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天界战神,功高震主,遭挚爱背叛,死于洞房之夜。重生百年之后…

【精品小说】天界战神,功高震主,遭挚爱背叛,死于洞房之夜。重生百年之后...

第001章 全部讨回来

帝国酒店的顶层,长长的走廊尽头只有一间房门。

许拂晓缓慢的步子踏在昂贵的波斯地毯之上,小手上则攥着一张房卡。

当脚步停在门前,许拂晓颤抖的抬起拿着房卡的手,却始终没有勇气将门打开。

因为她很清楚,当这扇门打开,她便会失去作为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省第一医院的门被推开,一名身着披萨店制服的少女匆忙的脚步走了进来。

来到五楼护士电话里告之的病房,少女打开门急切的呼唤了一声“姑姑!”

目光在8间床的病房内环视了一周,最后视线落在最里面的一张床上。

慌乱的脚步匆忙的走了过去。

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女人,许拂晓那双漂亮的眸子瞬间被一层薄雾笼罩。

“姑姑……”

这个时候医生走了进来。

“你就是病人的家属吗?”

许拂晓重重点头:“对!我就是,请问我姑姑到底怎么了?”

“你姑姑患有尿毒症,现在情况很危急,这次能被抢救回来都是万幸。”

听到护士的话,许拂晓的双腿一软,若不是及时扶住了墙,恐怕都无法站稳。

一早知道姑姑的身体不好,经常打针吃药,却没有想到竟会严重到这样的程度。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治好我的姑姑。”许拂晓一张清透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珠,水雾朦胧的眸子渴求的望着面前的医生。

“我们当然会一定救治好每一位病人,只是你的姑姑情况不太好,如果不及时换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现在我们医院正好有匹配的肾源。”

“换肾要多少钱?”许拂晓认真的眸子凝望着医生,心中祈求着听到一个自己可以接受的数字。

然而就算用脚指头想都可以想的到,换一个器官会需要多么大一笔钱。

“换肾的费用加上后期治疗,保守估计需要五十万元。”

在听到医生的话后,许拂晓的脑子好似“嗡”的一声停止了运转。

五十万……

以她和姑姑的情况,去哪里能弄的到五十万?

望着病床上还昏迷着的姑姑,许拂晓捏紧双手。

她一定要治好姑姑!

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了一栋庄严肃穆的欧式别墅面前。

车门打开,被昂贵的布料包裹着的健硕长腿迈了出来,高大的身形孤傲的站定在车前,带上车门,男人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了别墅。

男人径直上楼回到了书房。

已是傍晚,天色灰蒙蒙的,男人走进书房后并未开灯。

只是走到偌大的落地窗前,那张英俊的脸庞上面无表情,而眉心却不着痕迹的蹙着。

伸手从口袋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打火机的光芒令男人的俊颜在昏暗的房间中清晰了起来,点燃香烟便随手将之丢到一旁。

烟雾缭绕着他俊美如同神邸的面容,更添一抹神秘感。

“叩叩!”

精致的实木门被敲响发出声音。

“进来。”一记低沉男音从房间内传出。

书房的门被打开,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

“先生,这是许家的资料。”说着将面前的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

“我知道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透露着一股冰冷刺骨的味道有如窗外的寒风。

得到回应以后走进房间的男子向男人躬身示意以后便离开。

偌大的书房内又恢复了寂静。

男人抽完一支烟走到办公桌前,将烟头在水晶烟灰缸中撵灭。

锐利的眸子落在面前的资料上。

资料上面有三个人的照片。

一个中年男人。许正华。Z市的副局长,肥头大脑一脸官僚腐败的模样。

下面是她妻女的照片。

许湘湘,18岁,就读于Z市的一所私立贵族学校秦北高中在读高三。

照片上,一张青春靓丽的脸庞高傲的像一朵盛开的花。

目光落在那张脸上,男人暗黑的瞳孔猛然缩紧。

“叩叩”这时房间的门再次被敲响,门外传来女生娇柔的声音:“哥,我来给你送咖啡了。”

说着门便被打开,一名穿着白色蕾丝家居服的妙龄少女走了进来。

男人抬眼望向进来的少女,那双原本锐利无比的眸子瞬时间温柔了下来。

“夕蕊这样的事情让佣人来做就好了。”男人的声音一改往常的冰冷,而显得温和了许多。

霍夕蕊端着托盘走了过来,身上将精致的咖啡杯放在男人的桌上,目光却无意间看到桌上的照片。

那张对于她来说仿佛噩梦一般的脸,拿着咖啡杯的手瞬间失力。

只听陶瓷杯破碎在地上发出的声响,咖啡染脏了昂贵的羊毛地毯。

霍夕蕊一下子瘫软的坐在地上,一脸惊恐失措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男人不由紧蹙起眉头,意识到是因为什么,起身走到霍夕蕊面前蹲下。

霍夕蕊一下子投入男人坚实的胸膛,双手抓着他的衣服将昂贵的西装抓皱。

感觉到怀中的人儿瑟瑟发抖,男人强而有力的大掌轻抚着她的秀发,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夕蕊不用怕了,现在有哥保护你,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闻言,霍夕蕊抬眼,盛着泪的眸子望着面前的英俊男人。

“哥,你一定要帮夕蕊报仇……”

霍夕蕊的声音哽咽着,无法再说下去,豆大的眼泪不停的从眼眶里滚落出来,任谁看着都是我见犹怜。

更何况此时面对她的,是他的亲生哥哥。

霍夕蕊那双含着泪的眸子狠狠的刺痛了他的心,让他那双凛冽的双眸中也泛起了血腥。

“你放心,哥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没有起伏的言语里却透着嗜血的冰冷,以及无法撼动的坚定。

他亏欠了她太多,现在终于找到了她,曾经她所受的那些伤痛,他会帮她全部讨回来!

