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以后对男朋友好一点,毕竟他是这个世界上眼光最好的人

【精品小说】以后对男朋友好一点,毕竟他是这个世界上眼光最好的人
第一章试衣间的屈辱

狭窄的试衣间里。

“啊!好痛!啊!”

未婚夫还在外面,我不敢大声喊。

身体裂开一样的痛,远胜过初次。

我被死死按在梳妆台上,一腿抬高架在桌边。身后疯狂的猛烈的撞击,让我另一条腿几乎着不了地。

四面都是落地镜,将他如何一下又一下进出我,照得无所遁形。

“好紧!”他似倒吸一口气,“我那单纯的弟弟知道你早就被玩过吗?”

“滚!你出去!”屈辱的感觉,让我口不择言。

“出去?”他冷笑,缓缓抽出,令我身体顿时空了,又猛地进入,“你是指这样?”

“还是,你想我打开门,让外边我弟弟瞧瞧。他心爱的未婚妻,现在是一副怎样浪荡的样子?”说完,他将我自身后抱起,将我两腿撑开到极限,镜子里,与他结合处,淌下晶莹的蜜液。

“看你,被强也有感觉。果然是天生的淫娃。”

我流下屈辱的泪水,唇几乎咬破,“不要说了。求你了。求你快点。”

回应我的是他重重的惩罚,强力的冲撞,几乎让我生不如死,“你还是那样,身体比你这诱人的樱桃小嘴诚实。”

他冷冷一笑,强迫我跪在地上自后面承受着他,强行扭过我的头,冰冷的薄唇覆下。

疯狂的啃噬,我尝到了血腥混杂着泪水咸涩的味道。

我怎也想不到,今天本是我人生里最幸福的日子。和未婚夫沐欣宇一起试婚纱,竟成了眼下这样。

一个小时前。

我穿着纯白如霞的婚纱,小心翼翼的走出试衣间。

我不敢相信,曾经那样不堪的我,还能拥有这样的幸福。

外面沙发上,沐欣宇抬起头来,温柔似水的目光里充满惊艳,“亦霏,你真是太美了!”

“我看挺一般!”

一道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明明如天籁,对我来说却像是地狱的雷霆。是他!这声音刻骨不会忘,怎么可能?!

我猛地抬头,对上来人那极俊的脸庞,飞扬的剑眉,眸中光芒如月射寒江。

心,几乎停跳。

慕冷霆!这,怎么可能?

七年了!噩梦一样的岁月,我逃避了七年了!竟在这一刻全然梦碎。

“哥,哪里一般了?亦霏在我眼里就是最纯洁的白莲。”沐欣宇不悦地挑眉。

“呵呵,白莲?”慕冷霆玩味地嚼着“白莲”二字,嘲弄地看着我,拍了拍沐欣宇的肩,“别急,我是说婚纱一般。来,我带她挑一件最合适的,保证让你……”他刻意停顿了下,“难以想象!”

下一秒,我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他一路拉进试衣间后台。

哥哥?怎么可能?他们竟然是兄弟,明明不是一个姓,沐和慕,怎么会?

幸福不过一秒,我只觉得人生彻底崩塌了。

“砰”一声,更衣间门被他重重甩上,接着,我被他重重推倒在梳妆台上, 一时没站稳,也顾不上疼痛。

“哗啦”一声,他扬手扫落桌上全部的化妆品。

“不,啊!”我完全无力反抗,只一瞬,他已撩开婚纱的裙摆,毫无征兆地,从身后猛地将我贯穿。

“痛,啊,好痛。”突然的入侵,撕裂般,我疼的眼泪滑落,简直不敢相信,他竟会直接这样做!而且,他弟弟就在门外不远!

“白莲?”他的声音明显粗重,“我弟弟知道你是这样的货色吗?”

