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我从来不信这世上有鬼,知道我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后…

【精品小说】我从来不信这世上有鬼,知道我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后...
第一章: 一夜春宵
七夕节的夜晚,苏芋洛心神不宁地守着电话,司翎的电话一直都没人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

苏芋洛赶紧点开,眸光落在屏幕的这一瞬间,脸色一片惨白。

照片上的男人,苏芋洛再熟悉不过。熟睡中的司翎,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得意的享受着他的怀抱,缠绵的唇舌被清晰的拍摄下来,二人赤身纠缠着,他锁骨脖颈上暧昧的红痕刺痛了苏芋洛的眼睛。

隔着屏幕,她都能感受到那个女人耀武扬威!

【司翎早就不爱你了,你赖着不走干什么!他早就是我的人了!你要是识趣就赶紧离开他,别搞到最后被人扫地出门,落的难看!】

面对小三嚣张跋扈的挑衅,苏芋洛拿手机的手不住的颤抖,仿佛被人狠狠地泼了一杯硫酸,腐蚀着她的心。

手机被她狠狠摔在地上,抓起手袋便冲出门,出了杨家大宅,一路奔驰驶向露西顿酒店,照片的一角,赫然出现了这家酒店的标志!

开到一半,原本愤怒至极的苏芋洛突然泄了气,去了又能怎么样,捉奸?这两个人根本不在乎,呵,那个嚣张女人巴不得自己冲过去,闹的越大,越能衬得她温柔可人!

方向盘一转,苏芋洛毫不犹豫的往M市最出名的酒吧街开去。

随意挑了一家酒吧,苏芋洛要了一瓶最烈的,流着泪喝着闷酒,酒精烧喉,一路烧到了她的心头,烧的她晕晕乎乎。

苏芋洛的酒量本来就不好,几杯下肚,整个人都有些眩晕,趴在吧台上不省人事。

卡座里的黄毛男人在苏芋洛身上打量了很久,猥琐的目光在淡蓝色衣裙中露出的大腿上流连,见她醉神志不清,趁机上前架住苏芋洛。

眼看着苏芋洛就要被他带出酒吧,角落里,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蓦然起身,拦住黄毛的去路,修长的大手一伸一拉,一把将苏芋洛扯到怀中。

面前的男人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浑身冷冽的低气压却压得黄毛不禁气短。

“滚。”性感的薄唇微微动了一下,冷冰冰地吐出了一个字。

黄毛不甘心,看了看男人怀中不省人事的苏芋洛,鼓着胆子喝道:“这是我女朋友。”

男人冷笑一声,如刀刻般深邃俊朗的面容隐在酒吧昏暗的灯光里,平白添了一股神袛一般,不可侵犯的威压:“只给你三分钟离开这里。”

对面的男人气场强大,黄毛只觉得这人不好惹,恨恨的看他一眼,灰溜溜的离开了。

男人低头看着软在他怀里不省人事的苏芋洛,清冽的眸光明明暗暗,思绪复杂,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这时,穿过人群的服务生,察言观色后说道:“陆,陆少,楼上有干净的包间,可以休息……”

整个M市,姓陆的不知凡几,能被称之为陆少,也只有陆氏的陆宇宁。

作为M市最大的企业,陆氏不只在国内财力雄厚,连海外市场都有陆氏的一席之地,陆宇宁更是早早的接手了陆氏,年纪轻轻便已经独挑了陆氏的大梁。

轻轻的将苏芋洛抱起,跟着带路的服务员上楼。

将苏芋洛放在床上,盖好被子,陆宇宁准备离开时,却突然被拉住,回头一看,原本睡得迷糊的苏芋洛,满脸潮红,半眯着双眼看向他,柔软的身体立刻纠缠上来,白嫩的双手胡乱的在他身上探索,四处点火。

陆宇宁俯身揽着她的肩,眉头紧锁,想到那个黄毛满脸急色的模样,陆宇宁有了猜测,该死的,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苏芋洛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如其来的燥热让她难受极了,她跟司翎结婚一年多,但是新婚当夜,司翎却莫名其妙对她发了脾气,转身离开家,她也猜想过是司翎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不然为何一年多都不碰她一丝一毫。

醉的迷糊的她浑然不知自己被下了药,只是凭着欲望缠着眼前的男人,他身上凉凉的,恰好缓解了她的燥热,她胡乱扯着男人的衣服,却越扯越难耐,扭着身子在他身上蹭。

陆宇宁紧紧的抱着苏芋洛,不让她乱来,犹豫着想要推开她,却在下一秒顿住。

苏芋洛的手毫无章法,混乱中压向了陆宇宁的男性象征,硬邦邦的。

柔软的手带给他触电般的感觉,陆宇宁眉头一松,眸色深沉,哑着声音道:“苏芋洛,是你主动撩我的。”