闻言霍夕蕊再次扑进男人的怀中,将她娇嫩的侧脸靠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他的胸膛给了她无比的安全感。

霍夕蕊漂亮的侧脸上,略显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意。

“嗯,现在呆在哥身边我就安心了。”

因为他是谁?

他是Z市首富,霍氏集团的总裁,赫赫有名的豪门霍家唯一的男丁、继承人——霍绍琛!

可以在Z市呼风唤雨的男人!在此之前霍夕蕊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找到自己的亲人,而对方竟然会是一个这么了不得的男人!

第002章 她就是野种

“请问是秦雪的家属吗?刚才病人送来的时候情况危急,就直接送去抢救,现在请您结一下刚才的费用和今日的住院费与医药费。”一名护士走到了许拂晓面前,将账单递给了她。

许拂晓接过账单,“我现在就去缴费。”

来到一楼的收银台给姑姑缴了费,许拂晓望着银行回执单怔怔的走在上楼的路上。

这一笔就将她暑假打工存下来留着明年上大学的钱用去了一半。

可是更头疼的是姑姑换肾的手术费。

按照医生说的,如果不做换肾手术以姑姑的状况肯定坚持不了多久,而如果吃药她手头的钱也供应不了多久。

回到病房,望着躺在病床上面色依旧苍白如雪,到现在还没有醒来的姑姑,许拂晓那张清秀的脸上眉头紧皱不放。

姑姑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将她拉扯到大,她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放弃姑姑。

可是五十万的医药费,她从哪里变出来?

除了他们似乎没有人能够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了。

就算去找他们要,他们会给吗?

只是现在的情形,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她也要去试一试!她绝对不能看到姑姑就这样离她而去!

凭着记忆找到了那个自己十多年没回来过的家。

望着面前三层楼高的别墅,许拂晓在心中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毅然迈步走了过去。

伸手按响门铃,“叮咚叮咚”的门铃响了两遍之后门被佣人打开。

看到站在门外的许拂晓,佣人连忙恭敬开口:“小姐,您回来了。”

许拂晓自然知道佣人将自己认错,只是面无表情的开口:“我不是许湘湘。”

佣人闻言一愣,仔细打量了许拂晓一眼,虽然长着一模一样的脸,但这个女人的确不是许湘湘,因为许湘湘绝对不会穿着这样的衣服!

既然这个女生不是小姐,那难道……

佣人瞬间瞪大了眸子,脑海里想到以前听到过的传闻。

“怎么了?是谁来了?”

发现佣人去开门后半天也没有折回来,这间房子的女主人裴依走了过来。

许拂晓的目光沉沉的落在面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上。

上一次见过这个女人,还是自己很小的时候。

她有着和自己母亲同样的面容,是母亲的双胞胎姐姐。

“湘湘你怎么不进来?”很显然,女人第一眼也将许拂晓认错。

或者换做是谁,如果不仔细看,都会将她们认错。

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很快裴依便发现了面前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女儿,因为她望着自己的眼神带着浓浓的幽怨。

裴依那张保养的没有一丝皱纹的脸上,眉头咻然蹙紧,语气也瞬间狠利了起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姑姑得了重病,现在需要五十万的医药费,我希望你们可以借我,我一定会还给你们的。”许拂晓开门见山的表明来意。

“呵!”听到许拂晓的话,裴依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双手环在胸前,居高临下的模样望着面前的许拂晓,那眼神和言语里毫不掩饰的嫌恶:“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一来就找我们要五十万?你怎么不要五百万啊?我告诉你,我就算是把钱烧了也不火给你这个野种的!像你这种人连路边的野狗都不如!”

听着裴依咒骂的话语,许拂晓的脸上却波澜不惊,仿佛被骂的人并不是自己一样。

在自己有记忆以来,这样的话她已经不知道听到过多少遍了。

不是从别人,而是从自己的母亲口中说出。

野种是么?

许拂晓在心中冷笑。

是啊,她就是野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她也无所谓了。

“我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来找你们,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许正华的女儿,从小到大他没有过我一分钱,就算以法律来说,我要这么多钱也是没有过错的,况且许副局长应该也不希望有人知道他还有个流落在外的女儿吧。”

许拂晓面色平静的说着,连声音都毫无起伏。

“你!”许拂晓越是这个模样却愈发将裴依给气到了。

“你这个贱货!竟然还敢威胁我么?法律?你还好跟我讲法律?你妈连道德都不要了勾 引自己姐姐的老公上 床生下你这样一个杂种,你竟然还好意思跟我谈法律!许拂晓我告诉你,别说五十万人民币,就算是五十万冥币我也不会给你,滚!现在就从我们许家滚出去!”裴依情绪激动的说着,一向表现的优雅从容的她此时更像是一个泼妇一般。

说到激动出还用力的推了许拂晓一把。

许拂晓被那一推向后退了几步,裴依迅速的关上了大门。

“砰!”的一声响,震得许拂晓耳朵都跟着发麻。

那张宛若白玉雕琢的精致脸庞上,一双漂亮的眉头皱起,双眸中盛满了忧愁。

她就知道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她该怎么才能筹到五十万的手术费……

许拂晓低垂着脑袋,缓步走在离开别墅区的路上。

裴依气急败坏的走回真皮沙发上坐下,胸口还在剧烈的喘着气。

听到声响,许正华从楼上走了下来,一下来便看到裴依火冒三丈的样子。

不由小声询问旁边的佣人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佣人只是为难的抬眼看了一眼许正华,摇头不敢说话。

虽然许正华才是这个家赚钱的主人,在外也是十分风光的副局长,然而在家里则是十足的妻管严,没办法,裴依的性格实在是太强势了。

“老婆刚才是谁来了?”