……

我闭上眼,不忍回忆。

他换了个姿势,让我双腿环住他的腰,进的更深。

这样的折磨久到我以为自己将要死去,慕冷霆终于放开了我。我像个破布娃娃般被他丢弃在地。

他稍稍整理了下仅仅是微乱的衣服,系好皮带。

接着他一步一步走向我。

迫人的压力令我无法喘 息,我想抓住什么来遮挡破败的自己,却什么都没有。

“慕冷霆,你够了吗?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我颤抖地问。七年了,原以为和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见。

“够?”他薄唇一勾,长臂一挑,取下一件缎面婚纱。

我以为他要继续羞辱我,谁知他只是替我穿上。

他的动作极轻,极柔,为我穿衣,与刚才的暴戾判若两人。那眼神里,满满的柔光,让我几乎错觉。

“好了,这样的婚纱才适合你。等会儿出去,你知道该怎么说。”他俯身在我耳边轻语,185的身高压的我无处可逃。

第二章 江城第一名媛

沐欣宇也许是等的太久了,倚着沙发小憩了会儿。

见到我的时候,他几乎是惊叹,“哥,太棒了,你怎么办到的?太美了!就这一套,定了!”

我望着镜中的自己,长鱼尾设计的绸缎婚纱,完美的包裹出玲珑的身材,莹白的肌肤透出红润,比起之前多出几分柔媚的女人味。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顿时心虚地别开眼光。不想却对上慕冷霆,只见他冷笑一声。

“我先走了。”慕冷霆长腿一迈,“别忘了晚上家宴。老爷子有事要宣布。”

走前,他关照了沐欣宇一句。

“嗯。知道了。”沐欣宇目光一直没从我身上移开,看得我浑身发烫。

我脑子里嗡嗡的,一团乱。

门外,“轰”一声。

我远远一瞥,只见黑色的迈巴赫扬长而去。

“亦霏,其实我有件事一直瞒着你。”沐欣宇上前握住我的手,他似犹豫了一下,“其实我隐瞒了我身份,我是TAR-MU集团的次子,刚才那是我哥哥慕冷霆。我隐瞒了自己的姓,其实……”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许是慕冷霆走了,突然的,两行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下,

沐欣宇慌了,手忙脚乱的给我擦眼泪,“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要试探你的真心,真的。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不喜欢家里那个氛围,我怕你有顾虑,你懂我的。对不对?”

“今天,我想带你回家,可以吗?见见我父母。不过你放心,我的婚姻,我能做主!”

我茫然地抬头。是啊,之前说好了找机会见他父母,毕竟……他向我求婚了,而我……

看着沐欣宇期盼的眼神,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猛地,我像是触电般甩开他,“对不起,我配不上你的。”我该醒了,怎么会傻傻地以为,过去的事就那样结束了呢?身体残存着慕冷霆强烈的味道,两 腿间强烈的痛感,时刻提醒着我。

沐欣宇急了,一把环拥住我,身体隐隐发颤,“你在怪我?我也不知道这家店是我哥名下的,我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你。今天是有点突然。”

我推开他,“对不起,我只是想冷静一下。”

TAR-MU集团,帝都第一财阀,他们是兄弟,这一切真是讽刺。

我不知自己是如何换下的婚纱,如何离开,茫然地漫步在初冬萧瑟的大街上,刺骨的寒风,吹落的树叶,入夜了,满街亮起的昏黄的长灯。

直到我冻的麻木,才回到我租住的屋子。

借着月光,我掏出钥匙,打开锁的那一刻,突然一只大手覆盖上我。

我惊得呼吸几乎停滞。

慕冷霆将我推入房中,反手锁上门。

“你要做什么?”我下意识地揪住自己的衣领,“你怎么知道我住这?”

他松了松领带,一脸邪魅,“我要做什么?你会不清楚?白天那一会儿,怎么可能满足我?而且,你不是也没满足?”

“你!”我咬紧唇,“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结束?”他冷笑,伸手捏住我的下颚,身体已经无缝地贴近我,“你忘了你是怎样不知廉耻地爬上我的床?呵呵,对了,那时候你甚至没成年!就那样迫不及待,那样热情,现在你装什么清纯?既然选择开始,你没资格说结束。”

“我没有,不是那样的!啊!”