说完,捉住她的双手,一把将苏芋洛压在床上……

一室春光。

第二章: 不会再放手
头好痛……

苏芋洛在一阵头疼欲裂中醒来,条件反射的想伸手揉一揉太阳穴,却发现自己被人箍在怀里动弹不得,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居然赤身裸体。

她不可置信的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张陌生又俊俏的男人面庞。

“啊!”尖叫一声,苏芋洛惊慌失措地从床上爬起来,却不小心用力过猛,整个人扯着被子摔倒了地上,浑身上下透着狼狈。

突如其来的尖叫吵醒了陆宇宁,他睁眼看到坐在地上脸色惨白,惊恐万分的苏芋洛,微微皱了皱眉。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我们……”苏芋洛震惊地看着面前这个俊美无匹的男人,浑身的酸痛几乎要把她淹没。

陆宇宁慢条斯理从床上起来,性感的薄唇淡淡勾起:“就是你想的那样。”

闻言,苏芋洛的脸色更加难看,昨夜的事情慢慢浮上眼前。

天呐,她居然那样不知羞的缠着一个男人,该死的,她可是有夫之妇,这下她怎么跟司翎交代!

苏芋洛慌慌张张从地上捡起衣服,见陆宇宁没有回避的样子,只能硬着头皮,在被子里穿上了衣服,动作中露出的春光让床上的男子眼神变得更加幽深。

羞红着脸埋头穿好衣服,苏芋洛抓起手袋头也不回的往外跑,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折返回来,从包里掏出一叠钱,塞给陆宇宁,结结巴巴的说:“这个……这个你拿着,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说完,她便逃命一般的跑出房间。

陆宇宁坐在床上拿着手里的一叠钱,挑了挑眉头,笑的意味深长,眼神却幽暗无比。

没发生么……呵,这场重逢等了四年,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苏芋洛一路从酒吧跑了出来,驾车急匆匆的跑回家。

一回到家,便看见司翎站在客厅跟杨怡说着什么。

一见到她回来,司翎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箭步上前拽住她的手腕质问道:“你昨晚去了哪里?!”

苏芋洛垂下眼不敢看司翎,心虚的说道:“没去哪里……”

杨怡在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哟,没去哪里,没去哪里一夜未归,还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出去鬼混去了!”

苏芋洛难堪的说了一声:“妈……”却懦懦的没有底气反驳。

见她神情躲闪的样子,司翎不由更加生气,咬牙切齿的问道:“说!你昨晚到底去了哪里!”

面对司翎的质问,苏芋洛越发的心虚愧疚,犹豫地抬起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却一眼看到了司翎衬衣领上红色的唇印,脸色登时就变了。

司翎顺着苏芋洛的视线看过去,这才注意到自己衣服的异样,他昨天跟夏楚楚厮混了一天,今早接到母亲的电话,说苏芋洛一夜未归,他这才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浑然不在意的扯了扯衣领,司翎居浑身透着怒气腾腾,高临下的看着她:“赶紧给我老实交代,昨晚到底去了哪里!”

第三章: 你是我老婆
苏芋洛看着司翎这幅毫不在意的模样,想起昨晚夏楚楚发来的那条短信,心中一寒,刚刚还满腔的愧疚心虚,顿时被愤怒掩盖,他司翎可以天天出去找女人,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过来质问她!

冷冷的的把手抽出来,苏芋洛扯着嘴角嘲讽道:“司翎,我不管你去哪里,我的事情你也少管!”

说完便推来了司翎,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直接上了楼,留下脸色难看的司翎,以及跳脚大骂的杨怡。

苏芋洛一路回了卧室,一关上门,这才卸了一口气,脸上强装出的淡定荡然无存,满脸的脆弱与无措。

现在该怎么办……就算她跟司翎感情不好,但到底还是夫妻,可现在她居然跟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想起昨夜的一切,苏芋洛忍不住在心中可笑,可笑她一个有妇之夫,都结婚这么久了,居然还是完璧之身,最后居然就这样送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陌生男人。

想到这里,不知怎的,昨夜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又浮现在了眼前。

苏芋洛拍了拍脸,在心中暗骂自己发痴,昨天的事情就当做是一场梦!绝对不要再想!

也不知是不是苏芋洛突如其来的冷漠刺激到了司翎,这天司翎没有如往常一样出去花天酒地,竟然留宿在了家中。

苏芋洛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心中有些紧张,她自从跟司翎结婚,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屈指可数,更何况,刚刚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她现在最不想面对的就是司翎!

洗好澡出来,司翎低头看了一眼沉默躺在床上的苏芋洛,眉头一皱,走过去压到苏芋洛的身上,捏着她的下巴强行吻住了她。

苏芋洛一惊,猛然想到自己身上留下的那些暧昧印记,拼命挣扎起来,无意中不小心咬伤了司翎的舌头。

司翎擦了擦嘴上的鲜血,,勃然大怒,怒斥道:“苏芋洛!你别给我不知好歹!你是我的老婆,我想怎样就怎样!你居然还敢反抗我!”