听到许正华的声音,裴依的气还没有笑,冷哼一声,保养的不似四十多岁的脸上勾起一抹讽刺的笑,话中有话的开口。

“你遗落在外的明珠找上门来了呗。”

许正华自然也不傻,瞬间明白了裴依的意思,不可置信的开口:“拂晓找上门来了?她来做什么?”

要知道自从裴月十二年前去世以后,许拂晓就再也没有来找过他们。

第003章 我要你的女儿

“哎哟,拂晓,叫的可真亲切呢,怎么,下一次选举你可能就会升官了,更有钱了多养一个女儿也无所谓是吧?不然就把许拂晓接回来住怎么样?”

裴依阴阳怪气的语气开口,任谁都听的出来她是在说反话。

“老婆你乱说什么呢,我的女儿就只有湘湘一个,我怎么可能会把她接回来住呢。”

裴依只是哼了一声,也不知是否满意白正华的回答。

许拂晓低着头走在离开别墅区的路上,这个时候司机驱车送参加完朋友生日宴会的许湘湘回家。

黑色的奔驰车从许拂晓身边开过,刮起一道风冷的她打了一个寒颤。

“叮咚叮咚”的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不会是那个贱妮子还没走吧?

想着裴依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只是眼神在她的脸上晃了一下,尖锐的声音开口:“你这个贱货又来干什么?我不是叫你滚了吗?”

许湘湘没想到一回到家遇到这样的情况,整个人都懵住了。

“妈?”许湘湘试探性的唤了一声,几乎以为自己是产生错觉了。

闻言裴依的目光才正式的落在许湘湘的身上。

知道自己吼错了人,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的确是自己的女儿,裴依慌忙道歉:“湘湘我刚才不是在骂你,我是认错人了。”

裴依的话让脑袋也还能算得上灵光的许湘湘瞬间明白了什么。

认错了人?

她妈怎么会把她认错?除非……

“是许拂晓找来了么?她找到我们家来做什么?”

许湘湘一直都知道自己有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妹,是妈妈的双胞胎妹妹跟爸爸生的,只不过从很小的时候许拂晓的妈领着她来他们家闹见过几次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没什么,这种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湘湘就开开心心当你的小公主就可以了。”裴依脸上一脸慈爱的表情,搂着许湘湘进了屋。

安抚好霍夕蕊的情绪让她回房休息以后,霍绍琛叫来了自己的助手雷远。

雷远打开门走进书房,天色已黑,书房内却并没有开灯,只有氤氲的月光透过偌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而男人高大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在月色的映照下愈发显得孤傲冷寂。

“先生。”

闻声知道雷远进来了,霍绍琛却并没有转身,原本就低沉冷酷的声音在这暗黑的房间中更像是从地狱传来一般。

“把那些东西寄到许家。”霍绍琛淡漠的声音开口,却带着一股嗜血的阴冷。

“是,我这就去办。”雷远躬身示意以后便退出了房间。

霍绍琛抬眼望着窗外墨黑的夜空中那轮皎洁的明月,深谙的眸子里透着浓浓的寒意。

许家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饭,这个时候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裴依侧头看向许正华:“你叫了朋友来么?”

许正华只是摇头。

“去开门。”裴依吩咐一旁的佣人道。

佣人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却发现门外空无一人,左右看了看,只发现门口放着一个黑色的信封。

蹲下 身捡起信封折身回了厨房。

“是谁来了?”

“外面并没有人,只是门口出现一个这个。”佣人说着将那个黑色的信封递到到了裴依面前。

“这是什么?湘湘你有在网上买什么东西吗?”

许湘湘一脸茫然的表情:“我没有在网上买过什么东西啊。”许湘湘向来都是直接去百货商场的名牌店。

“奇怪,那这是什么?”裴依说着将信封打开,只见里面装着一个崭新的苹果手机。

手机不需要密码,按下解锁键以后便打开了,手机屏幕亮了以后,出现的便是被暂停了的一个视频。

而视频中出现的一张脸,不是许正华吗?

“老公,这不是你吗?”裴依不由惊声道,闻言许正华凑过脑袋看去。

裴依取消暂停让视频继续播放,手机画面内的内容……别人可能不清楚,但许正华和裴依自然很清楚,这是许正华受贿被拍下来了!