他将我压在门后,一把扯下我的裙,抬起我的一条腿,没有任何前戏,直接进入我。再次被侵犯,我痛得流下泪。

“怎样?比起我弟弟,谁更能满足你?”他揪住我的长发,将我翻过身去,跪在地毯上,摆弄成易于他玩弄的近乎屈辱的姿势。

我将唇咬得出血,“他比你强一万倍!啊,快,停下。”

逞强的后果,是他近乎疯狂的报复。

我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男人与女人力量的悬殊,我动不了,只能清晰的感受着异物的反复入侵。

更可怕的是,我的身体渐渐灼热,心口像有蚁虫啃噬。我想逃避这种感觉,闪躲着,他似乎感觉到了,他知道我哪里脆弱敏感,便向哪里邪恶地用力,在我快坚持不住的时候,突然狠狠捏了一下我腿间珍珠。

“啊!”我很不争气的全身颤抖着到达了巅峰,一泻千里。

他冷笑,“还说不是淫娃?这样都能到?”

我痛恨自己的没用,泪水嚼在眼眶里。

他自我耳后邪恶道,“一次不够吧。上回你到了几次?五次?七次?”

“你住口!”我哭吼,“停下,停下,我不要了,求你……求你,我真的不要了……”

回应我的确是他一轮又一轮的侵犯。

过了很久很久,他终于发泄完无穷的精力。

我也不知道自己奔溃了几次,泄的双腿无力,我躺在沙发上,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气若游丝,“你到底想怎样?”

“给你一个星期时间,离开我弟弟。”他用指尖划过我青紫的肌肤。

“欣宇要是不肯呢?”我极力忍住心口的疼,别开脸去。

他挑起我的下巴,强迫我看着他深邃的眼,“很简单,演一出戏给他看,让他知道,你是个虚伪无耻浪荡的女人。这不是你最擅长的?曾经的,江城第一名媛!”

最后几个字,他几乎是一个个字咬出,每一个字都如利刃直击我心尖。

江城。

那个我想埋藏心底不愿想起的地方。

多么讽刺,我曾是江城第一名媛,而如今却落得如此境地。

“好,我答应你!”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心碎了一地。

他没有再说,长指先是拂过我背后,一路向下。

感觉到他似探到我后菊处,我惊恐地按住他的手,近乎哀求了,“不要,那里不行!”

他刚要开口。

这时。

“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他皱了皱眉,披了件外衣打开门。

来人直接冲了进来,看到我时,起先是恐惧般的震惊,接着哭吼,“江亦霏,贱人!你还勾 引他!”

第三章 不过是件工具

自我第一次见到江绵绵,她就永远是一副无害的小白兔表情,惹人同情。而这个真正的贱人,此刻重重的甩了我一个耳光。

“贱人!霆哥哥是我男朋友,你还要不要脸?”今天的江绵绵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失控的一次,五官扭曲,眼神狰狞。

脸上火辣辣的烫,我慢慢起身,当着江绵绵的面,披上睡衣裹住自己赤 裸的身体。

大约看到我身上各种痕迹,她妒红了双眼,扑上来想要撕碎我。

我侧身避开,反手撂倒江绵绵,她避之不及,额头重重撞在桌角上,顿时一行鲜血流下。

“管好你自己的男人。你们都从我这滚出去!”我受够了,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害得我家破人亡,我爸爸被心机婊设计上 床生下的妹妹。

“啊,血!霆哥哥,你看这个蛇蝎女人!呜呜……你要替我做主。”江绵绵抱着额头,扑进慕冷霆怀中。

两人相依,这一幕是如此刺眼。

我刚想将江绵绵轰出去。

冷不防,“啪”一声,这是我今天挨的第二个耳光。

又是“啪”一声,另一侧脸也挨了一下。

这个力道,是他。

唇角,一道温热滑下,又涩又腥的味道。我的心,剧烈的抽痛了一下。

“找她泄泄火,一件工具而已,你何必跟她计较?”慕冷霆搂紧江绵绵,轻轻擦去她的眼泪,“绵绵,乖,你看,我不是替你教训她了?”

