总刻意吩咐的,他说他知道对不起你,等你从美国回来会弥补你的。而且,姨妈警告过我,说……”

“行了,我都知道了!”叶小妖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梅荛胆小,自己的婆婆有多霸道她还能不知道吗?只是她从来也没想到,自己嫁进关家,在她的为难下忍气吞声了三年都没感动她,不但不承认她,还趁她出国帮她引狼入室。

呵呵,她叶小妖做人就那么失败吗?全公司的人都在看她笑话,却没一人给她通风报信,可笑她还蒙在鼓里,在外面累死累活地为他的公司拼命,就换来这样的结局吗?

“容姐,你别太伤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姨妈那种人,典型的势利眼,她是看范思妤家世好所以巴结她。等她以后真的和范思妤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有她好受的!”梅荛自以为是地安慰道。

叶小妖听而不闻地将目光转向了窗外,雨还在下,雾蒙蒙的看不清远处。

她怎么会不知道婆婆有多势利呢,只因自己没有一个显赫的家世,这三年来她都把自己当做耻辱,家庭聚会时常找借口不让自己去,就算在关家举行宴会,她也只是被当佣人使唤。

婆婆还会做表面工作,当着关季琛总说小妖做的菜好吃,小妖什么什么做的好谁也比不过。

弄得小妖累死累活还不能抱怨,这些她都忍了,觉得只要和关季琛相亲相爱,一家人能和和睦睦就行。

没想到三年的付出,在婆婆眼中却抵不过范思妤一个好的家世吗?

她忍不住冷笑,伸手揉了一把自己的脸,想要好的家世吗?她叶小妖也可以有,只是她不屑……

想到家世,她有些恍惚,当年父亲为了小三抛弃了母亲,时隔多年,她竟然重演了母亲的悲剧,难道叶家的女人都会这么悲惨吗?

不……不,她握紧了拳,死死地捏住了自己受伤的手,暗暗发誓,她决不会像母亲一样把自己弄得那么惨的。

不过就是一个男人而已,关季琛,她一定会让他后悔这么对她的!

【精品小说】出嫁之日,她却经历了人生最惨痛的剧变⋯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2/5608/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2/5608/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