苏芋洛闻言心中一寒,苦笑着说:“司翎,原来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婆啊!”

满脸阴霾的看着苏芋洛,司翎冷冰冰地讽刺道:“苏芋洛,你以为我愿意娶你么,我不过是看着你可怜罢了!哼,真是扫兴的女人!”

说完,司翎拂袖而去,看样子八成又是出去找别的女人泻火了。

苏芋洛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回旋着司翎那句,不过看你可怜罢了。

呵,果然,司翎心中爱的还是筱雅,也许当初筱雅说得对,司翎跟他在一起,不过是拿她当替身罢了,是自己傻乎乎的以为自己能软化司翎的心,无怨无悔的跟在他身边。

苏芋洛颤着手抚上自己的脸庞,这张脸跟司翎的梦中情人,筱雅,筱氏集团大小姐长得有六分像。

这件事情早在当年第一次见到司翎的时候他就知道了,那一次,司翎跟筱雅分手,伤心去酒吧买醉,喝醉后误将她看成筱雅,抱着她像个孩子一样絮叨着过去,不知怎的,一下子敲中了苏芋洛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现在想想,还真是讽刺!

第四章: 再次相遇
因为昨夜的事情,苏芋洛一夜都没睡好,第二天顶着一对熊猫眼去了公司,她自从婚后一直都在司翎的公司上班,也幸亏如此,不然她这两天的无故缺席还无法跟老板解释了。

一大早来到公司便看到同事们在窃窃私语,跟她关系最好的许多多,一看到她来便焦急的迎了上来:“雨晴,你这两天怎么没来公司啊,是生病了么?”

苏芋洛点点头:“嗯,哎,多多,那边怎么回事啊?他们在说什么?”

一提到这个,多多立马变得满脸兴奋:“哎!你不知道啊!陆氏集团的继承人回国了!而且听说还跟我们公司要一起搞一个项目呢!”

苏芋洛不解的问:“那又怎么了?”

许多多摆摆手:“也就你在听到陆宇宁的名字时会保持淡定了,陆宇宁哎!那可是我们M市最抢手的青年才俊啊!多少人的梦中男神!现在好不容易跟男神有了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大家当然激动,听说他一会还要来公司呢!”

点了点头,对于许多多口中这个国民男神,苏芋洛并没有在意,又聊了几句 ,便回去处理工作了,这两天她手头上可耽误了不少工作。

正忙着呢,许多多突然一脸兴奋的冲进来,把她从椅子上拽起来就走,嘴里一个劲的嚷着:“快快快!雨晴!人来了!”

“什么人?”苏芋洛一头雾水反问。

“陆宇宁啊!快走,去晚了就看不到了!” 许多多兴奋的拉着苏芋洛的胳膊,快步飞奔。

苏芋洛无奈的摇摇头,只能跟着许多多来到大堂。

一进大堂,便看到有一个俊朗男人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公司,男子个头很高,长相看起来似乎不像中国人,五官深刻立体,仿佛西方神话中神抵的雕像一般,俊美无比,还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禁欲气质。

“我靠,这也太帅了吧!”

“天啊!真人比照片上还帅啊!”

在一片花痴声中,只有苏芋洛一个人白了脸,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男人,这……这不是那晚那个男人么!

莫非……他就是陆宇宁!

天呐!怎么会这么巧?

自己还给了他一笔封口费!这……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陆宇宁不动声色的往那边看了一眼,见到苏芋洛惨白无助的小脸上,唇边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浅笑。

恍恍惚惚的回到办公室,苏芋洛全然无法从刚刚的震惊中走出来,怎么会这么巧!

还没等苏芋洛缓过神来,司翎的贴身秘书过来通知苏芋洛去会议室一趟。

这个节骨眼上,司翎找她干什么?

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苏芋洛来到会议室,一进门,便看到司翎跟陆宇宁两个气度不凡的男人并排坐在一起。

见苏芋洛一进门,一边的秘书热情的冲陆宇宁介绍:“程总,这个就是我们设计组的组长苏芋洛。”

虽然身为总裁夫人,但苏芋洛一直很低调,再加上司翎刻意隐瞒他已婚的身份,所以公司没人知道苏芋洛其实是司翎的妻子。

眸光落在司翎身旁那个卓尔不凡的男人身上,苏芋洛更加紧张起来,她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走过去冲二人打了个招呼。

陆宇宁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笑意,深邃的眸光直视苏芋洛:“杨小姐你好,我看过你的设计很不错,这一次碧海苑的设计我希望由你主持。”

第五章: 是个误会
见陆宇宁没有提起那晚的事情,苏芋洛微微松了口气,在司翎的授意下礼貌的应承了下来。

碧海苑是陆氏打算新开发的楼盘,准备交给司氏全权负责,这对司氏来说无疑是一笔大生意,司翎自然不敢有任何闪失,对于陆宇宁要求全盘答应。

苏芋洛在会议室跟他们商讨了半天关于碧海苑项目,一直到陆宇宁接到一个电话离开,这才彻底松了口气,背上的冷汗都快把她的衣服打湿了。

正准备离开,却突然被司翎叫住,他脸色一片冰冷:“苏芋洛,来我办公室一趟。”

苏芋洛一见司翎的脸色如此,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了,该死的,她和陆宇宁的事情不会暴露了吧!