这一刻,我只觉得心口堵得死死的。

心太痛后原来是麻木的感觉。这世上,除了他,也没有人能伤我这么深。

我真是傻,七年了,我傻到以为自己忘了过去。

傻到自己以为爱上了沐欣宇。

直到,他们两人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才发觉,一切都是自欺欺人。

我爱慕冷霆,爱到骨髓里,竟是那样卑微。

我躲了七年,逃避了七年,终究还是躲不过。

“霆哥哥,我不信我不信。有那么多女人,你为什么偏偏找她。”江绵绵哭得不依不饶。

“好好好,今后不找她。你怀着宝宝,医生说不能动气。听话。”慕冷霆继续哄着,“不过下次不要跟踪我!”话到最后,有几分严厉的意味。

我瞥见江绵绵眼神有一丝闪躲和惧意。

“那感情太好了,渣男配狗女。请你们滚。”我强忍着心痛,下逐客令。他们竟然有了孩子,那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我脑子里嗡嗡直响,失控的吼道。

接着,我后悔了,明显我激怒了他。

“呵呵。你说什么?”慕冷霆这时放开了江绵绵,突然上前一步揪住我,“你这个心机婊,从我身上没得逞,现在想从我弟弟身上下手?江小姐,我突然改主意了。”

他暴怒的眼神,让我有不好的预感。

“你想怎样?”我的声音都不自觉颤抖起来。

慕冷霆使劲将我拽出门,也不顾一旁的江绵绵,他将钱包丢给江绵绵,“自己打车回去!”

接着他像拖麻袋一样将我拽走。

“霆哥哥!”江绵绵气得直跺脚,不甘心地在我们身后大喊大叫。可惜没人回应她。

慕冷霆拉开车门,将我丢进迈巴赫里。

我狼狈的趴在座椅上,扭头,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想到一个好办法。我先玩烂你,再把你送给宋成,再让欣宇看到你放荡苟且的一幕。这样,我那单纯的弟弟也该死心了吧。”

我猛地抬头,不可置信地瞪着他。

宋成,帝都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而且,这个宋成,还曾骚扰过我。他竟然!要将我送给那个人渣!

“你凭什么让别人作践我?”

他将一张纸摔在我脸上,“凭这个!”

第四章 杀人凶手

迈巴赫如风驰电掣般在暗夜的飞驰,似一道闪电,划破夜空。

车速太快,我几乎坐不稳。

我颤抖着手,打开那张纸。顿时,我整个人像是被冰水从头灌到脚。这么短时间,他已经将我查了个底朝天。现在,我最大的弱点已被他捏在手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嘶”一声,车猛地停下。

惯性令我差点撞上挡风玻璃,他的手臂将我牢牢锁住,接着,他猛地放倒座椅。我没有防备,直挺挺后仰倒下,他按住我的双腿,顺势压上来。

“送给宋成前,我先玩够。”

他冷笑,接着,如狂风暴雨般的占有和侵略,我连喘 息的机会都没。

他似乎将车停在了海边。一阵阵海浪声,掩盖了车内的喘 息。

生涩的身体,太久没有过,怎能经得起这样连番做,我又泄了两三回。

很久,我双腿都控制不住地直颤抖,哀求道,“不要了,真的不能了。”

“受不住?当初你还没成年时,我们可不止这么几次。”他冷嘲。

“别忘了,你刚才答应江绵绵的话,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她?”我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他停止折磨。

他身体僵了一下。从我身体里撤出。

折磨停止了,我的心似乎也随着他的离开空了。看来,他很在意江绵绵。

“别招惹她!要是让我知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他冷冷地警告。

“我知道,谢谢。”我苦笑。

“谢?谁说结束了?”他笑得邪恶,拇指拂过我的唇,“下面受不住,就用上面的。”

我瞪圆了眼,丝毫没有说不的余地,刚要开口,正好被他直接塞了进来。

新一轮折磨,喉咙几乎无法呼吸。

他不停地催促,“快点,快,再快。”

……

天亮之前,我只小睡了一会儿。身体痛,嘴唇发麻,所有的感官似都远离。也不知什么时候他替我穿上的衣服。

迷迷糊糊中,车似乎开上了山。

车停稳后,我也醒了。

慕冷霆的手臂伸了过来,我如受惊的小鹿般闪躲。

“帮你解开安全带。”他瞥了我一眼,不屑道,“在这碰你?太脏了。”

我下车时,才发现这里是私立墓园。

大约他说的脏,是指我肮脏吧。

清晨的细雨,薄薄的山雾,笼罩着林立的青松。

来到墓碑前,雨开始下大了。

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总之我脸上湿透了。

他从背后猛地推我一把,我本就脚软站不稳,此刻直直的跪在墓碑前。

“余姨,原来你的墓迁到这里来了,难怪我再也找不到了。”我泣不成声。那件事,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痛。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死的是我自己。