一时间许正华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好似“嗡”的一声停止了运转。

“天啊,老公,这是怎么回事?这些怎么会被拍下来!你怎么不小心一点!”裴依怨愤的声音抱怨道,而此时许正华只是整个人呆住了。

“不会是拂晓为了让我们给她钱特意放在门口威胁我们的吧?这个贱妮子!”裴依这样想着,不由恶狠狠的咒骂道。

毕竟许拂晓刚走没多久就收到这样的东西,裴依有这样的联想也是理所应当的。

许正华只是摇头:“许拂晓她肯定没有这样的能耐。”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仔细想想裴依也觉得以许拂晓的能力也做不出这样的事。

起码她压根也没有钱买这么贵的手机!

关掉视频,裴依打开手机里的电话簿,发现了里面有一个号码,连忙重重推了推许正华:“老公,这里面有一个号码,我们打过去问问!”

许正华颤颤巍巍的接过手机,拨打了手机里的那个号码。

“嘟……嘟……”

在电话还未被接通之前,每一秒对于许正华来说都是巨大的煎熬。

几秒后电话被接通,那头传来一个男人低沉冷酷的声音:“喂。”

听到对面的声音,即使仅仅是一声喂,却让许正华吓得似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被身旁的裴依重重一推,许正华才颤抖的声音开口道:“我……我收到你送来的手机了,你……你是什么意思?想要威胁我吗?想要要钱吗?你要多少钱,报个数字,我会尽力满足你的!”

钱?

听到这个字眼,电话那头的男人只是轻哼了一声。

钱么……

这个世界上,他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或许很多人都觉得钱可以成全人的一切,但霍绍琛却知道,就算再多的钱也无法填补霍夕蕊内心的伤痕!

“我要你的女儿,最迟今晚12点前把她送到帝国酒店,否则……”男人说着停顿了一秒只让白国华的心瞬间也随之提到了嗓子眼:“等着这些东西明日见报。”

第004章让她假扮

说完男人还没等许正华反应过来便挂断了电话。

“老公怎么样了?对方说什么?要钱吗?要多少钱?”裴依看到许正华这一脸苍白的模样,更加着急的皱起眉头。

“那个……那个男人说……说要我们把湘湘交给他,不然这些东西他就会发布出去。”

“什么?——”

听到许正华的话,裴依和许湘湘同一时间大叫了一声。

许湘湘迅速开口道:“我不要!我才不要过去!那个人要你把我交出去,是什么意思显而易见了!我才不要过去!”许湘湘说着起身快步跑上了楼去。

“老婆,这该怎么办啊!”许正华一脸六神无主的模样。

“现在这样的情况还能怎么办!不把湘湘交出去的话难道你想坐牢吗?”

裴依自然也不舍得将自己的女儿交出去,可是以大局为重,若是这些东西发不出去,他们一家就全毁了。

裴依和许正华来到霍湘湘的房门口,想要打开门却发现门已经被反锁了。

“湘湘你开门啊,你听妈妈说。”裴依一边敲着门一边吩咐佣人去把备用钥匙拿来。

“我不听我不听!你们要是要把我交出去,我就跳楼自杀给你们看!”许湘湘知道虽然裴依和许正华平日里很疼爱自己,可是这样的情况,他们一定会选择把自己交出去以顾大局的!

一向性格焦痕跋扈,从小到大一点委屈都没有受过的许湘湘自然不会愿意了。

而且就算没有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她也可以想象的到那边的人一定是一个跟爸爸一样,40多岁,顶这个大肚子,发型地中海的猥琐大叔!

想到自己要被那种人侵犯,许湘湘觉得自己真不如跳楼死了算了!

“夫人,钥匙来了。”佣人找到了备用钥匙递给了裴依。

听到开门的声音,许湘湘立马打开窗子坐在窗台上。

将房门打开裴依和许正华一眼便看到许湘湘坐在窗台上的模样。

“湘湘啊,爸爸当然也不舍得把你送过去,可对方说不把你送过去,就让这些东西明天上报,到时候我毁了,你们两个可是也跟着一起完蛋啊!”许正华开口劝着许湘湘道。

而以许湘湘从小被惯到大的性格,她怎么可能答应,以前不管她提出什么,想要什么爸爸妈妈都会答应自己。

“我不管!反正我不去!爸你要非把我送去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许湘湘说着全身剧烈都扭动着,全身都在表达自己的不愿意。

“湘湘就委屈你这一次了好不好?不然要是你爸被抓了,我们两个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啊。你先下来好不好?”裴依说着朝许湘湘走去。

“你们不要过来,你们要是真的要把我送去,我现在就跳下去!”许湘湘突然忘记了坐在窗台上,再加上乱动,松开了抓住窗沿的手,整个人重心向外偏去。

伴随着“啊——”的一声,许湘湘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窗口。

“天啊!”没想到许湘湘竟然真的会跳楼,裴依惊愕的捂住嘴巴,一旁的许正华和在门外等会的佣人也被惊呆了。

还是裴依最先反应过来:“快把湘湘送去医院啊!”

半个小时后,省第一医院。

“医生,我女儿情况怎么样了?”

裴依焦急的询问医生道。

“好在伤的不是很重,只是轻微的脑震荡,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

医生离开病房以后,躺在病床上,一脸苍白,白皙的小脸上还有几处红色的刮伤,头上被包扎了纱布。

看在裴依与许正华的眼里,自然也更是疼在心里。

“爸妈……不要把我送去好不好……求求你们了……”许湘湘虚弱的声音请求着。

裴依看着许湘湘这个样子自然心疼不已。

一向怕疼,从小都没有受过什么苦的许湘湘竟然以跳楼来拒绝,裴依自然心疼自己这个女儿。

“好,妈妈不会把你送出去的。”

听到裴依的话,许正华倒是被吓到了。

“你在说什么?对方都那样说了,我要是被抓了,你们怎么办?”