一路心事重重跟着司翎来到办公室,苏芋洛的心七上八下的,生怕被他质问她和陆宇宁的事情。

两人刚走进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司翎便向她发难:“苏芋洛,你到底怎么回事?妈今早上给我打电话,说你冲她摔东西甩脸色!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妈年纪大了你让着她点!你是不是听不进去?”

摔东西?甩脸色?

苏芋洛冷笑连连,呵,她什么时候冲杨怡甩脸色了,明明是杨怡一直刁难她才对!

紧盯着司翎的眼睛,苏芋洛嘴角扬起讽刺的笑容:“如果我说我没有,你信不信?”

司翎眉头一皱,不悦的说道:“苏芋洛!你能不能 不要每次做错事都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你就不能反省反省自己么?”

听到司翎劈头盖脸的质问,虽然早在意料之中,但苏芋洛仍难掩心寒。

“随便你怎么想吧。”

说完头,苏芋洛便也不回出了办公司,这是在公司,不管怎样,司翎都不会在这种地方跟她闹。

刚回到她的办公室,苏芋洛还没坐稳,电话忽然响了,低眸看去,是个陌生号码。

一接通,对面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你好,请问是苏小姐么,我是陆氏集团的秘书,你现在有时间么?我们有几个设计上的问题想再跟你确认一下。”

陆氏?

那岂不是又要见到陆宇宁了?

眼前划过他那挺拔帅气的身影,苏芋洛的眉心突突直跳。

“好,我马上过来。”迟疑片刻,苏芋洛答应下来,虽然不愿意见到陆宇宁,但是工作上的事还是公事公办的好。

打起精神收拾一番,苏芋洛便来了陆氏。

一路被秘书引领到了会议室,刚一推门,她便一把被陆宇宁拽进了进去,压到门上。

苏芋洛被陆宇宁高大的身影罩住,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她局促的躲闪着:“陆总,你别这样……”

陆宇宁捏住苏芋洛的下巴抬起来,眼神幽深,直勾勾地盯着她,嘴角扬起戏谑的笑容:“别这样,别哪样?”

近距离看的时候,陆宇宁身上那股气压更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苏芋洛僵硬着身体,满脸通红地说:“那天晚上的事情是个误会!”

陆宇宁一挑眉:“误会?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会是误会呢。”

苏芋洛大为窘迫,却说不出话来,毕竟那晚的确是她主动再先。

难堪的别过头去,她不敢再看陆宇宁:“陆总,我已经结婚了,那天的事情确实是个误会,还希望陆总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陆宇宁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却放开了苏芋洛,他当然知道她已经结婚了,那晚重逢以后,他便派人去调查苏芋洛,得知她两年前家里出的那些事,以及她一年前就嫁给了司翎,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选择司氏合作的原因。

不过,就算嫁人又怎样,他们夫妻感情根本就不合,更何况……

只要是他陆宇宁想要得到的女人,就算是使出任何手段,他陆宇宁也会想方设法的得到她。

第六章: 第三者
感受到面前男人凛冽的气场,苏芋洛扯了扯被压皱的裙摆,站在门边踌躇着不敢上前。

陆宇宁却满脸的平静,拿起桌上一个图纸,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语气霸道地说道:“过来。”

虽然不情愿,但苏芋洛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

陆宇宁展开图纸,一本正经的开始跟她商讨起具体细节,神色始终面无表情,似乎刚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见他如此,苏芋洛也只能强装淡定,赶走心中种种莫名的紧张,跟他聊起公事。

这一聊足足聊到了中午。

见细节都处理好了,苏芋洛便站起身来,礼貌地向陆宇宁请辞:“陆总,图纸我拿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

陆宇宁觑了她一眼:“不急,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苏芋洛连连摆手拒绝:“这个不用了,程总不用这么客气。”

可陆宇宁却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蓦地站起身来,抓起她的手腕便往外走。

微微挣扎了一下,苏芋洛没有挣脱,怕人看到,她咬着嘴角紧张道:“别别,我自己走。”

她也算看明白了,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太霸道了,他是不会管别人拒不拒绝的,只能乖乖跟着他去吃饭。

陆宇宁唇角往上扬起一个神秘的弧度,带苏芋洛来到一家法国餐厅,刚一入座,便听到一个突兀的女声。

“哟,这不是姐姐么,这么巧啊!”