也好过,这样苟活在世上。

“妈,杀人凶手我给你带来了。”

我身后,传来慕冷霆冰冷的无情的声音。像利剑字字穿透我的心。

“霆。”我轻轻喊了一声。

曾经亲密的称呼,自那件事后再也没有过。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落在我肩上的手掌,突然紧缩了下。

“我答应你。”我听见自己绝望的声音。

他依旧不说话。

“我会和宋成上 床,再让沐欣宇看到。我真不知道,他是你弟弟。对不起,我会离开他。你要我赎罪,我认了。这一副残破的身体,又有什么关系。”

“余姨,余姨,那天到底怎么回事。余姨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妈妈车祸死了,你走了,爸爸昏迷至今,江氏企业也破产了。”

我抱着墓碑,哭得不能自已。

如今的我,已经一无所有。

七年前,那一个盛热的夏天,一切噩梦的开始。

那一年,我才17岁。

第五章 灭顶之灾

17岁之前我以为,简单平静的日子将是永远。

而一切,在我17那年夏天,彻底改变。

我家住在江城。

江城是南方的幽静小城,不大,但很美丽富饶。

群山环绕,湖泊明镜般,阳光如碎金洒落。

我父亲是江城第一富商,江氏企业更是百年来老字号的绸缎企业。我是家中独女,养尊处优,生的精致美艳,自然得了个“江城第一名媛”的称号。

余姨,是我家邻居,她性格温和,素来深居简出,我们关系一直很亲密。这一年,余姨独自出了一趟远门。

回来的时候,却带回了三人。

我从不知道,余姨原来还有儿子,她也从未提过。

其实我第一次见到慕冷霆,并不是余姨带他回家时,在此之前,其实我们见过。

我擅长游泳,那天恰好经过湖边,湖里的动静,本能地让我觉得水里有人。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救上来。

我没见过这么帅的男人,五官立体深刻,眉若剑,唇若锋。当时,我的心忍不住小鹿乱撞。再给他做了人工呼吸后,我的脸红的发胀发烫,也等不及他醒来,我便飞奔逃开。

我不知道余姨是怎么认识江绵绵母女的。

但确确实实,是余姨带着柳美琴和江绵绵来到我家。

那天,格外闷热。

“江益阳啊,其实呢,我也不应该趟这浑水。只是,我看这孩子实在可怜的紧。也没个像样的衣服,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柳美琴和江绵绵大约都是演戏的高手,从进门两人就“扑通”一声直直跪下。

江绵绵穿着一身脏旧的连衣裙,脸上泪痕未干,一副小鹿受惊的可怜样,蜷缩在门边。

柳美琴一个劲向我妈磕头。

“姐姐,当年我一时糊涂,但这些年我真心得了报应,我一个人实在没法将她养大。求你们了,我什么都不要,只求你收留绵绵。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做个亲子鉴定。”

我妈是个心肠软的。

但我爸很坚决,“不行。你们别想进我的门。我江益阳只有江亦霏一个女儿。至于你们的死活,与我何干。”

我记得很清楚,爸爸将柳美琴和江绵绵轰了出去。

我妈不忍,“要不然给点钱?她们这样走了,对你名声也不好。以前的事过去那么久,你也是被她设计的,我真不怪你。”

我爸只是冷冷一笑,“对敌人仁慈,才是对自己残忍。”

我想,那时候,我并没有参透爸爸这句话的深意。

余姨走的时候,和我爸妈道了个歉,“益阳,淑懿,抱歉哈,我也不是个爱管闲事的。这些年你们很照顾我,我想着,我不带来,她们还是要来的。闹大了总不好,或许还能缓和一下,你们千万别介意。毕竟,毕竟是一家人,哎,我就当多个事。她们先在我家住一阵子,你们再商量商量,看看有什么解决法子。”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家人的含义。

原来,柳美琴是我妈妈的亲妹妹,我素未谋面的小姨。难怪我妈妈会心软。而江绵绵又是我妹妹。这关系,难怪余姨害怕事情扩大,引来媒体注意。

大概余姨也没想到。

她这好心收留一阵子,给我家,甚至是她自己,带来的都是灭顶之灾。

第六章 一百万

那天,慕冷霆将我独自丢在了墓园。

下着雨,我浑身湿透了,走到天黑才回到租住的屋子。

门口,一个等待地无比焦急的身影拥住我。

“天,亦霏,你身上好烫!”