裴依保养得当的脸上勾起一抹狠毒的笑容:“除了湘湘,你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女儿么,况且她们还长得一模一样,连我们第一眼都会看错,更何况是外人了。”

裴依还是第一次觉得许拂晓的存在是那么的有用!

闻言许正华不由一震,裴依这话的意思是……

让许拂晓假装许湘湘被送去给那个男人?

“可是拂晓怎么会同意……”

“她会同意的。”裴依的话语很笃定,嘴角的笑意也越发的上扬了一分。

察觉到许正华不解的眼神,裴依继续开口道:“她今天找来就是因为她姑姑得了重病想要找我们借五十万,除了从我们这里,她还能从哪借到那么多钱?只要我们给她姑姑治病,她一定会答应的。”

“可是我们要怎么找到拂晓?我们又没有她的电话……”

这么多年了,自从许拂晓的母亲去世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来找过他们,他们也自然没有许拂晓的联系方式。

裴依嫌弃的白了许正华一眼:“就你这脑袋是怎么当上副局长的!她姑姑现在一定在医院,只要我们调查一下不立马就能知道了!”

而另一边,许拂晓从许家回来以后便守在姑姑的床前。

看到姑姑醒来了,整个人像是瞬间活了过来。

“姑姑你醒了。”

“拂晓……”秦雪虚弱的呼唤了许拂晓一声。

“姑姑你饿了吧?我现在去给你买点吃的,你不要乱动。”许拂晓说着便离开了病房。

在食堂买了吃的许拂晓站在电梯口等电梯。

电梯从13楼的vip病房降了下来。

当电梯门打开,许拂晓抬眼准备进去的时候,却因为出现在眼前的两个人而怔住。

电梯内的裴依和许正华也没想到就会这样遇到许拂晓。

裴依涂着暗红唇膏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们正准备去找许拂晓,她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第005章没有选择的权利

看着裴依望着自己的笑容,许拂晓不由蹙起眉头,脑子里响起了警铃。

“我有事要跟你说。”裴依走出电梯开口道。

“但是我没有事要和你说。”许拂晓脸上一脸冰冷的表情。

“如果是关于你姑姑的医药费呢。”

许拂晓正准备走进电梯冷却因为裴依的话僵住了脚步。

许拂晓侧眼带着疑惑的望着裴依。

看到许拂晓的表情,裴依脸上满意的笑:“跟我来吧。”

空荡的安全通道内,裴依和许拂晓面对面站着,而许正华守在门外以防有人经过听到。

“你可以说了。”许拂晓面色平静的开口。

“是这样的,你爸他呢出了一点事情,有人要他交出自己的女儿。”

“所以你们想把我交出去?”聪明的许拂晓很快便猜到了裴依言语中的意思,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她还真是想的够美的!

“我们原本也是想把湘湘交出去,可是湘湘抵死不从,从楼上跳了下去,所以我们现在才会在医院,没想到刚好遇到了你。”

闻言许拂晓嘴角讽刺的笑意愈发深刻,望着裴依的眼神里也是满满的鄙夷。

裴依和许正华为了仕途舍得交出自己的女儿,许湘湘为了自己不受委屈宁愿跳楼也不顾自己的父母。

这一家人还真是自私的可以!

“如果你只是要跟我说这个的话,我想我可以走了。”许拂晓转身想要离开,却被裴依拉住手腕。

“只要你答应代替湘湘被交出去,你姑姑的医疗费我们许家会帮你付。你应该再找不到别的地方能够给你那么多的钱了吧?还是你想看着跟你无亲无故还把你拉扯大的姑姑在病痛中死去?”

裴依的话令许拂晓提着袋子的手不由猛然攥紧。

她自然很清楚,她身边的人,除了许家,没有其他人有能力给她那么多钱给姑姑治病。

而姑姑现在的情况危急,假如不及时做换肾手术,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而她身上的钱,估计都不够姑姑在医院呆上五天!

裴依肉眼都可以感觉到许拂晓在发抖的双肩,知道她的内心正在天人交战中。

裴依像是引 诱着夏娃吃苹果毒蛇一般继续开口:“你姑姑好像为了养你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结婚?我可是记得她年轻的时候漂亮又温柔,不少有钱的小伙子追求她,如果不是因为你,恐怕她早就结婚了吧?她现在也才40出头吧?啧啧啧,还真是可怜。”

许拂晓紧握着的双手越攥越紧,就连指甲陷入了肉里都浑然不觉。

她很清楚裴依说这些话是在激自己。

可是她的心还是动摇了!

因为裴依说的话都是事实!

如果不是因为姑姑带着自己,姑姑恐怕早就嫁到一个不错的人家里了。

自己和姑姑明明无亲无故,她付出了那么多把自己拉扯到大,她怎么可以见死不救……

许拂晓沉沉的闭上眼睛,在心中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即使她很清楚这个决定代表着什么。

转过身,许拂晓坚定的目光望向裴依:“好,我可以你的要求。”

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裴依脸上的笑容光彩照人,看在许拂晓的眼神中却是那么的刺眼。

从以前到现在,她都是没有权利选择的那个人……

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出生,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就像现在没有权利选择拒绝裴依的要求。

看到许拂晓跟裴依走出来,一直守在门外的许正华一脸紧张。直到收到裴依递给自己的眼神,许正华才松了一口气。

目光落在面前的许拂晓身上,许正华已经有十来年没有见过她了。“还真是跟湘湘长得一模一样啊!”