闻声望去,是夏楚楚正挽着司翎走了过来,脸上掩饰不住得意的神色。

苏芋洛见状心里一突,一下子心虚气短起来。该死的,怎么会这么巧!

夏楚楚扭着腰肢走过来,意味深长的问道:“真是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你啊,不知道这位帅哥是谁啊,姐姐也不跟我们介绍一下。”

司翎抿着唇脸色看起来有些阴沉,嫌恶的瞪了苏芋洛一眼,真是不甘寂寞的女人!上午才跟陆宇宁认识,这就迫不及待约着一起出来吃饭了。

见司翎眼神不善,苏芋洛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陆总找我商讨设计细节。”

虽然心中不满,但是碍着陆宇宁在场,司翎只能冲苏芋洛点了点头,转而跟陆宇宁打招呼;“陆总,这么巧啊,在这遇到,不嫌打扰的话,不如我们一起?”

陆宇宁淡淡点点头,没有表示异议。

司翎揽着夏楚楚的腰坐下,完全没有多看苏芋洛这个正牌夫人一眼。

心中,微微有苦涩泛起,苏芋洛垂下眼帘,假装淡定,

可夏楚楚却没打算就这样放过苏芋洛,她一入座就热情的抓住苏芋洛的胳膊:“哎呀,上次一跟姐姐见面我就觉得投缘,你看这么巧,我们又遇到了。”

苏芋洛一看到夏楚楚就觉得恶心,当下语气不善的说道:“是么,我倒是不觉的投缘,还有,别叫的这么亲热,我没你这个妹妹。”

“姐姐嫌弃我么?”夏楚楚闻言,委屈的看了司翎一眼,司翎一皱眉,但当着陆宇宁的面也不好说什么。

陆宇宁却慢条斯理的开口道:“这位可是模特夏楚楚小姐?”

夏楚楚闻言眼睛登时一亮,虽然她已经有司翎了,但是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更帅更有钱,能被这样的男人认出,也是难掩兴奋。

“对啊,我就是夏楚楚!不知道你是?”

陆宇宁却没有回答夏楚楚的话,只是唇角扬起一抹冷笑,冷厉的声音响起:“我不知道夏楚楚小姐居然跟司总裁这么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司总裁好像已经结婚了对吧……”

夏楚楚脸色登时一僵,即使她不在乎当第三者,但是别当面点出来还是觉得窘迫。

陆宇宁轻轻的敲了敲桌子,说道:“没想到司总裁私底下还有这等雅兴,只是不知道合作一事……”

听到陆宇宁意味深长的话,司翎的心中一下子警惕起来,干笑着道:“陆总你放心,我一向公私分明,绝对不会因为私事耽误公事的。”

陆宇宁虽然脸色十分平静,但是却带着一股压人的冰冷:“是么……”

见陆宇宁如此,司翎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对他的私事如此关注,但也不愿意得罪他,当即站起身来:“不好意思陆总,我想起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

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没有搭理夏楚楚。

夏楚楚见状一愣,只能硬着头皮自己追上去。

苏芋洛打量着陆宇宁的脸色,有些拿不准他的态度,看他刚刚的样子,是知道她跟司翎结婚了么?

应该不会吧,公司的人都不知道司翎有妻子,他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外人怎么可能知道呢?

陆宇宁似乎对刚刚的小插曲并不在意,转而从包中拿出一叠钱推到苏芋洛的面前,说道;“这个还给苏小姐。”

一看到这打钱,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苏芋洛脸立马涨的通红,尴尬的接过来塞到包里,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在陆宇宁把钱还给她之后便没有再说什么了,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吃完了饭,陆宇宁让司机把她送回了公司。

一回公司,她便被司翎叫到了办公室。

一见到她,司翎大发脾气:“苏芋洛,你跟陆宇宁怎么回事!”

偏过头去,苏芋洛不愿意看他:“我已经说过了,路总找我商讨设计的细节,商讨完以后我们一起去吃饭而已。”

司翎冷哼一声:“商讨工作?那为什么不走公司程序?苏芋洛你最好给我注意点,别忘了,你是个有妇之夫!少在外面给我发骚!”

苏芋洛一听这话整个人猛地扭头死死盯着司翎,嘲讽道:“司翎,你有资格跟我说这话么!别忘了,是谁一直在外面找女人!”

见苏芋洛居然顶嘴,司翎更加愤怒:“怎么?你受不了啊?受不了离婚啊!”

他们两个人以前没少为这种事吵架,但是每次只要一提到离婚,苏芋洛就会妥协。

而这一次,苏芋洛却像是被刺激到了,毫不示弱的一字一顿的回到:“离就离!”

闻言,司翎反倒愣了:“你再给我说一遍!”

苏芋洛倔强地抬起下巴,满脸的气愤:“我说了,离就离!”