“欣宇,你走。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使劲推,力气却如棉花一样,最后瘫倒在沐欣宇温暖的怀抱里。

再次醒来时,我躺在了一张陌生的大床上,房间华丽的装饰,这是?

门被推开,沐欣宇端了一杯水进来。

“亦霏,吓死我了,你发高热40度,我只好带你回来了。医生来过了,还好没有大碍。”

我愣住,“这是你家?”

沐欣宇有点尴尬,“是啊。”

我一惊,刚要起身,他连忙将我按住,“我父母没在家。我不会逼你太紧的。”

“对不起,我该走了。”我皱眉摇头,并不是因为他父母,而是!这里,也是慕冷霆的家啊!

我披上外套,几乎是夺房门而出。一路从旋转楼梯蹭蹭跑下去。

快到底时,上来的人却让我猛地想止住脚步,但又无法控制,脚一滑,眼看着就要直直的摔下去。

慕冷霆神色意味不明,长臂一揽,将我搂住。

“亦霏,你别走。你还病着呢。”沐欣宇从后面追上来。

前后夹击。

这时,我看见慕冷霆故意将手上端的茶,指尖优雅地一偏,汩汩溪流顺着我的脖颈滑落,浸湿了胸前一大片。

而他的手,已然滑入我湿透的衣服,重重的捏了我胸前的樱桃一下。像是警告,又像是暧昧。

我睁圆了眼,忍住不出声,望入他邪肆的眼底。

他故意的,这样我就走不了!

而这时,沐欣宇已赶下来,将我拉回他怀中,“没事吧,没摔着吧。”他只顾低头四处检查我有没有受伤,其他的异常并没有察觉。

而我,此刻却紧咬嘴唇,冷冷地与慕冷霆对视。

慕冷霆一副慵懒样,“不小心茶水撞翻了,恐怕她要换件衣服才能回去。要不去一楼客房洗个澡。”

“嗯。亦霏,我去给你找套衣服。”

说完,沐欣宇便折回楼上。

慕冷霆刚要上前拽我。

我侧身躲开,“你想都别想。”我知道他要做什么,将我拖入洗澡间羞辱。而我不想再被玩弄。

他冷笑,“你有资格说不?别忘了,你父亲还躺在医院,欠费超过一百万了。”

昨晚,他摔在我脸上的纸,就是医院的欠费单。

这是我的软肋。这些年我一直拼命的读书,打工赚钱,没日没夜的画服装设计图,可还是填不住医药费的窟窿。但我从未放弃,只要爸爸还有一口气,就还有救,我也还有家。

我担心他报复我,会迁怒到我爸爸。

我想忍,但我也有尊严。他已经在欣宇面前羞辱我一次了,我绝不想再有第二次。

我笑了笑。从前,别人都说我笑起来最美,像是百合盛开。

此刻,他愣了愣,像是看呆了。

我拿出手机,操作了一下,拨通了一个黑名单里的电话。

对方的声音无比惊喜,“呦,我的小宝贝。我没看错吧。你竟然打电话给我了?怎么,想通了?”

想起宋成都觉得无比恶心,我强忍着,“我缺钱。一百万。”

“爷有的是钱。看看,小婊子,之前装什么呢,爷已经迫不及待进入你了,想想都兴奋。”

我恶心得几乎要将手机捏碎,“明晚八点,凯越顶楼见。”

“爷可是要好好享受这一百万的哦……”

没听完,我直接挂断了电话。宋成床上的变 态可是帝都出了名的。

慕冷霆有些不可思议,薄唇动了动。

我倒是第一次见他说不出话。

“如你所愿!”我凄凉一笑。

良久,慕冷霆终于开口,“为了钱,你还真是不择手段。”

“你很惊讶?你不早就知道?在你眼里,我不一直就是这种货色?妓 女而已,给谁不是作践?给谁不是卖?你们都一样。”我无所谓地回答他。是的,我什么都不在乎了,就这样,让我沦落到尘埃里。

“你!”慕冷霆气得没再接上话。

恰好沐欣宇拿来衣服。

我随便扯过一件,胡乱加在外套上。

“衣服下次还你。”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亦霏,亦霏!”