许正华的话只让许拂晓在心底觉得讽刺。

“你们什么时候会付医药费。我姑姑急需做换肾手术!”许拂晓想要知道的唯一在意的也只有这个了。

“明晚,你放心,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完成自己的使命,我们也绝对不会出尔反尔的。”

“那我就先上去了。”说完许拂晓便迈着大步离开了。

“老婆,怎么是明晚?对方明明说了今晚不送去的话明天就得上报了。”

“你傻啊,现在直接送去,万一穿帮了怎么办?你现在给那人打电话,说湘湘不小心从楼梯滚下去撞到了脑袋,我们明天再给他送过去。以后他若是察觉什么不对劲,我们就说湘湘那次撞失忆了。”

“好好,我这就打电话。”

许正华说着又拿出那个手机拨打了那个电话。

另一边,霍绍琛在复古的落地镜前整理着西装,手机铃声打破了房间内的宁静。

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霍绍琛接通电话,纤长的手中拿着手机放到耳边,动作优雅至极。

“那个……”许正华一时之间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电话那头的人。

“先生,我女儿不小心从楼梯滚下去撞到了脑袋,现在在医院,今晚可能没有办法送过去了,不然……明晚怎么样?绝对会把她送过去的!”

似乎担心那头的人不同意,许正华的语气十分的坚定。

听言,霍绍琛邪魅至极的侧脸上,岑冷的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许正华的语气似乎生怕自己不相信他明天会把女儿送来一般,说的那么的坚定。

反正他也不介意再等一天。扯下自己才刚记好的领带,霍绍琛冰冷开口:“我知道了。”

许拂晓恍惚的回到了病房,刚一走进病房便看到勉强的想要支起身子的秦月,立马快步走了过去。

“姑姑,你现在不要乱动。”许拂晓将买来的饭菜放到一旁,扶着秦雪让她背靠着床坐着。

“晓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秦雪发觉许拂晓的脸色似乎比刚才差上了许多,不由关心开口。

许拂晓只是摇头,她自然不可能把自己刚才和裴依的交易告诉姑姑。

假如姑姑知道的话,她恐怕宁愿死都不会让自己去做那样的事。

“没什么,饭菜快凉了,赶紧吃吧,我也饿了。”许拂晓连忙转移了话题。

第006章我跟你们走

吃完了饭姑姑因为疲惫又很快入睡了。

已是深夜,而许拂晓却无法入睡。

望着病床上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的姑姑,想到姑姑这么多年来对自己的照料,许拂晓的心不由猛的一抽。

许拂晓不知道自己做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她只知道她一定不能让姑姑出事!

一直到天空泛起了鱼肚白,许拂晓才疲惫的合上了眼。

一行人的脚步声将许拂晓惊醒,没睡几个小时的许拂晓脸上写满了深深的疲惫。

只见穿着白大褂的几名医生出现在自己面前,醒来的第一声开口许拂晓的声音略显沙哑:“医生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你姑姑的手术费已经被缴纳,现在你的姑姑就可以动手术了。”

听到主治医生的话,许拂晓原本暗淡无光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激动的拔高了声音:“真的吗?”

许拂晓的声音也将秦雪吵醒,一睁眼便看到自己的病床前站了好几名医生,秦雪虚弱的声音开口:“拂晓出什么事了?”

“姑姑,医生现在要带你去做换肾手术。”

秦雪苍白的脸上不敢相信的表情:“怎么会?我们又付不起手术费……”

秦雪当然知道换肾手术需要多么大一笔钱,她们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手术费已经付了,姑姑你现在只用安心的去做手术就可以了。”许拂晓抓住秦雪的手。

“手术费付了?晓晓你怎么可能有钱付……”

感受到秦雪凝视着自己的眸子,许拂晓当然不能把真实的原因告诉秦雪,若是姑姑知道了,她一定宁死也不会让自己做那么大的牺牲。

可是现在不告诉她,以姑姑的性格也一定不会去做的。

“我……我昨天去找许正华要钱了。”

“晓晓你……”

“姑姑你放心,我们不会白拿他的钱的,等我以后赚了钱再还给他就好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你的身体不是么?等你的身体好了,钱我们可以以后再赚!”许拂晓抓紧着姑姑的手,坚定的目光望着她。

闻言秦雪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晓晓对不起我拖累了你……”

许拂晓重重摇头:“姑姑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如果不是你,我可能都活不到现在……”

“咳咳。”医生干咳了两声打断了两人的煽情,“那个,现在还是先给病人检查做手术要紧。”

许拂晓重重点了点头,收起了自己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

跟在病床送着秦雪进了手术室,直到手术室的门关上许拂晓还呆呆的站在门外。

一晃几个小时过去了。

安静的走廊内寂静无声,许拂晓垂着头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

高跟鞋踏在瓷砖地板上的声音传来,许拂晓抬起头,只见穿着一身貂皮大衣的裴依朝她走来。

她的身后,则是穿的跟名媛小姐一样,只是头上被纱布包扎着的,而她的脸……则跟许拂晓一模一样,那张脸上带着不可一世的娇纵表情。

许拂晓目光淡漠的望着她们走过来,都没有站起身来。

“你现在跟我们走吧。”

“现在?”许拂晓皱起眉头,她还想等着姑姑手术结束出来……

毕竟换肾手术也不是一般的手术,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不然你还想什么时候?况且你以为你这个样子,我们把你送出去么?”