司翎怒极反笑:“苏芋洛,你可不要后悔!”

苏芋洛出了办公室也有些后悔,她刚刚一事气在心头,不管不顾的就说了,现在冷静下来,却有些不舍,不管这一年多司翎对她在冷淡,可当初他们在一起那么久,到底是有感情的,真要离婚……苏芋洛总觉得狠不下心来。

失魂落魄的回到座位上,苏芋洛整个人都是蒙圈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还没等离开,又被司翎叫住了。

“苏芋洛,你跟我过来。”

苏芋洛无奈的叹了口气,跟司翎去了茶水间。

“还有什么事么?”

司翎皱着眉头看着她,似乎有什么话难以启齿,半响才开口道:“行了,别给我摆出一副怨妇脸,我又没说真要跟你离婚。”

没料到司翎会这样说话,苏芋洛登时一愣。

司翎偏过头去,说道:“行了,这事就这样吧,早点回去把,别惹妈生气。”

说完转身就走,留下苏芋洛一个人在原地发愣。

司翎……刚刚算是跟他示弱么……也许司翎没有他想的那么绝情,到底他们还是有夫妻感情的……

这么一想,苏芋洛突然愧疚起来,不管怎么说,她跟陆宇宁出了那样的事,到底是对不起司翎的,事到如今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司翎呢……

默默地叹了口气,苏芋洛怀着满腔的愧疚与苦涩,回了路家。

这一夜司翎没有出去留宿,而是宿在了家中。

天亮的时候,司翎早早醒来,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到自己怀里的苏芋洛,眼神有些暗沉。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她是这样的女人!

他根本就不该娶她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当苏芋洛坚决提出离婚的时候,他心中又堵得慌。

注视了她片刻,司翎将被苏芋洛压住的胳膊抽出来,迈步来到了阁楼。

阁楼一向是他们家的禁地,除了司翎之外谁都不能上来。

有段日子没来,一开门,司翎心中扬起了一阵浮沉。

司翎看着挂在墙上的那副照片,照片上的女人跟苏芋洛长得有六分像,却没有苏芋洛的亲和力,看起来有些刁蛮任性。

司翎皱着眉,眼神苦楚,喃喃道:“筱雅……”

轻轻地抚上照片,司翎英俊的脸庞神情凄楚,当初他跟筱雅本是一对佳侣,但是彼此都年轻气盛,脾气又不好,总是吵架,那一天筱雅又跟他闹分手,他失落下去酒吧买醉,遇到了苏芋洛。

也许是赌气,也许是为了那张跟筱雅有六分像的脸,他跟苏芋洛开始了交往,却渐渐真的被她吸引,虽然长得跟筱雅有六分像,但是两个人的性格却天差地别,他渐渐沉迷在她的温柔中,变得无法自拔。

如果,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件事,也许他就真的会跟苏芋洛一直幸福的走下去了。

一想到当年的事情,司翎的眼神暗沉了下来……

第七章: 夜不归宿
当苏芋洛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已经没有了司翎的温度。其实这一年多来苏芋洛早就应该习惯了的,可是就在昨天她和司翎像平常夫妻那般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司翎已经转性了,或许已经决定要好好和她过日子了。

可是,苏芋洛看着自己身边空空如也的地界,心中莫名泛起了苦涩。

原来这一切只是自己的瞎想罢了,司翎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司翎,而他对自己的态度又怎么会仅仅因为一晚上就改变呢?

苏芋洛把自己收拾妥当后,走出房门路过大厅。杨怡正坐在餐桌上吃早点。餐桌上的早点很丰盛,有鸡蛋,牛奶面包,可却只有一个人的份。

苏芋洛像往常一般,对着杨怡微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妈早上好。”

杨怡虽然不待见苏芋洛,可在苏芋洛看来,杨怡毕竟是长辈,些礼数该做的还是得做的。

杨怡听闻依旧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这让苏芋洛不禁如释重负,看来今天又和以往一样。可是就在苏芋洛抬起腿继续向前走的时候,却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

“我看的出来,司翎今早在出门的时候,脸色可不怎么好。”杨怡的语气中夹杂着浓烈的幸灾乐祸的意味。

这难免让苏芋洛的心莫名的咯噔一下,什么时候她又惹到司翎了,可是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还是说因为昨天的事情……

看着苏芋洛低着头,一声不吭的站在原地。杨怡放下手中拿着餐具,眼睛眯了眯,声音也变得有些尖锐了起来。

“一个有有夫之妇,居然夜不归宿。传出去丢的可是我们司家的脸面,也不知道当初我儿子到底是看上了你哪点,居然娶了你这么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本来苏芋洛对于之前那件事情是对司翎有些愧疚的,可现在从杨怡嘴里说她丢了司家的脸面,苏芋洛就觉得有些可笑了起来。

苏芋洛抬起头,对着杨怡反驳道:“我也就一晚没回家,就是丢了你们司家的脸面,那你的那个宝贝儿子,天天也不归宿,难道他不是有妇之夫?”