欣宇,对不起,我也不想伤害你。

出了门,泪,已止不住流下。

第七章 接近真相

我没想到,在凯越竟然会遇到江绵绵这个贱人。

本来,我只是下午来到凯越会所,布置一下,毕竟,我并不是真想失身给宋成。

宋成这个人渣,半年前曾打过交道,我的设计图被他们公司看中,他自见了我便纠缠不休,还试图给我下药。几次我都巧妙的躲过了。

我经过顶楼VIP包间,听见里面传来不正常的喘 息声。

“宋哥,你好厉害呀。”

我一惊,这矫揉造作的声音,是江绵绵。

“S货,不能再给你了,爷晚上还要好好享用江亦霏。”这声音,我认得,是宋成。他们两,怎么会认识?而且竟然是这种关系?!

“宋哥,晚上你可要玩的开心。”

“呵呵,真没想到你们是姐妹。姐妹花,要不然晚上咱们一起,爷轮流伺候你们,多刺激?”

“去你的!”江绵绵的声音貌似生气了,“宋哥,我今天是想和你说,咱俩必须结束了,这是最后一次。我快要结婚了。”

我的心,像是被刺了一下,比痛还难受。他们竟然要结婚了,也是,她都怀孕了。

宋成淫邪的声音传来,“呦,想不到慕冷霆这个出了名不近女色的人,真的要娶你?就因为你救过他?”

江绵绵救过慕冷霆?什么时候救的?

我疑惑了一下,难怪,慕冷霆对她那样。想起从前,其实我也救过慕冷霆。可是他对我,却是天差地别。

“宋哥,我真的要走了,再也不见了哦。反正,你也有了新……玩具。”江绵绵的声音倒是有点异样。

“别急啊,现在不需要我的钱了,想一脚踢开?嘿,那爷今天再玩一次爽的,得够本。”

“啊!痛!”江绵绵的惨叫不断透过门缝传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绵绵终于从包间出来。我躲到一边,远远望见江绵绵脸上都是泪痕,捂着肚子,她拿出一包纸巾,拼命的擦自己,边骂道:“变 态,等我坐稳慕太太,总有一天弄死你。”

等江绵绵走后,我正琢磨晚上如何布置。

口袋里手机震动起来,我蹲下 身轻轻按下接听,“江小姐,您父亲的钱已经有人帮您交上了。那治疗就还按原来。”

我一愣,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是谁交的?”

“不知道,匿名账户打来的。”

“哦。”我挂了电话,心生疑惑。正想起身,一个猥琐的声音自我头顶响起。

“呦,看看这是谁?”

我的心猛地漏跳几拍。是宋成,此时,他将我提起,迫不及待的手已经按在了我凸翘的臀上。他身上一股子淫靡的味道,我偏过头,恶心的几乎要吐出来。

“宝贝儿,这是等不及了?提前来找爷?”

他嘿嘿笑着,将我拎进房间。

恐惧瞬间淹没了我。天啊,该怎么办?我后悔了,我不该在慕冷霆面前逞强。同样是被侵犯,差别太大了。

“宋成!”我声音有些颤抖,“我改主意了,我现在不缺钱。你放开我!”

宋成那张因长期纵欲而显得阴邪的脸,露出一丝诡异的光,“爷是你能戏弄的人?今天,爷一定玩死你。至于钱,呵呵,一毛也没有。”