许拂晓现在这一身土里土气的打扮,还穿着披萨店的制服没有换下来。

许拂晓自然听的出来裴依语气中的嘲弄,却只是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既然他们履行了诺言给姑姑出了手术费,她也该完成自己的任务了。

想着许拂晓站起身来,那一张白皙清秀的小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我跟你们走。”

许拂晓一言不发的跟在裴依和许湘湘的身后,上了车,车内许正华坐在驾驶室的地方。

上车以后许正华便驱车开往许家,一路上许拂晓只是望着车外,好似车内的其他人都不存在一样。

而许拂晓这样的态度不由让许湘湘心里一阵窝火,她算是什么东西,还摆出一副冷艳高贵的样子!

“湘湘,你带她上去洗个澡洗个头,换身衣服,弄快一点。”

“哦,我知道了。”许湘湘应了一声,瞥了许拂晓一眼高傲的语气:“跟我来吧。”

来到许湘湘的房间,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许拂晓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跟许湘湘的不同。

她住的房间简直跟公主一般,而自己和姑姑蜗居的那二十多平的屋子,简直就是狗屋吧?

许拂晓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心底却并没有任何羡慕的情绪。

“浴室在那边,你自己进去洗,只需用淋浴,不准用我的浴缸听见没有,我的毛巾你也不许用,我会叫佣人给你拿新的。”许湘湘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嫌恶,好似许拂晓用了她的浴缸和毛巾就会怎么样似得。

许拂晓只是朝着许湘湘指着的浴室方向走去,没有回应她任何的话。

许拂晓这样的态度只让许湘湘气的将外套脱下重重摔在床上。

过了一会许湘湘的房门被敲响,佣人将新的毛巾送来了。

许湘湘走到浴室直接打开了门,许拂晓在洗澡自然脱光了衣服,看到直接打开门的许湘湘不由皱起眉头。

“毛巾你就用这个。”

许湘湘将毛巾放在一旁以后便关上了门。

走到镜子面前,许湘湘在镜子面前左照右照,郁闷的咬着嘴唇。

为什么自己和许拂晓是双胞胎,可是她却比自己的皮肤还要白,腿比自己的还要细?

第007章天神般的男人

许拂晓从浴室里走出来,换上许湘湘为自己组合南北的连衣裙。

“湘湘你们到底准备好了没有?”

“马上就好了。”许湘湘应了一声。

换好了衣服许拂晓打开门走了出去,裴依正在门外。

上下打量了许拂晓一眼,不得不说许拂晓这样打扮一下,再加上一脸冰冷的表情,身上散发出来的静雅的气质,论谁都会觉得她天生就是一个大小姐。

裴依撇了撇唇,自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女儿被比下去了。

“下去吧,你爸在车里等你,他会送你过去。”

许正华会亲自送自己去是什么原因许拂晓当然心知肚明,无非就是害怕她会逃跑。

只是现在想逃跑这种事情,还有意义么?

没有回应裴依的话,许拂晓径直下了楼。

上了车,许正华驱车前往帝国酒店,一路无言,许拂晓只是望着窗外发呆。

“到了。”

许正华的声音让许拂晓回过神来,跟着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抬眼便是金碧辉煌的帝国酒店的大门。

那被金色灯光装点的无比辉煌的欧式大门阔气无比,仿佛在跟许拂晓说这就算不是你该出现的地方。

“拂晓,委屈你了。我们进去吧。”

听到许正华带着歉意的话语,许拂晓觉得讽刺的勾了勾唇瓣。

两人刚一走进酒店大厅,便有一名黑衣男子向他们走来。

“许小姐请跟我来,至于许副局长,你可以先离开了。”

看起来还算年轻应该20出头,只是表情严肃显得老成的男人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我知道了。”许正华轻轻点了点头,担忧的看了许拂晓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许小姐请跟我来。”黑衣男子开口,带着许拂晓朝电梯方向走去。

走进电梯,许拂晓发现这应该是一台私人电梯,因为电梯直达58层,也就是帝国酒店最高的一层楼。

许拂晓不由在心中猜疑,许正华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对方要让他交出自己的女儿?

不过可想而知,这个人一定会是一个大人物。

毕竟帝国酒店这样七星级的酒店,一间单人房就是普通人家几个月的薪水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叮——”的一声电梯停在了顶层。

“这是房卡,请许小姐拿好。”男子拿出一张金色的房卡递给许拂晓。

他只送自己到这里么?