“你”杨怡被苏芋洛这一番话气的说不出话来,最后只是瞪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苏芋洛恶狠狠的放出一句狠话:“我迟早劝我儿子和你离了!”

苏芋洛听闻,并未出声,只是头也不回的走出司家大宅。开着车子到了公司,顺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对于司翎会和她离婚之事,明明昨天就闹过一次,如果真有杨怡说的那么简单的话,那么苏芋洛对于司翎的这份感情不要也罢。

苏芋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屁股都还没坐热,就见许多多一脸兴奋的凑到她跟前,有什么想说又不敢大声说话的样子。

苏芋洛都有些急了,连忙催促许多多道:“又听到什么不得了的八卦消息了?”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个肯定的语气。

因为许多多是那种有什么事情根本就藏不住的人,而在这个公司和许多多玩得最好的也就是苏芋洛。所以许多多一般得知了公司内的什么八卦消息,而第一个与之分享的人,无疑就是苏芋洛。

“芋洛,嘿嘿,还是你聪明。”说着许多多就刻意的凑到苏芋洛的耳朵边,细声的说:“听说公司会让一个设计师全权负责碧海苑楼盘的设计,这可是陆氏与司氏合作的大项目,如果哪位设计师可以得到这个项目,那无疑就代表的就是本公司,那到时候……”

“反正芋洛,我是看好你的。”许多多说完拍了拍苏芋洛的肩膀,并且笑得意味深长。

“看好我也没用,反正我是不会去的。”苏芋洛说的异常坚决,差点让许多多以为自己幻听了。

“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啊,以芋洛你的能力,这区区一个碧海苑的楼盘,完全不在话下好吗?况且昨天你和陆总……”

许多多还未说完就被苏芋洛急忙打断:“我和陆总之间,什么都没有。”说完顿了顿,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又快速的补充了一句:“昨天我和陆总就谈了工作,吃了饭而已,真什么都没有。”

“好好好,我知道了,昨天你和陆总什么也没有。”许多多嘴上这么说着,可脸上却是一副我信了有鬼的神情,这倒让苏芋洛有些郁闷了。

工作时间,虽然可以偶尔聊聊天,可是也不能太过分了,所以许多多不久之后也就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座位上。

苏芋洛还在想着许多多之前说的八卦,一直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希望这次碧海苑的楼盘设计陆宇宁千万别看上自己的设计。

虽然说昨天和陆宇宁聊工作聊的很投机,可要在以后的日子都要和陆宇宁有接触,那个那个男人,苏芋洛只要一想到陆宇宁的俊颜,脸上就会莫名的滚烫了起来。

就在苏芋洛胡思乱想之际,司翎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苏芋洛看着陆宇宁的脸色有些难看,结合着早上出门的时候杨怡说的那些话,心中顿时有些忐忑不安。

司翎的眉头微蹙,自打苏芋洛一进门开始就一直打量着苏芋洛,却是一句话都不说。

苏芋洛受不了这样沉寂的氛围,正当她想询问着司翎到底叫她来办公室有什么事情的时候。

就听见司翎有些愠怒道:“真不知道陆宇宁看上了你什么,居然提出要求,要你负责碧海苑楼盘的设计。”

苏芋洛听司翎这么一说,有些难以置信。苏芋洛完全没有想过,她和陆宇宁说到底也就昨天接触了那么一天,还有就是那场误会,可现在居然会向司翎提这样的要求。

“我可以拒绝吗?”苏芋洛有些苦笑。如果可以选择,她倒希望她可以从未认识过陆宇宁这个人。

“陆宇宁说如果你拒绝,那么他陆氏集团将马上终止与司氏的合作。”司翎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紧紧的盯着苏芋洛,就好像想从她的身上看出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一样。

第八章: 打脸小三
苏芋洛看着司翎的眼神是复杂的,聪明如苏芋洛又怎么会想不到,此刻的司翎在想些什么。

“反正我就说一句话,我和陆宇宁真的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苏芋洛心里五味陈杂,但其实还夹杂这一丝心虚。

当然这些都没有落在司翎的眼里,因为在此之前,司翎早已经把视线从苏芋洛的身上悄无声息的挪开了。

“既然是陆宇宁的要求,我希望你能为了公司使劲全力,这次和陆氏集团的合作可是有关乎司氏以后的发展,所以这次要好好把握。”

司翎脸色有些阴沉,而他的手里则拿着一份文件,两眼快速阅览了一边,眉头轻蹙,就好像想到了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一样。

接着放下手里的文件,快速的走到苏芋洛的面前,此时司翎的脸隔着苏芋洛仅仅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苏芋洛被司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瞬间就吓了一大跳,整个人都怔怔的,而眼睛望着前方已经没有了焦距。

随即苏芋洛才反应过来,都忘记了推开靠过来的司翎,结结巴巴的问着近在咫尺的司翎道:“干,干什么?”