说着,他“哗啦”一声,将我上衣撕裂。胸前饱满的形状,若隐若现。

他兴奋地想要扑上来。我拼命抵抗,一口咬在他肩上,用尽全力。

他痛得闪开,恼羞成怒,反手重重甩了我一耳光。

唇角鲜血顿时流下。

“婊子,竟然敢咬我。等会儿,有的你求爷。”他往我嘴里塞了一粒药丸,入口即化,想吐都吐不了。接着将我手脚都绑在床脚。

我几乎陷入了绝望。

身体里莫名的火,陡的窜起来。

动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宋成重重的身体压上来……

第八章 弄巧成拙

在我以为自己将要失身时。

“砰”一声,门被踹开。

“妈的!谁要坏老子好事!”宋成骂骂咧咧起身,还没看清来人,便被猛踹一下。

“轰”一声,这一脚将宋成踹飞,整个人被狠狠甩到墙角,痛得直哼。

这身形,无疑是慕冷霆。

我心口一紧,说不上来是喜是忧,五味陈杂。可更多的是灼热的难受。

“慕少?您这是……”宋成几乎语无伦次。

慕冷霆又补了几脚,每一脚都对准了宋成的命根子。

“饶命啊!要,要废了啊,慕少饶命!”凄惨的叫声不断,最后宋成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慕冷霆将宋成像破麻袋一样丢进卫生间。

接着,他来到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丝毫没有帮我解开绳子的意思。

我全身燥热得犹如千万只蚂蚁啃噬,理智也在丧失。

慕冷霆冷冷一笑,“你还真着急?提前找宋成?看看你那饥 渴的样子,真是够J。”

我几乎将唇咬破。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好心。才出虎口,也不过是入狼口。

“原来你喜欢玩这种?”

“求你……”我难受得已不能自控。

“求我什么?干你?”他大掌托起我的后脑勺,无限贴近我。

我只想解脱,只想身体被填满,空虚感令我要爆炸了。

“求你,求你了,快……”

也许他终于注意到我的异常了,“该死的,他给你下药了?”

我的思维完全不能控制,眼前,他俊颜如此清晰。恍惚中,像是回到了七年前,湖边那惊鸿一瞥。人生,若如初见,该有多好?

“霆,霆……”手脚虽不能动,理智已无法控制,我仰起头,突然附上他冰冷的薄唇。熟悉的气息,毒药般的味道。是,我就是中了他的毒,我满世界都找不到解药。想躲也躲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毒入骨髓。

“霆……我……啊。”

充实感让我无比舒畅。

“妖精。”

随着身体灼热得到了释放,那一句我爱你,淹没在了交融的波澜之中。

七年了,我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时间漫长而难熬,渐渐已入夜。

他早已解开我的绳子,借由着药性,我亦是放纵着自己,深深地搂住他。几次巅峰过后,药性太强,灼热感依旧在。

他撤了出去,长指探入我最深处,勾弄着最敏感的点,我不争气的又到了。

热流一阵阵涌出。迷迷糊糊中,感到他似又探向我菊处。我浑身一僵,虽惊恐却无力阻止他。只得睁圆了眼,感受着他进入那未开垦之地。

从未体验过的撑满饱胀的感觉,新奇的强烈的刺激。理智全消失,到最后我竟配合着他一起。我隐隐觉得,他入我后面,是怕药性太强,我娇弱的前面会受伤。

从未这样满足与契合过,排山倒海般的快感,将我们一同淹没。

一切终于结束,火热感褪去,我倦得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直到我隐约听到一阵敲门声,很轻微。

我浑身一激灵,猛地坐起来,打开灯。

身边,慕冷霆竟然没有走,安稳地睡在我身边。难得见他似是累极了,这么大动静都没有吵醒他。此刻的他,英挺的侧颜多了几分疲惫与柔和,碎发凌乱,更显慵懒性感。

想起之前的猛烈和荒唐,我的心砰砰跳起来,脸发烫,不敢再看。

“咚咚。”

确实是有敲门声,于是我穿衣起身。

打开门的瞬间,我惊呆了!

是沐欣宇!

天!这么重要的事,我竟然忘了,本来今晚是利用宋成做戏给沐欣宇看。所以,我让公司同事暗示沐欣宇可以到这找到我。而现在这状况……

“欣宇……我……”

我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开口。

沐欣宇也不傻,平日里柔和的眉拧紧了,“亦霏,是谁欺负你了?”

“我……”

见我一脸惊惧,他立马推开我冲进房间。

“不要!别进去!”可惜我根本拦不住。

这么大动静,慕冷霆自然被吵醒了。他坐起身,身上薄被滑落,露出性感健壮的身段。

“哥!”

刚闯入的沐欣宇,进入房间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而我紧跟进来。

一时间。

三个人,无比尴尬的场面……

【精品小说】以后对男朋友好一点,毕竟他是这个世界上眼光最好的人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2/561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2/5611/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