许拂晓伸手将房卡拿过,轻声道了一声:“谢谢。”然后走出了电梯。

男子按下一楼的按键电梯门关上。

帝国酒店的顶层,长长的走廊尽头只有一间房门。

许拂晓缓慢的步子踏在昂贵的波斯地毯之上,白皙的小手之中捏着房卡,每一步都走的那么沉重。

只是再长的路也是有尽头的。

许拂晓站定在精致的红木大门前,拿着房卡的手颤颤巍巍的抬起。

不得不说,到现在这样的时候,她还是害怕了,想要退缩了。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自己将要失去的是什么。

只是想到姑姑,许拂晓沉重的闭上眼睛,将房卡触向门把,只听“哔——”的一声,房门开了。

许拂晓睁开眼睛,最终推门走了进去。

当走进房间,许拂晓不免被这里的奢华所震慑到。

入眼的是比许家别墅还要大还要奢华的欧式客厅。

地上铺满了昂贵的波斯地毯,吊顶上水晶灯闪烁着纸醉金迷的光芒,无处不在显示着这里主人的奢靡。

“进来。”

这时一间房门内隐隐传来了一道男声,低沉且冰冷,让许拂晓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颤抖的脚步走了过去,许拂晓抬手,心下一狠打开了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背对着他站定在落地窗前的男人。

男人身着一身白色的浴袍,身高起码有一米八六。

听到开门身后,男人回过头来,锐利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了许拂晓的脸上。

对上男人的目光,许拂晓不免被惊了一下。

因为她原本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自己的会是一个跟父亲一样,四五十岁的猥琐大叔。

可是这个男人……

如同天神一般傲立在那里,整个人好似是冰冷的雕塑一般,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势让人无法忽视,而且……还长了一张足以令天下女人疯狂的脸。

浓眉之下,那双眼睛带着不可一世的桀骜,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带着轻蔑的浅笑,每一处都那么的恰到好处,宛如造物主最完美的作品。让人不能想象上帝在制作他的时候倾注了多少心血!

许拂晓自认自己并不是一个花痴的女人,却还是被他震撼住了。

发觉男人朝自己走来,许拂晓整个人仿佛冰封住了一般,身子下意识防备的缩紧,那双眸子死死的盯着男人的每一个动作。

好在男人走到那张足以躺下五个人的大床上便坐了下来。

和许拂晓打量着男人一眼,他同样也打探着她。

她眼底的惊恐被一一收入他的眼中,只让霍绍琛满意的勾起唇角。

她很怕他,很好。

“过来。”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道。

因这两个字,许拂晓身形一抖,试图抬了一下自己的脚,却觉得它仿佛被钉在了原地一般。

第008章让我走

许拂晓缓慢的脚步朝着霍绍琛所在的方向走去,脚步像是灌了铅,每一步都那么沉重。

就在许拂晓还差两步走到霍绍琛面前的时候,突然一只有力的手臂伸出来握住许拂晓纤细的手腕,用力往前一拉。

许拂晓因为这股力道先前倒去,天旋地转间便被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抬眼相隔不到十五厘米的上空便是霍绍琛完美无缺的俊颜。

许拂晓屏住了呼吸,像是空气全被面前这个男人给掠夺一般。

只是带着惊慌情绪的眸子迎着那双暗无边际的狭眸。

“你身上很香。”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性感的男声传入许拂晓的耳畔,只让她觉得血液都凝固了一般。

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气场让人无法忽视,那种密集的压迫感即将把许拂晓强装的镇定溃散一般。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许拂晓觉得自己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气场这么强烈的人,就连身为副局长,在普通人中还算十分显赫的许正华身上的气场都没有这个男人的千分之一!

此时只有一个想法冲入许拂晓的脑子里。

逃!她要逃。

如果再不逃的话,就要被这个男人拆之入腹了!

想着许拂晓强烈的挣扎了起来,可男人却只是气定神闲的将她两只纤细的手腕扼住,强势的置于头顶,结实有力的双腿轻而易举的阻止了许拂晓的一切动作。

男人和女人之间力量的区别在此时展露无遗。

尝试挣扎了一下以后,似乎意识到自己做的都是无用功而已,许拂晓渐渐平静了下来。

望着眼前男人一脸平静,嘴角似乎还带着一抹淡的看不清的浅笑,完全不认为她有挣脱开的能力一般。

这让许拂晓感到挫败和气愤,好像自己跟砧板上待宰的肥羊一样。

“让我走。”许拂晓从齿缝中挤出这几个字,连声音都有些变音。

那语气里却带着一股命令的意味,让霍绍琛俊美侧脸上的笑意愈发扩大的几分,那模样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让你走?呵。”霍绍琛冷笑一声,那双原本就阴暗无比的眸子紧盯着许拂晓如瓷如玉般的精致面庞,瞳孔瞬间收缩,“既然你爸把你交给我,你就没有选择走的余地!”

是啊……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从她答应裴依的要求开始……

可是许拂晓还是不想就这样失去自己的纯真,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她?还嫌她过的不够惨吗?

想着许拂晓倔强的眼眶中被一层隐隐的水雾蒙上。

对上许拂晓氤氲着水雾的双眸,那副绝望而凄惨的模样让霍绍琛的心底莫名的收紧了一分,甚至有一种叫做心疼的情绪涌上心口。

让他似乎想要开口如她所愿的将她给放了。

只是很快霍绍琛便收回自己的心神。

把她放了?

自己怎么会有这样愚蠢的想法?

或许当年夕蕊被许正华无情摧残的时候,也是像她一样的表情,然而那又怎么样呢?

许正华还是没有放过夕蕊,还是将她给……

那个时候夕蕊才是个十五岁的孩子!

想到夕蕊红着眼眶让自己替她讨回公道的模样,霍绍琛的眸光再次变得阴狠。

他妹妹体会到的痛苦,他也要让许正华的女儿体会到!

【精品小说】天界战神,功高震主,遭挚爱背叛,死于洞房之夜。重生百年之后...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2/5613/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2/5613/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