“别忘了你是我老婆,我再重申一遍,要是之后让我发现你和陆宇宁在工作之余还有别的关系的话,可别怪我不讲往日情分!”

司翎的脸色依旧阴沉,说出来的话又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只要一想到陆宇宁与他不相伯仲,而苏芋洛这个女人此番又要因为工作的事情去与陆宇宁有所接触,顿时就感觉到一阵不舒服。

司翎不知道这种感觉为何而来,但是他也不想去深入探究下去。

“好了,没什么事情了,你出去吧。”司翎转过身去,还未等苏芋洛快口说话,就率先下了逐客令。

等苏芋洛走出司翎办公室的时候,她都一直迷迷糊糊的,就好像整个人都丢了魂一样。

“芋洛,司总叫你去办公室肯定是为了和陆氏合作一事吧。”许多多就像未仆先知一样,凑到苏芋洛的面前想打听她的八卦。

“还真被你这乌鸦嘴说中了。”苏芋洛无奈的看了许多多一眼,然后又低着头继续做这属于自己的工作。

“听你这样子说,是有戏了?陆总那英俊帅气的脸庞,想想都激动啊,只要是个女人,像这样有钱又帅气的钻石王老五,都会拜在他的西装裤之下吧”

许多多越说越激动。两只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而且嘴巴一咧开笑个不停。就像一个怀春的少女一样,在心中幻想着自己的那个白马王子!

总有一天我喜欢的那个人,他会踏着五彩祥云……

苏芋洛继续埋头干自己的事情,像许多多这种犯花痴的情况。她已经看过无数回了,直到今天都已经产生了免疫力了。

所以她对于许许多多的这种行为,她是连一个白眼都懒得给。

“哎,芋洛。你怎么又不理我。”许多多看见苏芋洛还在自顾自的干活,根本就没有跟她搭理话的意思。一脸委屈的杵在那儿。

许多多这么一个大人。就这样杵在苏芋洛的面前杵了许久,苏芋洛也不可能真的无视她吧。

苏芋洛抬起头,有些明知故问的调侃许多多说道:“要不我把司总交代给我的任务,交给你,到时候你就可以天天和陆总见面,再发展发展感情,再……”

苏芋洛说道这里故意停了下来,许多多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然后像是随即想到了什么又飞快了摇了摇头。

“我又不是设计师,再怎么样这个任务也轮不上我吧。”许多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完全就像是一个霜打的茄子一般,焉了吧唧的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好啦好啦,赶紧工作去吧,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多去见见陆总。”苏芋洛适当的安慰了一下许多多。

这时候,许多多的脸上才由阴变晴。

“芋洛,这可是你说的哈,到时候可别忘了哟。突然想起来,我也还有好多事情没干呢。”许多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连忙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苏芋洛看着许许多多离去的背影,心想这个小丫头还真是简单的不行,也难怪自己在这个公司能和她感情最好。

一天的工作乏味而无聊,但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当中。到了下班的时候,苏芋洛今天所要完成的任务也差不多了。而公司里的人员也陆陆续续差不多都离开了办公室。

当苏芋洛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收拾好桌面,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就看到夏楚楚摇曳生姿的朝着她走来。

“哟,姐姐下班了啊,司翎可还在办公室吗?”夏楚楚看着苏芋洛故意的问道,其实就在几分钟之前她还和司翎通过电话。

“我记得我在之前就说过我没有你这个妹妹,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滴。”苏芋洛对待夏楚楚这样的小三,是绝对不会对她客气的。

小三她见得多了,可如此,光明正大气焰嚣张的小三,倒是她头一回见。

夏楚楚听苏芋洛这么一说,继而又看了看周围,发现人都已经走光了,才不怒反笑道:“我知道司翎和你的感情不怎么好,要不你把司翎让给我,那这样我也就不是你的妹妹了。”

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芋洛,那目光中满满的都是挑衅的意味。

“我和司翎的感情好不好,可不是你说的算,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罢了。”苏芋洛对着夏楚楚冷笑一声,便不想理会。

等苏芋洛与夏楚楚擦肩而过的瞬间,没想到夏楚楚眼疾手快的居然拦住了苏芋洛不让她走。

“要不我们来印证一下,看看司翎他更在乎谁多一些。”夏楚楚话还未说完,苏芋洛便听到了一声啪的声响,那是巴掌扇在脸上的声音。

接着苏芋洛才感觉到自己的左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痛感袭来,瞬间怒火烧心,一巴掌毫不客气的便甩在了夏楚楚的右脸上。

【精品小说】我从来不信这世上有鬼,知道我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后...
.

作者:小鲸鱼,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2/563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index.php/2018/08/12/5631/

鲸鱼有毒,精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漫画,在线阅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11173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